第三十章 为难 - 神医皇后

第三十章 为难

付池池很满意的看着宁贵妃因为自己的一句皇子而急剧收缩的瞳孔。她微笑的看着那个颤抖的身影,等着她说些什么。 “你……你真的能让本宫怀上孩子?”“当然。只要娘娘用了我的药,与陛下欢好……” 察觉到自己说不下去了的时候,付池池才知道,原来自己不论是对着顾源,还是周大山,她始终都是放不下的。 正如此刻,当自己说到顾源与别的男子欢好时,自己的心出卖了自己。那酸痛的感觉,好像是现实在狠狠的抽着自己的心。 可是,付池池知道,此刻的自己,不论如何不能让上首的人察觉出异样。硬逼着自己镇定下来,付池池抬头看向急切,和已经了然的宁贵妃。 宁贵妃看着面前的姑娘,心里五味杂陈。这个姑娘如此聪慧,又是陛下看重的女人。如果她一旦再次回到陛下的身边,那么自己这辈子恐怕也休想再获任何圣宠了吧。 可是,一旦让陛下知道自己在帮她策划逃脱他的话,自己也会是死路一条吧。自己该怎么办?不行,我要休书一封给父亲。 宁贵妃抬起头来,对付池池说:“你先回去休息吧,本宫要好好考虑考虑你的话。” 随着付池池的走远,宁贵妃又再一次的陷入了沉思。但是,谁也没有看到,门角处也跑出去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那个身影跑到另一个宫殿里,悄悄的把这一切都告诉了一个善使诡计的女人…… 付池池回到宫里倒头就睡。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凌晨。她闭着眼睛,回想着最近所发生的一切,思考着逃脱出去的办法。 她当然不敢完全的相信宁贵妃。毕竟自己死了,对那个女人也是好事的。不过,付池池想了想,觉得,最有可能的,应该是,她只会把自己带出宫,而她付池池出宫以后的死活,怕是不会有人再管了。 付池池觉得,自己应该拉同盟。可是,顾源之前的说法,已经让她付池池处于众矢之的的地步了。她要怎么才能逆转呢? 付池池苦思冥想不得结果。不过,这件事情在入宫之后的第三天得到了转机。原因,当然是,付池池看到了自己多日未见,也一直担忧着的周洲。 当然,只是三日后的事情。此时的付池池正在在宁贵妃的嬷嬷的带领下来到她的住处,开始第一天的训练。 今天,也许是为了看她出丑,也或者为了瞅准时机,对她下黑手。着实来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这不,她刚一停下来,就听到一声娇媚的声音:“哟,看看,这不是我们未来的皇后娘娘么。娘娘哦,您这可是来的够早啊,这都太阳晒到屁股了呢。”说着,她还捂住嘴偷笑了起来。 付池池没有理会那个嘲笑她的女人,只是在大家的注视下来到屋子中央,冷声说道:“我是来学规矩的,不是来给诸位看的。我想,作为未来的皇后,诸位还是没有权利教导我的吧?” 环顾四周以后,付池池接着说道:“诸位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还请回去吧……”看着诸位娘娘不甘的面孔,付池池也不敢大意。只是对着上首的宁贵妃说道:“开始吧。” 那些娘娘跟门不是什么善茬,只是,大家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站在屋中,打算看着付池池学规矩。她们看到付池池不善的眼神,只听得一位娘娘说道:“姑娘您可是未来的皇后,我们跟着娘娘学学,总是有益的,不是么? 付池池本来口才就不是很好,明知道她们只是来给她找茬的,可是,她也不得不忍着。环顾四周,付池池才发现,这个宫居然站了几十个女人。 她的心中一阵酸楚,原来顾源有了这么庞大的后宫团了。原来自己的爱竟然如此可笑。付池池当然不知道,顾源自从纳了她们进来以后,从来没有进过后宫…… 而自从付池池来到以后就躲在暗处观察着付池池的顾源,看着这么多的女人都在给自己的女人出难题的时候,眼里瞬间闪过一道嗜血的光。 他立刻就像冲过去拉着付池池就跑,可是,身后的侍卫及时的拉住了他:“陛下三思啊。如您想娘娘腹中无子,娘娘这是必须经历的啊。” “哼!”顾源听着这句话,猛然停住了脚步,然后,他转过头,对着那个侍卫重重的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而从始至终,付池池都不知道顾源还来看过她。她的心里把顾源骂了个狗血喷头。 一上午,她在那些女人的刁难中,慢慢的学着走步。一会儿赵嫔说她肩走歪了,一会儿李常在说她脚步不直…… 但是,没有一个人伤害她腹中的孩子,付池池长嘘了一口气。看着脚上走出来的水泡,心里是无限的黑暗;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下午,甚至是第二天上午,虽然小有摩擦,但是,付池池都安全的应付过了那些宫女和娘娘们的小把戏…… 第二天下午,付池池看着自己浑身青紫的样子,摩擦这红肿的双手,心里无限的感慨,这个皇宫,真的是太黑暗了!那些娘娘真他大爷的狠! 