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堕胎药 - 神医皇后

第三十一章 堕胎药

付池池这时候真的希望有一个男人像是一个英雄一般,把自己救出去。可是,令付池池失望的是,直到药送到顾源的手中,都没有一个人出现。 看着顾源端着堕胎药越走越近,付池池的心里由希望变成失望,再到绝望。看着顾源一步一步的走来,像是一个地狱使者一般。 付池池真的怕了,她不停的请求着顾源:“顾源,你不要这样,他真的是你的孩子啊,你不能这样对他。求你了,放过我们吧……” 看着顾源邪笑的脸,付池池知道,自己的请求恐怕是没有用的。然后,她又变换了一种方式,只听得付池池用惊慌和尖锐,和着她故意装出来的冷厉的声音说道: “顾源,如果你要了这个孩子的命,我保证你这辈子都会后悔你的决定的!” 可是,没有用。顾源还是来到了她的眼前。眼看着药碗在慢慢的往自己的面前移动,付池池开始挣扎了起来…… 可是,顾源怎么会让她得逞。药碗一点一点的被送到付池池的嘴边,付池池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拼命的闭着自己的嘴巴,不想要顾源喂进自己的嘴里。 可是,事情还是没有如付池池想象的一般发展,只见顾源捏着付池池的下颚,逼着付池池不得不张开自己的嘴,然后,付池池只感觉喉头一阵苦涩,付池池只觉得浑身所有的力气都没有了…… 然后,在自己昏倒之前,顾源只听到付池池冷冷的声音在耳边传来:“顾源,从此以后,你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显然,顾源听到了付池池的话,只见他血红着双眸,吼道:“不可能!付池池,你这辈子都休想逃开我!” 顾源刚想把付池池抱到床上,并宣太医为她把脉的时候,只听得前殿的太监大叫着跑到顾源所在的宫殿的门外道:“不好了,不好了陛下……” “说!”铁血又带着杀戮欲望的声音刺激的小太监浑身一个激灵,但是,顾不了那么多了,小太监整了整心神,才开口说道: “禀告陛下,刚刚前殿侍卫来报,有一队武功奇高的黑衣人闯进皇宫来了,侍卫请陛下前去主持各项事宜……” 顾源听到太监的禀告,下意识的看向付池池,直到确定付池池已经虚弱的没有任何运动能力了以后,才朝着虚空说道:“你们把她带到朕的寝宫去,看好她,另外,把太医也带过去。” 然后,付池池就看到身旁凭空出现了一道身影,然后,自己就被带走了……付池池知道自己是没有任何的希望了,就闭着眼睛,任由那个暗卫带着自己往外七拐八拐的走…… 顾源来到大殿的时候,看到自己的侍卫正在被一群黑衣人以一面倒的姿态屠杀着。使得顾源看的目眦欲裂。他也迅速的施展武功,加入了战团。 而到了此刻,那些原本隐藏在暗处的人们,也不再隐藏自己的本体,都迅速的加入战团来了。这样,局面才慢慢的持平了一点。 而付池池这边,自从那个暗卫带着自己往前走开始,付池池已经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等着那种堕胎之苦的来临了。 可是,没走多远,付池池觉得抱着自己的男人猛然停住了脚步。撞的自己的鼻子生疼生疼的。付池池睁开眼睛,转过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她还没有看清前面的黑衣人是谁的时候,付池池就觉得自己身前的景色急速的往上升了起来。没过多久,付池池只觉得浑身疼得好像要散架一般。 然后,面前再也没有了那个人的身影。付池池才发现,自己被那个暗卫像是丢垃圾一般的丢在了草地上。鉴于之前那个男人点了她的穴道,付池池只好任由自己睡在冰冷的地上…… 转过头看向那个战团,付池池看着那个抱着自己的灰衣男人被三四个人围攻着,眼看着就要死去。她也不关心他的死活,只是想着,如果他死了,自己会不会一直睡在这冰冷的地上冻一夜啊? 当然,事情不会总是那么糟糕的。付池池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觉得自己浑身一送,然后,付池池发现,自己居然可以活动了。她转过头看向来救自己的男人,刚想说声‘谢谢’的时候,才猛然发现这个男人她认识,而且,还是非常熟悉的人。 付池池惊喜的喊道:“周洲!你怎么在这里?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了,你怎么样了?顾杉有没有为难于你啊……” 捂住付池池喋喋不休的嘴,周洲抱着付池池就往宫门方向跑。付池池挣扎着周洲的拥抱,说道:“周洲,你不要抱着我跑,很累的,我可以自己跑!” 看着面前自己爱上的女人,周洲的心里非常的激动,终于跑到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僻静的地方,周洲才着急的开口说道: “我没事,那个顾杉只是把我带到他的一个别院里面,好吃好喝的款待了我一阵子。过了没几天,他就放了我了,我都不知道他抓我想做什么。”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不走啊?刚才那些黑衣人是谁啊?” 听到付池池一下子问出了那么夺得问题,周洲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知道看到付池池铁青的脸,周洲才住了口,他才开始解释道: “前殿那些黑衣人是东方傲的人,他听说你被顾源掳了过来,就策划着要来救你了。