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改变 - 神医皇后

第四章 改变

刚到客栈门口,付池池就看到水寒拿着双份食物往顾源所在的屋子里走去。付池池跟着水寒后面往门里走去。 也许是水寒太高兴顾源醒了,也许是水寒知道付池池在身后,故意的让她跟着她往屋里走。 付池池刚跟到到客房门口,还没有进去看看受伤醒来的男人,她就听到一道好听的男声温柔的说道: “水寒妹妹,谢谢你救了我。还,嗯……那样的给我喂药。之前那个屏风里面的人也是你吧?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谁要源哥哥你负责啊,当初你那么帮助我,我救你不是理所当然的么?源哥哥你快点好起来吧。” 当水寒娇滴滴的声音和顾源那温润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付池池蓦地僵住了。这么水润的声音,这真的是水寒么? 温润的男音,比之昨日他对那两个追杀的人来说,完全就跟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仅声音连气势也变了个彻底。 昨日的杀伐果断,今日的绕指柔。看来,不仅他水寒妹妹‘喜欢’她这个源哥哥喜欢的紧,而且这个源哥哥也是爱这个青梅竹马的啊。 付池池也不想打断这两个人的蜜意浓情。可是,他还是要查看一下这个妖孽男子的伤势的。 付池池努力忽略掉心底里的那一股难过,轻轻地敲了敲门。一定刚刚是受了两人影响,才这么容易的就跑神了,害的她在这门外受了半天的冻。 水寒打开门,看到的就是手提着食物,呆愣愣的站在门口的付池池。然后她把付池池拉进了屋子里面,轻轻地关上了门,悄声的对妖孽男子说: “源哥哥,这就是救你的那位神医。”说完,她把付池池拉近了顾源的床边。付池池看着面前面色略显苍白的面孔,很不争气的想起了下午给他喂药的场景。 脸顿时红了一大片。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低下头,提起顾源的手腕,认真的把起了脉。 几分钟后,当付池池终于平定了心情,才抬起头,对顾源说道:“公子你没什么大事了,只是你伤的太重了,需要调理调理自己的身体。我给你开几副药,你吃上几天,应该就会没事了。” 说完,直视着顾源的眼睛,看着他英俊的面容,漂亮的蓝色眼睛和黄色头发。付池池都快要看的痴了。 这时只听床上的男子用好听的声音说道:“谢谢姑娘的救治,在下顾源,顾某欠了姑娘一条命,以后姑娘但凡有什么事情,尽管找顾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水寒也在顾源的身边微笑的点头……看着如此和谐的两个人,付池池鼻子一阵发酸,于是她轻声说道:“你们慢聊,我出去吩咐小二给你煎药去。” 在厨房里煎药的付池池总是出神。想到自己的初吻,想到周大山。之前周大山想要问她的时候,她总是感觉到不自在。 想想他与周大山的情,好像总是觉得少了一份热情,在那个世界的时候,她总有一种幻觉。她不是那个世界的人,他不应该生活在那个世界上…… 可是,这个世界不是没有外国人么?那他,应该是个异类吧?付池池突然就想起了刚见到顾源的时候,那时候,追杀他的人,好像都叫他:“妖孽”吧? 这一想法惊坏了付池池。她决定,去找顾源问问……说做就做,付池池就这样往顾源的房间跑去。 可是,出房门的时候,付池池就听到了一阵高亢的叫声从厨房边上的假山那里传来:“啊,啊……若,你轻点,轻点……啊,啊……” 付池池总感觉这个女声从哪里听到过。努力的想了半天,付池池终于想明白了这声音的来源;水寒! 她想着,水寒不会与顾源就这样……可是不对,两人如果真的想的话,不会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夜晚。两人既然是青梅竹马,说什么都不会如此! 这一想法吓坏了付池池。可是,这人确是水寒啊。可是,可是,那个顾源呢? 付池池突然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她忽然觉得,她被迫卷进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阴谋中。而这个阴谋,原本她是可以躲过去的。可是,她就这样毫不犹豫的跳了进来。 付池池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忽然听到低沉的男声传了过来,“寒儿,你快回到顾源的身边去。别让他发现什么异样。付池池那里我来应付。” “若,还要多久才行啊?我看到那个妖孽就觉得恶心,而且,看到主上就觉得心里发寒。” “快了,快了。东方傲那小子快死了,只要他毒发,就会结束了。那时候……”正在付池池听到关键的时候,付池池听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脚步声往自己这里过来了。 两人显然也是听到脚步声,只听低沉的男声说道:“有人来了,快走。记住了,千万不要被人给发现了!” 付池池想不出他们会说什么。就木然地回到药炉旁边。把药倒进碗里。然后,她感觉好象有一阵风从假山后面吹过。 然后她转过身的时候,刚好看到店小二推门进来。于是付池池就拿着抹布把碗端着往门外走去。 小二看到付池池,笑着对她说:“客官,药熬好了啊?”“恩。”说完,也不理会小二看她的眼,更不管已经熬好的药。 