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结拜为姐妹 - 神医皇后

第四十一章 结拜为姐妹

今日一早,尚书府整个府邸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原因,当然是因为今日尚书府的嫡女张凌萱进宫参选后宫小主的日子。 一大早,天还没有亮,尚书府的大总管就来到付池池门前,然后他叫来门口的小侍女儿,让侍女喊醒还在会周公的付池池。 然后,待付池池终于醒来,坐在梳妆台前的时候,小侍女梅儿捧来一身浅紫色的少女服饰,然后她对坐在梳妆台后还在打哈欠的付池池说道:“池池姑娘,这是夫人给您选的选秀服装,您快来看看吧。 付池池也不管小侍女们到底给她弄了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打着哈欠,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小侍女看这样的姑娘,也不着恼,只是无奈的看着她。 然后,她们就认命的帮着付池池穿衣打扮,梅儿等了好久也没听到付池池的回声,她放下衣服来到付池池旁边,然后她看着付池池仍然闭着眼睛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 真不知道这位小姐是怎么生长的,竟然坐在那里还能睡的特别香甜。梅儿果然是尚书府的大丫鬟,伺候起人来,那真的不是说说就好的。 付池池坐在那里睡她的,梅儿带着众丫鬟一起给付池池打扮,半个时辰之后,当尚书夫人来到这里的时候,付池池已经被那些丫鬟们打扮好了。 尚书夫人满意的看着盛装的付池池,心里忽然就觉得自己的女儿很委屈。尚书夫人忽然就想,若是自己的女儿进了后宫,那么,有丞相大人和老爷倚靠着,也许自己的女儿会在后宫里生活的很好。 尚书夫人恍惚了一下,直到听到梅儿叫她:“夫人,夫人……”尚书夫人才反应过来。她不禁低咒自己,她什么时候如此傻了? 然后,尚书夫人才满脸笑容的走到付池池的身旁,看着付池池穿上她给她选的衣服,满面笑容的说道: “瞧瞧,我们池池多漂亮啊,这样若是那皇上还看不上,那皇上就是眼光有问题了。” 付池池听到尚书夫人的脚步声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她平静的看着尚书夫人那一会儿的恍惚,那脸上的懊恼付池池可是怎么都不会忽视的。 然后,她看着尚书夫人走过来,夸赞她,就与她客气又疏离的客套着。直到外面的嬷嬷提醒夫人,说时间已经到了,她这才住了口。 然后,尚书夫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过头对付池池一笑,然后和蔼的对她说:“池池啊,这院子里的梅儿、兰儿、竹儿,菊儿就跟着你进宫伺候了,你自己一定要保重啊。” 然后,付池池就走到前院,跟众人辞别,然后,坐着宫里来的小轿子,让人抬着往皇宫的方向走去。 付池池来到皇宫,看着众多莺莺燕燕环绕在一起,她孤孤单单的站在那里,只是看着她们或开心,或哭泣的面容,看着她们纯真的笑容; 付池池想着,不知道这一入后宫,这些女人,还有多少能保持的住这份纯真?不知道以后孤独于宫中的她们,会不会想念如今的纯真? 付池池想着,就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太监,匆匆忙忙的跑过来,然后,跑到众位女孩旁边,高声喊道:“各位小姐们请跟奴才走,排着队来,千万不要乱跑。” 然后,他就组织者大家排队,然后,他领着众多女人们往念池殿走去。那些小姐们都是十几岁的小孩子,原本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此时即将要见到皇上的时候,个个还是害羞的不再说话。 付池池没有与那些人争,只是任由她们抢着站在前面。自然而然的,站在最后一个的当然就是付池池了。她跟着所有人一起往念池殿走去。 她想着,这念池殿居然与她的名字有些相似。当真是有缘的呢。 然后,付池池想着,不知道这顾源是不是与她有些什么关系呢。她居然就听到了他的名字就会脑袋疼的就像爆炸了一样。 但是,她却一点儿都不想见到他。毕竟,最是无情帝王家。 若是顾源是喜欢她的,顾源不可能弃了她,让她在这么冷的天气里,而且是在刚生产完毕就昏倒在尚书府的大门口。而且,顾源更不可能为自己扩充后宫。 不得不说,这付池池自从来到了西烈国,就一直被关在尚书府里面,从来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如今,她如此想象顾源其实也是没错的。 付池池想着,自己要想个办法,自己千万不要遇上这个男人。