我昨天在大街上闲逛买东西的时候被他的人找到带过去的时候才知道,他来了西烈。而且,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来救你的。 而且,他要求我加入。但是,因为我的武功太差了,他就让我趁乱寻找你的下落。他说,如果我找到你,就带你出宫门往左走,会有人去带我们逃走的。 但是,我找了半天才找到你,因为你被暗卫带着,我只好远远的跟着,刚才后殿的那些人好像是宁大将军的人。他们好像跟东方傲达成了一个什么协议。不过,我看他们的架势,好像宁大将军背叛了东方傲啊。” “宁贵妃跟宁大将军是什么关系啊?” “父女。” “哦,这样啊。” 付池池这会儿算是想明白了,感情宁贵妃想趁乱置我于死地啊!很明显,看着刚刚那些黑衣人的架势,很显然是想要她的命的。哼哼!宁贵妃,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我就太弱了! 话说,宁大将军为什么会和东方傲达成协议呢?这还真的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看着付池池沉思的表情,周洲好像能猜出他想的是什么一般,开口解释道:“天瀚国已经没有皇子有能力可以和东方傲比肩了,而顾源这里确是新建立起来的政权,顾源想要坐稳这个皇位,他就必须要依仗宁大将军……” 有了周洲的解释,付池池也就不再想这个问题了,转而问道:“我的肚子为什么都不痛呢?难道堕胎药也有过期的?” 付池池天真的话让周洲再次笑了起来,他好笑的看着付池池皱着清秀的眉头,苦苦冥想着。鼓鼓的嘴巴让人真想上去捏一捏。 周洲看着自己不由自主伸出去的手,自嘲的笑了笑,原来自己真的还是爱上了这个时而迷糊的女人啊。 想了好久,付池池都没有想明白,却觉得身旁的男人沉静的很,抬头看向周洲,眼见着他还未隐藏下去的自嘲,付池池的心里一阵愧疚。 周洲的心思她付池池怎么会看不明白呢。可是,她不能给他任何的回应。自己已经欠了很多的情债了。不能再加周洲了。 她假装没看到周洲的表情,抬起头,装作无比纠结的样子看向周洲。而看到周洲以为自己没看到他而刻意隐藏起来的惊喜,付池池心里无数次的周洲说着对不起。 周洲开口解释道:“傻瓜,那是因为那个根本不是堕胎药啊。我昨天就已经进了宫里了。看着你受罚我真的很痛心。我看到隐藏在暗处看着你的顾源,才确定你没事的,这才敢出去走走的。” “你说什么?隐藏在暗处的顾源?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关心的的死活!” “怎么?你还爱着他?不想离开他?付池池,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去找他,或者随我离开。” 周洲没想到付池池听到顾源名字反应都那么大。他冷下脸,直逼着付池池,等着她做出选择。 付池池看着这样的周洲,知道自己刺激到他了。才说道:“周洲,你发什么神经啊!他都不要他的孩子了,我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啊?” 付池池说着话,眼中闪过黯然的神色。“你接着说,为什么我会安然无恙啊?” “今天我刚进宫就听到人说你受了伤,被人推下了水。我觉得自己呆在你身边反而有可能会坏了事。想到你有可能会被人算计,毕竟在药里面下药是最简单的事情。所以我就直接去了御药房了。 没想到,在御药房真的见识了这件事情。我看到那个太医匆忙的进了御药房,然后他就让他们熬制堕胎药。我就知道出事了。 要知道,那些老太医们真的是一点的功夫都没有。我很容易的就制服了他们,并且威胁他们给你换了药……” 终于明白事情原委的付池池心里一阵感动,“谢谢你,周洲。我……” “嘘……没什么可感谢的,只要你安全,就好。”周洲的柔情让付池池心里一阵的感动,继而转化的是更加磅礴的愧疚之感。 付池池连忙转移话题:“周洲,东方傲怎么样了?他人呢?” “哦,他啊,估计在宫外的小路上等着你呢。对了,我们快走吧,去跟他们会和。虽然我很想就此把你带走,可是我知道,我自己是真的没有能力护你一生安稳的。虽然我不知道东方傲未来会怎么样对你,可是我知道,此时此刻,我们只有去投奔东方傲才行。” 听着周洲好像是告白一般的话,付池池觉得自己很自私,也很幸福。至少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个人,给与自己温暖,说出护自己一声的誓言…… 当然,时间和事态的发展总是不会随着我们的想象而出现一些奇迹的。就比如此时,付池池和周洲背靠着背站在一起,而围在他们周围的四个人,付池池前所未有的紧张。她悄悄的问周洲: “你觉得怎么样?” “还好。付池池,你记住,等会儿等我扑向其中一个人的时候,你一定要记住,拼了命的也要往宫门外面跑。记住,千万别回头……” “不行!我跑了,你怎么办?周洲,我不能这样抛下你。我……” “付池池,你要是想让我死不瞑目,你就留在这里等死!” 说完,周洲再也不管付池池的想法,猛地扑向前面一个离得比较近的黑衣侍卫,然后,付池池便听到周洲声嘶力竭的喊着自己: “付池池,快跑!” 付池池知道,周洲这是在用命给自己铺一条逃出去的路。她不能辜负了周洲的付出。付池池拼命的往前跑,后面传出了刀刺入身体的声音,付池池拼命忍住泪,拼命的往前跑……

上一篇   第三十章 为难

下一篇   第三十二章 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