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相思入骨 - 神医皇后

第三十五章 相思入骨

付池池跟岚岚来到A城的自己原本的家里的时候,看着面前陌生的人,她才惊觉,原来自己已经这么些年都没有回家了。 自己的家如今已经被爷爷奶奶卖给别人了。顺着他们指着的路,付池池找到了当年丢下自己的爷爷奶奶。可是,看着那个破败的大门,付池池却步了。 这真的是自己家么?为什么会那么破败?记得当初她离开的时候,爷爷奶奶还那么的意气风发。这是怎么了? 岚岚拽着自己走进大门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头发花白,颓废不堪的老爷爷,独自的躺在床上。那瘦弱的样子,好像是下一秒就会不见一般。 此时的岚岚也跟着付池池站在大门口,两人好像是两尊木偶一般,无论做什么都感觉是不和谐的。 付池池踌躇着想要上前。想要看看那个当年凶狠的赶自己出门的老头,如今为什么会那么的颓废,连人送终都没有? 岚岚看着脸色这样苍白的付池池,想也不想,拉着付池池就往来时的路上走去。付池池被岚岚拉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岚岚赶紧上前,扶着付池池站稳。 当两人一起抬起头的时候,看到面前站着一个黄色头发的中年妇女站在她们面前。付池池看着这个女人,总觉得有些熟悉。那眉眼间的神色,任谁都不会相信两人不认识。 付池池满面的疑惑,问道:“阿姨,您是?” “你就是池池吧?我是你张阿姨啊。”看着付池池露出不解的神色,她接着开口说道“我是阿源的妈妈啊!” 付池池这才反射性的猛盯着那个妇女看去。她也任由付池池盯着自己看,而她则满脸慈爱的看着付池池,直到一阵苍老的咳嗽声传过来,付池池才反应过来,转头去看自己的爷爷。 她慌着跑去爷爷的床边,想看看爷爷现在是什么个样子。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下意识的举动。当年的爷爷奶奶那么凶恶的对待自己。她想恨,也知道自己恨了这么多年。 但是,现在站在爷爷面前,付池池知道,自己的恨还是一文不值。比不过那血浓于水。这一刻,付池池放下了多年的心结,只想照顾爷爷,让爷爷好起来。 良久良久,当付池池终于帮助爷爷收拾好一切,走出房门的时候,她才想起来张阿姨和陪着自己一起出来的岚岚。向两人说了声抱歉,付池池再次开口说道:“岚岚,你知道么,我恨了他这么多年。没想到,到头来,就像是一个笑话一般。如今我真的好累。” 岚岚看付池池难得的和这么些年有些不同,语气中尽是放松的感觉。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起来。 这时,张阿姨才开口道:“真没想到啊,池池,我会在这里遇见你。我是来看看你爷爷的。没想到你就在这了。来,到我家去坐坐。” 岚岚看付池池没有说话,三人就一起向着张阿姨家走去。 来到张阿姨家,却见张阿姨二话没说,就跪在付池池身前,把付池池吓得一个怔愣,跟着张阿姨一起跪了下去。两人面对面的跪着,只听到岚岚的惊呼和张阿姨的抽噎声。 一会儿,张阿姨才稳定了情绪对付池池说:“池池,阿姨谢谢你这么久对阿源的照顾了。谢谢你了……求你,若是以后,你有机会回去的话,阿姨求你了,帮我好好照顾阿源。我,我给你磕头了,求你了,求……” “阿姨你不要这样。我承受不起。顾源都能无声无息的照顾我五年,我还有什么不可以抛弃的?阿姨你起来,我答应你。你起来好么……” 待几个人都好好的坐在一起说话的时候,三人才得以相互观察着彼此。当张阿姨看到付池池微微隆起的肚子的时候,顿时,她嘴角不可抑止的露出了笑意。然后她开口说道: “池池啊,这是阿源的孩子吧?” “是啊,阿姨。虽然顾源极力的不想要这个孩子,但是,他的孩子生命力太过顽强,还是活下来了。对了,阿姨……” “呵呵,傻孩子,孩子都有了,还叫阿姨?” “嗯?”付池池迷茫的看着张阿姨。她一头雾水的看着面前的妇人。 “池池啊,这会儿怎么犯傻了,你该叫妈啦。”还是岚岚及时为付池池解了围。 付池池羞赧的看着张阿姨,小声的叫了声:“妈!” “哎。傻孩子。”说着说着,张阿姨的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慌得付池池赶紧站起身安慰这个婆婆。 “妈,您,您还有办法让我回去么?”付池池满含期待的问自己的婆婆。瞬间让这个婆婆原本已经住了的眼泪再次决堤。 两人都明智的再也不说话了。他们看着这样的场景。不再说什么。只是,付池池眼中瞬间涌上的悲伤,让两人心里都为之一振。 “池池,我,我们家虽然是管理时光轴的,但是,擅自动用的话,也会受到很严厉的惩罚的。我和阿源他奶奶如今都不具有管理时光轴的能力了。如今,你若是想要回去,怕是只有看天意了。” 