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父子相见 - 神医皇后

第三十七章 父子相见

“啊……” 付池池的这声嘶吼让整个时空宇宙都颤了一颤。付池池的身体慢慢的从剧痛,到无力,最后,付池池感觉自己浑身痉挛,然后她觉得自己痛的无以复加。 感觉到肚子由高高隆起,渐渐的变得平缓。付池池咬着牙……直到感觉身体一阵痉挛,然后她觉得身体里面的孩子终于生了出来。 但是,她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她无力去管这些,只觉得阵阵困意涌上心间,她想抵抗,想要看看自己的孩子,却渐渐的陷入了黑暗中。 今天是西烈国的大日子,西烈的百姓都欢喜的聚在大街上,而大街两边,众多官兵拿着木棍横在百姓中间,维护着道路中间没有任何闲杂人等。 原来,今天是西烈国开源帝祭祖封后的大日子。百姓们都听说了,陛下决定祭祖之后,亲自选拔秀女进后宫。 而如今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次选拔不计较秀女出身。只要能得陛下眼缘。到时候,若是谁家女儿被选上,那就是荣华富贵,风光无限。 每到陛下车队路过的地方,总能够看到匍匐于地的百姓。口中大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顾源面无表情的坐在步撵里面看着周围跪着的百姓,他心里不禁想着,付池池那么跳脱罗嗦的女人,不知道若是看到如今这样的情况,会不会在百姓面前洋相百出啊? 想着想着,顾源笑了。他承认,自己真的是无时无刻不是在想念着那个小女人。“付池池,你究竟在哪里啊?” 一行人边慢慢的赶去天台,边接受着众百姓的朝拜。眼看着前面就是天台了,这时顾源却听到众人之后,有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顾源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多的人在那里山呼万岁,他却还能听到有婴孩的哭声。他原本想就这样过去,却不知道为什么,那哭声一直跟着他,让他原本有些灰败的心情更加烦闷。 他想着,反正距离天台也不远了,干脆就这样走过去吧。顺便看看,是怎样的一个婴孩,哭声能有如此大的穿透力。 他挥挥手,让车队停了下来。然后,他走下车,不看周围所有人诧异的眼神,只是顺着那个哭声向前走。整个大街上静的连一根针掉下去都能听到声音。 只闻得一阵若有似无的哭声在大街上回荡。伴随着顾源轻缓的脚步声,一声一声的回荡着。 良久,顾源终于找到了哭泣的婴孩。他趴在一张桌子上,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饰物和被褥……桌子上面还有几个尚有余温的杯子。他小小惊讶了一把,西烈京城何时如此贫困了?居然还有身无一物的婴孩? 他忽然有些愠怒。这是谁家的母亲?这么冷的天,任由孩子冻的哭声如此沙哑,却不给他裹上被褥?也突然想起来,不知道他们的孩子如今在池池腹中如何了? 忽然,他就对这个孩子起了怜惜之意。“苏海,去把孩子抱过来。” “嗻。”苏海过去,翻过婴孩,当他眼睛看向孩子的脸的时候,他浑身僵硬了一下,手差点把孩子抖掉。 顾源一惊,他从没有见过自己的侍卫有过如此的表情。不过,那个孩子,苏海怕是要抱掉了。于是,他快步上去,接过苏海手中的婴孩。 转过孩子的身体,顾源也是一惊,差一点同苏海一般,也抱掉了孩子。这个孩子虽然刚出生,但是他眉眼间为什么那么像坠崖消失的付池池啊? 心思转念间,顾源心里已经百转千回。付池池,你是不是已经回来了?是不是想要让我看看我们的孩子?你是不是就在附近? 顾源心里突然前所未有的跳了起来。付池池,付池池……他惊慌的四处张望。想要看到周围隐藏着的付池池。直到…… “皇上。”苏海那太监特有的声音仿佛提示着顾源什么一般。顾源这才想起来。 “苏海,快,下令侍卫,把这周围给我围起来,没有我的准许,任何人不得走动。” “陛下,吉时快要到了。您,您……”苏海惊慌的声音传了过来,让顾源焦急的心情忽然顿了一下,然后,他义无反顾的对周围站着的侍卫说道: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给我围起来!”顾源不顾周围慌乱的百姓,只是让侍卫围住百姓,然后他一个一个的搜索付池池的消息。 