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错过 - 神医皇后

第四十三章 错过

宁贵妃没有想到,陛下居然答应的那么迅速,也没想到南宫若儿会忽然来上这么一段话。她不禁头疼,这爹爹究竟给她找了个什么样的助力啊! 原来,这南宫若儿乃是宁将军手底下的副将,乃是南宫副将的嫡女。前两日爹爹来信,说给她找几个人进宫,帮助她稳固自己的位子。 萧妃看到这样的场面,立刻喜笑颜开的说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啊,怎么脸色那么苍白啊?” “你闭嘴。”宁贵妃转过身来,对着顾源,神色恭敬的说道:“陛下不可啊,臣妾还没有考究她们呢。” 宁贵妃不敢提出张凌萱这个名字,她怕皇上执意要见她,到时候,可就真的麻烦了。她相信。即便那张凌萱真的不是皇后,皇上也不可能放任她在这里的。 可是,萧妃就没有这层思量了。只听到她对着内室喊道:“萱儿啊,皇上都准许你进宫了,你还在那里做什么啊,还不快出来。” 付池池听到萧妃的话,急于的想要摆脱那几个按住她的嬷嬷,而那个嬷嬷也显然是听到了皇上的话的。 她们可都是惜命的人,知道若是再按下去,以后的日子定会不好过,于是,齐齐的松了手。 可是,花嬷嬷却不这么想,她看到娘娘变得苍白的脸,就知道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个女人绝对不能放。 她还在那里按压着付池池,其他人却松了手,这下子,付池池一挣扎,一下子把花嬷嬷掀翻到地下去了。 花嬷嬷躲闪不急,“哎呦。”一声,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可巧了,这花嬷嬷平常都是使唤人的,这下子一下子被撞翻在地上,哪能受得住啊。 一下子不管外面有什么人,却就那样哭开了:“哎呦我的妈呀,你这天杀的,你这么用力做什么啊,我这被你摔坏了哪里,你可怎么赔啊……” 付池池不管她,开开门就要往外面跑,想要看看那个孩子,看看他是不是自己的孩子。 但是,就在她想要开门的时候,花嬷嬷却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本来就躺在那里,只见花嬷嬷手一下就打在了付池池的腿上,付池池一个站立不稳,也跟着摔了下去。 就在这时候,付池池听到外面那个年轻的声音说道:“孩子睡着了,把他给我吧。” 然后,付池池只听到几声脚步声,然后,又听到他说道:“苏海,拟制,封南宫若儿为贤妃,赐住紫华宫。” “陛下,那可是离您寝宫最近的地方了啊,陛下三思啊。”苏海诚惶诚恐的说道。 这会儿,宁贵妃也说道:“陛下三思啊,这不合规矩啊。她一下被封为妃,后宫会乱了套的……” “朕只管这一个,其他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别在这跪着了,去看看屋里你的嬷嬷吧。” 顾源说完,都不带停留的,转过头就朝着门外走去。他走的太匆忙,以至于都没有听到南宫若儿嘀咕的那句话:“我怎么觉得那个孩子那么像萱姐姐呢?” 南宫若儿的话,顾源没有听到,却让萧妃听了个真真的。她终于明白了宁贵妃刚刚为什么那么惊慌了,看来,她还要好好藏着这个女人啊。 付池池坐在地上,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顿时泄气的蹲在那里,然后,她听到了开门声,然后,她听到了宁贵妃好像封了她什么位置,然后,她就被人带到了自己的寝宫。 整个一路上,付池池都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连那两个姐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她告的别。 她魔怔了,自从听到了那个哭声,自从皇上抱走了那个孩子,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掏走了,脑袋也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回到寝宫,见到了尚书夫人给她的梅兰竹菊四个丫鬟,她只吩咐了一句,让她们不要打扰她休息,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睡梦中,她看到了自己的好友岚岚,代替她来到了周大山的家里,看着因为周大山的死带来伤痛而苍老异常的周大山的父母。 看着二老虽然因为周大山突然死亡心情一蹶不振,却还在想着找她,她的心里愧疚至极。 然后,她看着岚岚帮助她住在二老的家里,照顾着他们。接着,她看到爷爷骨灰旁边站了一群人,起头的那个女人看着好熟悉好熟悉,可是,她就是记不得她叫什么了。 