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谈话 - 神医皇后

第三十九章 谈话

尚书府大厅里面,如今尚书府坐了很多人。有尚书,尚书夫人,还有那许久不露面的张凌萱,还有付池池这个假的张凌萱,当然,还有这些天以来,一直教导付池池的教引嬷嬷,剩下的则是尚书大人的侍妾和那些庶出女儿们。 此时,尚书府的各位主子们坐在凳子上,看着付池池坐着这些日子以来,教引嬷嬷教导的礼仪。尚书和他的夫人笑的合不拢嘴的,而那些侍妾和侍妾的女儿们却咬牙切齿的看着堂中的付池池。 其实,尚书夫人不是没想过老爷后院的那些女儿们。当初听到要女儿进宫的时候,尚书夫人就想着,要哪个女儿进宫。但是,后来,她想着,若是有朝一日,那些侍妾的女儿得宠了,自己在这个府中会不会没有立足之地啊? 另外,哪个女人没有几个熟悉的小姐们啊,若是让丞相大人知道他们找女人顶替,他们尚书府不被抄家灭门了才怪。而他们的女儿虽然是才女,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好孩子,至今也只有府中众人见过。 如今,看着付池池进退有度的对着大家一一的行礼,尚书大人和他的夫人都满意的对看一眼。尚书夫人心里暗自得意。这个孩子进宫,绝对比任何人都好。 然后,尚书夫人从座位上下来,走到付池池的身边,上前拉住她的手说道:“池池啊,这规矩做的好极了。这几日辛苦你了啊。走,我们去吃饭。 然后,在付池池一礼以后,就要拉着付池池走。付池池环视一周,看着他们或是嘲讽,或是嫉妒的目光,心里无奈的瑟缩了一下,然后说道:“谢谢娘了。” 而旁边坐在那里的张凌萱听到付池池的称呼,这才一下子慌了神,站了起来。然后,她震惊的看着面前朝着外面走的付池池和她的母亲。 张凌萱看着母亲甚至连给她一个眼神都没有,一时间站在那里,眼里撑满了委屈。而坐在那里的李姨娘原本看着他们出去,想要说些什么,看到张凌萱这样的情况,也住了嘴,只是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女儿。 直到两人走没影了,张卫虎才扫视了一圈大厅里的众人,然后满脸严肃的对那些坐在那里或是站在那里的人说道: “你们记好了,刚刚出去的女孩子,是我尚书府即将嫁入皇家的嫡女张凌萱。”然后,他转过身来,看着满脸委屈的张凌萱无奈的说道: “凌萱,你记住了,以后,你就是我尚书府新认的义女,张子萱。张辉,等会散了以后,你持我的印信跑一趟顺天府,给凌萱过到夫人名下。” 尚书说完,看也不看那些想要献媚的女人们,转头就走。他要赶紧过去提点付池池两句,而且,还要让夫人好好看着这些女人们,他们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尚书大人这样想着,却从来没有想到回头看一看自己的女儿。此时的张凌萱,看到母亲对付池池比对她还好,父亲为了她把她从嫡女变成了义女。这是为什么啊?张凌萱这一刻心里无限的恨付池池。 张凌萱不等尚书走,就拉住尚书,边抽噎边喊道:“父亲不要啊,我做错什么了么?为什么要这样?那个付池池有什么好的?你们为什么都对她那么好?” 张卫虎一听自己女儿这样说,顿时把眼一睁,凶狠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直看的张凌萱心惊胆战,不由自主的放开了他,才收回视线,大踏步的往门外走去。 张凌萱泪眼朦胧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走远,她却倔强的站在那里不动,任由泪水爬满脸孔。 后面的姨娘们都满脸看好戏的表情看着付池池,然后,都慢慢的散开,回自己院子里去了。 正在伤心的张凌萱没有看到,自己身后站了一个女孩,比她小了两岁,满脸的阴鹜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女孩。稍许,等女孩平复了表情了以后,她才走到凌萱面前。 “姐姐,你没事吧?” “呜呜……凌智,爹爹是不是不要我了啊,为什么他那么凶狠啊?” “姐姐,你不要生爹爹的气啊,爹爹他也许只是想要保护你而已。” “保护我?” “是啊,姐姐你想啊,爹爹也许只是想要保护你。宫里虽然山珍海味,可是,宫里可是只有一个男人的。姐姐你进了后宫,若是,若是为了争宠有个三长两短的,爹爹还不得心疼坏了啊。” “真的么?爹爹是为了保护我么?” “那当然了,爹爹肯定是想你嫁一个疼你的好夫君。虽然,虽然姐姐你不曾出府,但是,姐姐你的才情可是满天下皆知呢。