正在她哀叹不止的时候,宁贵妃身边的嬷嬷来催她:“姑娘,娘娘让我来问问您好了没?” 而此时,远在天瀚皇宫的东方傲像是有感应一般,抬头对着天上的月亮,猛然往嘴里灌了一口酒,然后他对着月亮说道:“池池,你等着,两天以后,我去西烈救你!只是,希望你不要不舍……” 付池池跟着嬷嬷来到池塘边上,看着宁贵妃悠闲的喂着水中的鱼,付池池的心里一阵恐慌。看过不少宫斗片的付池池知道,水塘是个事故多发地带,自己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啊! 果然不出付池池所料,下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连顾源都被惊动过来的大事,那就是,“付池池落水了。” 原因是,宁贵妃说:“今儿难得的好天气,我们今天就在这水塘边的亭子里学规矩。池池你过来……”而后,付池池正要来到宁贵妃身边的时候,旁边两具身体同时向付池池撞过来。 而付池池此时却没有任何办法躲开。当然,作为鼓动者的宁贵妃更是稳如泰山的站在那里看着好戏。 付池池没有任何办法躲开,只好任命的护好自己的肚子,等着冰冷的池水浸泡自己的身体…… 付池池只觉得自己在水中浮浮沉沉了好久,却没有任何人过来救自己。岸上的宁贵妃看着由挣扎慢慢的变得安静的水面,才安静的看向身后的侍卫,平静的说道:“下去救人吧。” 但是,侍卫还没有上前的时候,已经有一个人像是一阵风一般的扑向湖中,半刻钟后,顾源抱着奄奄一息的付池池,懊恼又冰冷的说道:“快叫太医!” 然后,头也不回的抱着付池池就走。走之前还吩咐道:“把刚才推娘娘的女人拖下去,凌迟!” 付池池觉得自己昏昏沉沉的。身体也是,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好不容易睁开眼,却看到身旁趴了一个人。 付池池挣扎着想要挣脱顾源的手,这才把顾源吵醒了。“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付池池绷着脸说道:“怎么,这时候关心起我的死活了,这些不都是你策划好的么?还在那假惺惺的演什么苦情戏码!” 顾源愣了愣,说道:“是啊,我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要了你腹中孩子的命!”“来人,让御医煮一碗堕胎的药过来!” 付池池听到顾源说堕胎药,才认真的看向他,而后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她问道:“顾源,你真的想要不得命么?” “怎么会,我说了,只是要孩子的命。我说了,不要孩子,我保证会宠你一辈子。付池池,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我们以后还是会有孩子的。很多很多!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个孩子?” 顾源转而急切的说道:“是不是我在你眼中永远都及不上东方傲?你是不是也认为我是个嗜血的怪物?你这么珍惜你与他的孩子,难道你真的那么无可救药的爱上他了么?那我算什么? 付池池,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狠心?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为了让自己不想你,我只有每天拼命的找事情做!你说,如今我找到了你,怎么会放你离开,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与别的男人相亲相爱?” 听着顾源的声嘶力竭,付池池的心里也不好受,她无力的抱着顾源,泪流的更加汹涌了。她抱着顾源,哽咽的说道: “傻瓜,你知不知道,我真的爱上了你,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我只想爱着你。我腹中的孩子是你的你知不知道。东方傲只是让我陪他演一场戏而已。傻瓜,当时的情况不允许我说出任何事情来。你怎么就这么冲动呢?” 沉浸在付池池的温暖怀抱中的顾源听到这些震惊的话,浑身一震。继而,付池池只感觉到浑身都是冰凉的。然后,她感觉到怀抱一空。 顾源冷的像是冰渣一般的声音炸开在付池池的耳边,使得付池池浑身像是被冻住一般,顿时冰冷异常。 只听得顾源说道:“呵呵,付池池,你真的以为我会那么天真的再次相信你么?你说这么好听的谎言欺骗我,无非是不想我要了你腹中孩子的命。告诉你付池池,这次我再也不会信你了。你给我听好了,这次,我一定会亲手把堕胎药喂进你的嘴里!” 付池池现在也不指望顾源可以放过她和她腹中的孩子了。她只好想办法自救了……怎么办怎么办?付池池的心里像是一团火,里面参杂着害怕,和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