付池池听到这里,眼泪再也忍不住了,狠狠的往下流…… 晚上,三人一起住在这一动小房子里,付池池照样去看了她爷爷。她想问顾源奶奶在哪,却被张阿姨打断了。很显然张阿姨不想说奶奶的话。怕是,那个梦中出现的老人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 第二天,当岚岚想要带着付池池离开的时候,付池池拒绝了,她说:“妈妈她会照顾好我的,岚岚你抽空帮我去看看大山爸妈。我,我想在这里送我爷爷最后一程……” 岚岚也不强求,只是经常的带一些东西过来看两个人。三人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毫无起伏的生活着。 转眼间,付池池已经回来四个半月了。而她也在爷爷家住了三个月有余了。如今的付池池,挺着大肚子,她如今已经有九个半月了。每日里有岚岚和张阿姨陪伴着她去做孕检,她突然就觉得没有那么忧愁了。 西烈国: 如今距离付池池掉下悬崖已经有四个半月了。顾源坐在空旷的御书房,拼命的处理着面前已经很薄很薄的奏折。 跪在他面前的太监再次的出声高叫道:“请陛下翻牌子。”但是,面前身穿明黄色龙袍的男人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继续批阅着奏章。 而站在顾源身边的一个像是大总管一般的人灰灰手,让那个捧着牌子的小太监退了下去。 待得他退下去以后,大总管看着小太监轻轻的合上房门,这才放松了自己的心,轻微的叹了一口气。 苏海是看着顾源这个皇帝一步一步的登上皇位的。也是知道顾源心中的那个女人的。他心里知道,这个皇帝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可是,自从他夺得皇位,这个位子就已经不再由得他了。 四个半月了,那个牵动陛下心的女人已经消失了四个半月了。 九个月前,当陛下来到西烈的时候,独自一个人闯过了当时的老皇上设下的九死一生阵,打遍了整个皇宫。当时的陛下气急,想要找顶级武林高手杀了他。 那个武林高手来到皇宫,与陛下打了个平手。最终,陛下杀了他,陛下却也落得个身负重伤。 陛下被其勇猛所折服。原本西烈国就不同于其他国家,这个国家是以武力至上的。所以,陛下留下了他,给他请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药。并赐予他“太子”的名分。 陛下醒来,知道这一切以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看着苍老的陛下。 老陛下给他选妃,教他治国的权谋。他本就是一个通透的人。学的很快。大家都惧怕陛下的黄色头发,他却也不在乎,只没日没夜的学习这些东西。 直到有一天,老陛逼迫他与妃子圆房的时候,他苏海才看到陛下露出来到西烈以后的第一个表情:愤怒,阴狠。 那天,他战战兢兢的跟在陛下身后,亲眼看到陛下把一碗毒药喂进老陛下的嘴里,亲眼看到他残忍的杀害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他以为陛下就是这样一个冷酷无情且毫无表情的人,却在陛下从杉王爷府中抱回来的那个女人的那天开始,他看到了不同的皇上。 那时的皇上,真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他会为了那个女人荒废朝政;只是为了与她春风一度。会为了那个女人愤怒;只因为那位娘娘怀上了孩子。 那几天里,他看着陛下日日偷偷的带着身边的小侍卫去看那位娘娘,看着陛下失去理智的要贵妃娘娘小心待着那个娘娘…… 苏海从来没有见过陛下有过这么丰富的表情。以前的日子里,他每日看到陛下都是疯狂的处理奏章,很多时候,那些奏章会被陛下反反复复的看上三四遍。 他那时不明白陛下这是为什么,后来,看到陛下闲暇时候,遣散众人,一张又一张的画着同一个女人的画像,他才知道,原来陛下,爱惨了那个伤他的女人…… 那日,那个女人坠下悬崖,苏海那时在宫里收拾残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知道,陛下一个月以后,终于摆驾回了宫。 但是,那真的是陛下么?为什么瘦的像是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一般?而且,陛下那颓废的样子,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每日里看着陛下在御书房里,不吃不喝,不怒不喜。但是,每当小太监捧去后宫娘娘们的牌子的时候,他总能感觉到陛下身上释放出的,无形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