然后,她好像听到她们说:“池池,我们也算是把你送回去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幸福什么的。” 她忽然迷茫了,自己究竟为什么来到古代?这样一个男尊女卑的世界里,这样一个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世界,她的孩子丢失了,她也丢失了自己。而且,她现在还陷入在这样一个宫廷里面。她究竟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然后,她觉得自己好渺小好渺小……然后,她被惊醒了。看着窗外明亮的月色,她的心里忽然就平静了。 也许,自己来到这里,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她心里忽然就明朗了。闭上眼睛还想睡觉的时候,她却觉得自己睡不着了。 然后,她披上衣服,打开门走了出去。坐在台阶上,淡淡的欣赏月色了起来。这夜的月色真的好美好美。 皎洁,明亮,让她忽然就想起了唐代王维的诗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她想着,若是此时她坐在小溪边上,那该多好啊。 第二天,当付池池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头重脚轻的,好难受。她起来,对着外面喊道:“梅儿。” “哎,娘娘您稍等一会儿。奴婢马上就来。” 一会儿,梅儿端了一碗药过来,说道:“小姐,您怎么半夜里就跑出来了呢。跑出来吧,您怎么就在外面睡着了呢。看看,现在伤风了吧。” 梅儿唠唠叨叨的说着,付池池才知道,原来,昨天自己睡着了,如今,看来自己要病个半月了。 她对梅儿说:“梅儿,你先出去吧,我再睡会儿。”梅儿一听自家娘娘要睡觉,这会儿终于不说话了,而是说道: “娘娘,您把这碗药汤喝了吧。太医刚刚说,让您醒来就喝了这碗药。” “不要。”付池池看着面前这晚黑漆漆的药立刻摇头拒绝。这可苦了梅儿了。“小姐,良药苦口,您先给喝了好不好啊。” 付池池看着梅儿还有唠叨下去的趋势,没办法,只好皱着眉头喝了下去。然后,她把药碗还给梅儿说道:“这下好了吧。你快下去吧。我要睡觉了。” 梅儿这会儿难得的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了声:“小姐快快休息吧,奴婢下去了。” 然后,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过头看了付池池良久,说道:“娘娘,您要不要给宁贵妃去行礼啊?” 付池池经过梅儿的提醒,突然就想起来了,对啊,自己好像还没有给宁贵妃行礼啊。这可怎么办啊。 然后,她吩咐道:“梅儿,你快去给我找衣服,我这就去给宁贵妃行礼去。” “哎,娘娘,您这都病成这样了,怎么行礼啊。我去回了宁贵妃,就说您病了。” “不行啊梅儿,你没看到么,那宁贵妃可是看我老大的不舒服呢。我不能让她找到把柄来治我的罪。” “可是,娘娘……” “还不快去。” “是,娘娘。” 一会儿,付池池就穿戴整齐的往宁贵妃的宫殿走去。但是,她的病实在有些严重,没有坚持到宁贵妃的宫殿就昏倒了。 而守在宁贵妃宫殿的侍卫立刻眼尖的就看到了。然后,他们立刻就进去禀报宁贵妃了。 宁贵妃正在与诸位娘娘们说着什么,听到侍卫这样说,心里冷笑了一声:“哼,不想给我行礼,我看你就装。我这就去拆穿你。” 然后,她对着诸位娘娘们说道:“走,我们去看看凌萱去。” 然后,一大群人就跟着宁贵妃出了殿门,远远的,就看到梅儿蹲在那里,抱着她们家的娘娘,喊着什么。 宁贵妃带着一大帮子的人,就往付池池的方向走去。来到近前,宁贵妃看到付池池苍白的小脸,心里一惊,难道她真的生病了不成。 然后,她转过头,吩咐外面的人道:“来人,快去请御医。小冷,小寒,你们两个人,快过去,把萱常在挪到我殿里去。” 然后,一大群人又跟着宁贵妃急急忙忙的回去了。宁贵妃看着众妃跟着自己,挥挥手,不耐烦的说道:“你们都先回去吧,今儿就这样吧。” 众人也知道,自己在这里什么都帮不上忙,就都告辞离开了。宁贵妃看着她们离开的方向,只心里叹息了一下。 然后,她看到仍然站在那里的南宫若儿和石琪,疑惑的问道:“你们怎么还没走?” “回娘娘的话,我们担心萱姐姐,留下来,想要看看萱姐姐怎么样了。” “哦,那跟本宫走吧。”然后,她转过头,向着付池池被抬进去的方向走去。石琪和南宫若儿一起,跟着宁贵妃,向前走去。 宁贵妃边走,心里边想着,不知道陛下什么心思。昨儿,陛下抱着孩子去了贤妃的紫华宫,一夜都没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