付池池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在门边,付池池一边走,一边想着: 照着刚刚他们说的话来说,看来那个东方傲和这个顾源都是危险的。顾源应该会被他们利用…… 当付池池出现在顾源住的房间的门口时,听到他和水寒在说话。看来,水寒应该是回来了。 深吸一口气,付池池推开门,看到床前的两人都惊讶的看着她,她才开口,轻声对着里面的人说道:“药熬好了。顾公子把药喝了吧。” 说着来到顾源跟前,看到顾源正在温柔的看着水寒。付池池心里焦急的不得了。真怕水寒他们就会一不小心伤害了这样可怜的人。她想提醒顾源,可是,看着两人颇有默契的样子,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眼见水寒的阴谋就要得逞,她却有心无力,那种无力感让付池池的心里很难受。抬起头,她看向水寒,然后说道: “那个,水寒姑娘,你不是说你家主上的病又犯了么?他人在哪儿呢?”付池池出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视。 “哦,你说我们主上么?他在天悦客栈呢。你能帮我们救助一下主上么?他……呜呜……他……”付池池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水寒,心里不知道她这样表现,演习成分占了多少,只觉得很反胃。 “是啊池池姑娘,我已经没事了,你就帮水寒一下吧?”顾源一边心疼地看着面前哭泣的水寒,一边用企盼的目光看着付池池。仿佛她不帮助水寒是有多么的心狠一般。 但是付池池还是没有动,她轻启朱唇说道:“我很有原则的,等到把你治好以后再过去。要是不行的话,你跟着我们一起去找那个东方傲也行。”付池池想着,带他到东方傲身边,也许两人可以互相帮助化解了这个危险呢。 付池池的倔强让水寒哭的更加凶了。顾源心疼的看着面前哭泣的女人,想到自己迷迷糊糊中感觉的那个吻。自己在世人眼中就是一个妖孽。可是,水寒在他伤的那么重的时候,在他被父亲追杀,在没有任何人相信他的时候选择了帮助他。 她甚至还为了给他喂药,牺牲了自己的吻。都说男女授受不亲。可是水寒已经把什么都给自己了。他一定要对水寒负责! 顾源坚定了眼神,看着面前的付池池对她说,“那麻烦姑娘了,我们现在就走吧。我的伤暂时还死不了。说完挣扎着就要下床……” 这可吓坏了付池池。她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你不能乱动。你的伤口稍微一动就会崩开。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不要乱动了吧。我不会现在去救他的。不过你也放心,他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说完不等他们说什么就走出房门,回到自己的客房里面去了。紧紧的关了门,她就那样站在门边,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啪啪的砸在脸颊上,她忽然伸手捂着嘴,不让自己的喘息泄露了自己的情绪…… 可是,他没有看到身后,有一个黑影朝着她的方向走来。停在她身边三步远的距离,显然,黑影也没想到付池池突然就哭了。他本就打算先礼后兵的。于是他轻轻的开口说道:“池池姑娘,你没事吧?若是你没事的话,麻烦你救一救我们主上吧。” 付池池不回头,就是那样对着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从容的转过身来,看着穿上一身黑衣的离若站在她身后三步的位子,她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却微微一笑,然后开玩笑似的对离若道: “我说,你们是不是可以不要那么吓人啊?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么?还有,我说过,我不救!他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说完不理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离若。转身就往自己床边走去。边走着,她一边想着,这个男人能够埋藏在东方傲的身边,充当一个地下党,显然是很危险的。一定不能跟他有什么牵扯。 虽然她很担心那个东方傲,可是付池池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局外人,她不想把自己卷入一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的巨大阴谋中。 她明白明哲保身的道理。所以,他只好对不起那个东方傲了。虽然他是她来到这个异世第一个对她好的人。可是…… 她不敢往屋子正中央看,她总觉得那个男人不会走。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她真的很害怕。 躺在床上的付池池心里总是感觉到一种不安。可是,她怎么突然感觉那么困呢?想到今天经历的事情那么多,付池池也没多想,应该是累的吧?

上一篇   第三章 演戏

下一篇   第五章 计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