若是你能嫁给爹爹的那些同党,爹爹不仅可以官升几级,而且,你也有了好归宿不是么。” “这么说,爹爹其实只是觉得我嫁给皇上不会给他谋得好的前程,让我给嫁给其他人,博得好前程?” “姐姐,我可没有这样说啊,你……” “怎么会有这样的爹爹,我不信,我不信,你给我滚,滚啊……” 张凌萱这会儿听了妹妹凌智的话,变得更加疯狂了。她一下就扫掉了桌上的那些茶具,她心里恨那个夺了她宠爱的付池池,也恨父母把她看的如此的蠢笨。 而张凌智见成功挑拨了姐姐与父亲的关系,这下也欢欢喜喜的朝自己母亲的屋里跑去,边跑心里还想着,我一定会超过姐姐,夺得父亲的宠爱的。张凌萱,你除了占了个嫡女的身份,要脑子没脑子,要姿色没姿色,你凭什么和我比,哼! 而被她念着的张凌萱此时在会客厅里,见到什么都砸,如今会客厅已是狼藉一片。那些围在会客厅的家丁们都无可奈何的看着这个平日里虽然有些刁纵,却从没有如此野蛮的大小姐,不知道此时受了什么刺激,如此大肆的打杂东西。 那些机灵的小厮,此时已经跑去大堂,去报告给尚书夫人知道了。也许夫人能够制止这个女儿疯狂的举动。 此时,大堂里面,付池池坐在尚书夫人的下首,侍女们一道一道菜给她们上来了以后,尚书夫人挥挥手,让侍女们都下去了,不一会儿,尚书大人也来到了大堂里面。 尚书大人让人关上了门,然后他笑着问付池池:“姑娘感觉如何,最近在我们家住的可还习惯?” 付池池看到尚书和尚书大人的表现,这才知道,原来尚书大人是有事找她啊。不过,以她看来,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眼看着尚书夫人又要说什么,付池池这才板起脸,说道:“大人,夫人,池池只想你们能够坦诚的告诉我你们要说什么,不想你们拐弯抹角的。” 尚书大人和他的夫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他们忽然齐齐的沉默了,只是对着付池池点头道:“姑娘,这些都是我们让人特别为你做的,你尝尝看,好不好吃。” 付池池看着两人沉思的眉头,也不说话,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她等着,付池池相信,两人只是没想好怎么说而已。 一会儿,当两人想好措辞以后,尚书夫人热情的对付池池说:“池池啊,我们……” “夫人,夫人,不好了。”尚书夫人刚要说什么,门外就传来小厮焦急的声音。尚书夫人不悦的皱了皱眉头,然后严厉的说道:“吵什么,没看到这正忙呢吗。” “夫人,小杰在客厅砸东西呢,夫人您快去看看吧。”小厮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让尚书夫人僵了一僵。然后她转过头,语气紧张的说道:“老爷。” “去吧,去看看萱儿又发什么疯。赶紧把她安抚好,我们尚书府一家老少的性命可都在她手里呢,别让她胡说。” 尚书大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然后转过头,对着付池池说道:“姑娘,我们继续,来,张某谢谢你的帮助,我敬你一杯。” 付池池却没有立刻端起面前的酒杯,而是谦逊的说道:“大人不要那么客气,池池日后说不定会感激你如今的帮助也说不定呢。只是,池池不善饮酒,对不住了,大人。” 张大人听到付池池这样说,顿时端着酒杯的手就僵在了半空中,他略微尴尬了一下,然后,他这才正色的对付池池说: “池池姑娘明日就要进宫了,如今,陛下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宠幸于你。如今,你也算是跟我们张家紧密相联了。张某只是希望姑娘行事能够谨慎一些。毕竟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当然,若是姑娘以后得遇圣宠,希望姑娘能够多多帮衬着我张家,我张卫虎先在这里谢谢姑娘了。” “大人客气了。池池乃一届草民,怕一辈子都难于圣颜。当然,若是有朝一日得遇圣宠,池池定不忘尚书大人的知遇之恩。” 付池池的一段话滴水不漏,让尚书大人更加喜欢。这付池池的行事作风,若是有朝一日,让陛下得见,那一定会获的圣宠的。 其实,尚书大人也是有自己的考究的。当付池池说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张卫虎就震惊了一下。陛下的皇后,不就是名叫付池池么?只是,这个女人居然一点记忆都没有。 也许,这个女人是陛下的女人,也许不是。没有人知道。因为那个女人没有人知道长什么样子。若是就这样把她送到陛下面前,她若是皇后,丞相大人不会放过他,若是不是,皇上不会放过他。 思前想后,尚书大人觉得,也许这才是最好的方法,当然,以后的路,只有靠付池池自己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