苏海看着这样方寸大乱的皇上,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他也跟着陛下一起搜寻起付池池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周围的百姓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下渐渐的由开始的暴乱,到后来一部分人受不了压力,开始小声的啜泣起来,直到最后,当顾源搜查完所有的人时,这条街的百姓已经有人晕了过去。 苏海吩咐周围的侍卫安抚那些授精的百姓,然后他走到满脸失落的顾源面前,低叹一口气,然后说道: “陛下,不要悲伤,池池姑娘的孩子都已经找到了,我们再等一等池池姑娘吧。” 苏海看顾源还是那样一副悲伤的样子,他动容的说道:“陛下,请快些起来去天台祭天吧。您一定要振作起来啊,相信池池姑娘回来,若是看到您这副样子,心里也不会开心的。” 经苏海提醒,顾源才迷茫的抬起头,然后,他转向正在看着他的苏海:“苏海,她回来了,她回来了对不对?” “是的陛下,池池姑娘她回来了。陛下,您耐心等待着就好,千万不要太过动气伤身啊。” “好,朕就听你的,摆驾,我们去天台,举行祭天大典!”顾源说着,就缓步回到步撵之前,抬起脚就上了步撵。 队伍终于浩浩荡荡的向着天台继续走去,而坐在步撵中间的顾源,此时却瘫坐在步撵上,脸上尽是苍白之色。那样子,若是付池池在这,恐怕又会取笑他了:“顾源,你脸这么苍白,若是去地府,恐怕就可以抢了白无常的差事了。” 顾源脑袋中时不时的浮现出付池池平常巧笑焉兮的脸。他心里五味杂陈,“付池池,你都把孩子给我送来了,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一面?真的是对我那么失望么?” “陛下,天台到了,请您下步撵。” 苏海特有的尖细嗓音从步撵外面传了过来,顾源一阵恍惚之后,缓慢的步下步撵,说道:“苏海,把那个孩子给我抱过来。” “嗻。”苏海快步走到一个侍卫面前,一把把孩子抱过来,递到顾源面前,然后,看到顾源接过孩子以后,带头跪了下去:“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然后,所有站在天台旁边的人,都跪了下来,然后都跟着苏海一起呼喊。那声音,盖过了所有不和谐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西烈国。 顾源待所有声音都消失了以后,才虚抬手臂,轻声说道:“众人平身。”然后,在侍卫为他开的道上一步一步的向天台走去。 到达天台上,顾源焚香祷告,代天下万民祈求上苍给予苍生福祉…… 待得到封后祭天的时候,苏海则开启顾源早先写的一道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之发妻付池池,贤良淑德,温婉娴静。窈窕大气,朕甚悦之。特赐旨封为西烈皇后,为悦怡皇后。钦此,谢恩。” 苏海一卷圣旨,退到旁边,等候众臣山呼千岁。却是等了好久都没有任何回应,苏海只好再次叫道:“各位大臣,谢恩吧。” 可是,还是没有人说话,这时,众位大臣中有一人出列说道:“臣等请陛下收回成命。顾源看着他,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然后,顾源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面对众大臣说道:“朕欲封此婴孩为太子,苏海,回去替朕拟旨。” “陛下,这可万万使不得啊,此子来历不明,不可当此大任啊。”顾源的话音刚落,刚刚那个反驳顾源话的大臣再次开口说道。 “怎么,王大人是想要再次反驳朕的话?” 顾源这疑问的话刚一出口,王舒立刻闭上了嘴。不敢再说话了。 众臣被陛下这一个又一个的消息炸的浑身颤抖。但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当朝丞相继王舒之后出列说道: “陛下容禀,此子乃众人亲眼所见,是陛下在大街上抱的,当真不能为太子啊,请陛下三思。” “请陛下三思!”如山的呼喊传来,让顾源心里都震了一震。他知道,如今两件事情,说不得只有先稳定住池池的地位,孩子,哼,他会给孩子一个安稳的环境继承皇位的! 然后,他再次假意抗争,然后,装作敌不过众人的样子,甩袖而去。而此次祭天大典,让众位百姓都津津乐道了好久。 因为祭天大典,陛下想要封刚刚捡到的一个婴儿为太子,却被众臣驳回。然后,这个年轻的帝皇,封了自己的发妻为皇后,众人却从始至终没有见过皇后的样子。 而陛下却带着那个孩子回了皇宫,据说,陛下非常宠爱那个孩子。让陛下后宫的众位娘娘们嫉妒不已。 而太监苏海从陛下甩袖回了宫里以后,就一力主持祭天大典到最后,据说是累病了。而且,病的不轻。而陛下特许他回去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