她真的一点不想与一群女人争宠。 想着,付池池就见前面的人群忽然停了下来。她差点撞到了前面的秀女。而前面的秀女就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回头单纯的冲着付池池裂开嘴笑了笑。 付池池立刻也回了一笑,然后,就听到前面那个少女小声的对付池池说:“你好啊,我叫南宫若儿,你叫什么名字啊?” 付池池报以一笑,然后也轻声回道:“你好啊,我叫张凌萱。” 看着面前年轻的脸颊,付池池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之前有一个孩子。唉,如今自己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道那个被自己生下来的孩子怎么样了。 渐渐的,付池池的心里有些伤感。她究竟忘记了什么事情?她的孩子在哪里?前面的女孩突然转过头来,看着被悲伤包围的付池池,说道: “姑娘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想不开了呢?” “哦,我没事。若儿姑娘你看着点前面,哎……” “嘭……” 付池池眼睁睁的看着南宫若儿碰到前面突然停住脚步的女子。然后,她看着南宫若儿站在前面,委屈的捂着自己的鼻子,眼泪汪汪的看着付池池,眼神中满是埋怨,只听到她说一句: “凌萱姐姐,你怎么不提醒我呢?我……呜呜……”南宫若儿就那样旁若无人的哭了起来。 付池池无奈的看着哭泣的女子,然后她终于看到了南宫若儿前面的另外一个女子,那个女孩儿柳眉微簇,双眼有些清澈,有些愤怒的看着那个哇哇大哭的女孩儿。 然后只见她无奈的捂住额头,说道:“我都没有怪你撞了我,你居然就哭了起来了。” 南宫若儿看着这个女孩儿好像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顿时住了嘴,不一会儿,付池池就看到南宫若儿已经没有眼泪流出来了。 只听得那个女孩儿委屈着声音问道:“姑娘你不怪我?” “你都哭成这样了,我怎么还会怪你啊?” 然后,付池池和那个抚额的女孩子就看到,南宫若儿像是突然变脸了一般,不一会儿就笑颜如花,一点儿也没有看到曾经哭泣的样子。 付池池顿时好笑的看着前面又好气又好笑的女孩子,但是,南宫若儿显然一点都没有看到她的表情,只听得她欢快着声音问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们交个朋友好么?” 那女孩儿也惊异于若儿跳脱的性格,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这会儿就变得好的多了。然后,她也不拘形式了,就说道:“我叫石琪,你们叫什么啊?” 付池池这会儿刚要开口介绍,就听到南宫若儿说道:“哦,石琪姐姐,以后我就叫你琪姐姐好不好?” 付池池这会儿也不急着介绍自己了,只是看着两人的互动,只听得石琪说道:“好啊,那以后我就叫你若儿妹妹了哦。” “好啊好啊,琪姐姐,她叫张凌萱,萱姐姐,我们结成姐妹好不好?” 付池池看着石琪震惊的看着南宫若儿,然后,她向着付池池看过来,而南宫若儿自从介绍完付池池以后,就盯着付池池看。 付池池看着两人不约而同的投来的期待的目光,然后,她对着两人说道:“好啊。” 南宫若儿看着两人都同意了,就欢快的说道:“两位姐姐,我今年十六,萱姐姐,琪姐姐,你们呢?” “我比你大一岁,我十七。”石琪温婉的声音传了过来,让付池池小小的震惊了一下。这古代的女孩子还真是小啊。 付池池思考着,以自己二十岁的年龄,如果实报的话,那么肯定是不现实的。若是虚报的话,那个张凌萱多大来着? 付池池苦思冥想着之前尚书夫人对她进行的思想灌输。可是,怎么就想不起来自己多大。这可怎么办啊? 她只好信口胡诌道:“哎呀,那可真是巧了,我今年也十七。姑娘几月的啊。” 石琪她们也不知道真假,然后,她就说道:“那我可大不过姐姐了,我是十二月生。马上再过两日便是我的生辰了” “哎呀呀,我可不依啊,琪姐姐你也是十六岁嘛。”南宫若儿不满着声音说道。 “哦,我是三月生。”付池池见逃不过,只好如是说道。看着南宫若儿活蹦乱跳的样,她调侃道:“若儿啊,你可是最小了哦,以后若是犯了错误,看姐姐非打你的小屁股不可。” “扑哧。”石琪的笑声适时的响了起来,让若儿瞬间憋红了脸。她刚想对着付池池回嘴说两句什么,就听到前面有声音说道: “大家都静一静,皇上待会儿就要过来了,你们都站好队。四个四个进去见皇上,你们去留就看皇上的安排了。各位小姐们,祝你们好运啊。” 南宫若儿三人顿时不再说什么了,立刻跟着大家一起排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