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中秋宴(二) - 神医皇后

第四十五章 中秋宴(二)

八月十五,中秋月圆。付池池站在自己院子的窗户前,看着圆圆的月亮,想着之前自己每到中秋的时候,都会躲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哭。 王维的“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虽然写的不是中秋,却把她往日的心情衬托的非常真实。 如今的她独自一人站在那里,看着清亮的月光,听着门口梅儿她们的声音响起来:“娘娘,今儿是宫宴。奴婢给您拿了您最喜欢的衣服,您快起来穿衣梳妆吧。” 梅儿听着小姑娘的话,心里却是不想去的。可是,皇上吩咐,所有人都要去。她怎么能推辞。那个皇上的性格这么变幻莫测。 她仍然记得,大约五日前,一个宫女儿不知道怎么了,身上带了点梅花的花香。却在她给皇上送饭的时候,被小皇子闻到了,小皇子顿时就呼吸不畅。 后来,皇上什么都没有问,就直接让人把她拖出去砍了。但是,经太医诊治,孩子只是因为对梅花香气过敏而已。但是,那个宫女儿的一条命,就这样殁了。 而且,据说,皇上今日要给这个孩子封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据说,那个孩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就如此得了皇上的眼缘,刚被捡到不足百日,就要封王。 虽然百官极力的劝阻,却不知道皇上用了什么办法,让众大臣都同意了。付池池想着,这后宫里面那么多女人,皇上也只是前两日去了贤妃的住处,而且还带了孩子。 其他的,付池池如今没有看见陛下召见。也没见陛下去哪里。她只知道,每日陛下都是呆在御书房的。连他自己的寝宫都没有回过。 陛下这两日连贤妃的住处都不去了。说来也怪,听说,那个小皇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日不知道怎么了,连贤妃也不亲近了。据说陛下这两日都是自己亲自衣不解带额照顾着小皇子。 “娘娘,您这个样子真的好漂亮。今儿您一定能够得到皇上的另眼相待的。”小宫女梅儿满脸兴奋的看着付池池这身漂亮的衣服,也不说话,她知道,这两日梅儿她们因为她这个不受宠的娘娘,受了不少的苦。 宁贵妃无论如何看她都不顺眼,虽然她有贤妃和琪姐姐暗中对内务府施压,物品上不短缺,却敌不过宁贵妃日日找她的茬。 由于皇后尚未回宫,所以,六宫主权都给宁贵妃管着,而众位娘娘们,都要给她请安。所以,每日里,被宁贵妃欺负的也不算太少。 付池池想着,就对梅儿说:“现在,给我找一套素雅一点的衣服过来,兰儿,给我重新梳妆,绾最简单的发饰,快。” “娘娘,这,您不能……” “罗嗦什么,快去。” “是。”梅儿不情不愿的回了话,就就照着付池池的吩咐去办事去了。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付池池终于打扮好了,付池池满意的看着镜中自己毫不引人注目的面容,满意的点点头,对她们说:“走吧。” 然后,几个人就趁着夜色,往御花园而去。宫宴设在御花园,众位大臣,带着自己的女眷们,参加宫宴。 御花园中,付池池几人来到,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她只是淡淡的扫一眼场中诸位大人或是女儿家们。 那些女儿家们,要么和宫里的诸位妃子们攀谈,要么是哥哥聚集在一起。而场中已经挂起了女儿家们的布帘,付池池自然是随着众位女眷们一起,坐在了女子席上。 但是,尽管付池池来的低调,却还是听到了尚书府二小姐讽刺的声音:“哟,姐姐终于来了啊,我还以为你怕羞不敢过来了呢。” “妹妹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虽然姐姐一进宫就被安排在了离皇上寝宫最远的宫殿,但是,好歹姐姐也是做了常在的人啊。”另一个付池池见都没有见过的人立刻给她的妹妹打圆场。 付池池听到张凌采的话,心里想着,看来这个妹妹有点傻啊,这么直白的告诉她,自己这个冒牌张凌萱不应该出来,这若是被有心人听到了,还得了啊。 于是付池池语含警告的说道:“妹妹说话可要慎重了。我张凌萱还没有到怕羞的地步,而且,我现在也算是皇家人,你这样侮辱皇家人,是想要做什么?” 张玲采没想到付池池会这样说。她顿时觉得自己哑口无言了。她刚刚来宫里之前,父亲还警告她,让她没事不要胡说。 可是,来到这里以后,南宫羽儿就来到她面前,说她怎么怎么可怜,但是,父亲却不管她,只知道看那个嫡女。 她一个脑热就告诉南宫羽儿:“那个冒牌的女儿,怎么会有我好,还不知道她是哪个穷乡僻壤出来的冒牌货呢。真正的张凌萱哪有她那份脑子。她整日出了撒泼耍赖,还会什么……” 张凌采自知失言,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不再说什么。可是,这话却已经被南宫羽儿听到了,又在她面前煽动了一些话,就成了如此局面。 付池池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人,暗叫声,糟糕。然后,她就狠狠的瞪了一眼张凌采,不再跟任何人说话,就往自己的位子上走去。 付池池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在那里才发现,这宁贵妃还真的是用心良苦啊,这位子居然设置的这么偏僻。宁贵妃防她防的还真是…… 付池池走了,张凌采那里围着的人就渐渐的散了。张凌采看着付池池向着自己的座位走过去,心里虽然忐忑,却也安静的消停了下去。 付池池静静的坐在那里,不一会儿,就听到一声尖细的吼叫:“皇上驾到。”然后,众人三呼万岁,待得皇上坐稳,众臣平身,付池池才做回自己的座位。 但是,她今日眼皮却一直跳啊跳的。让付池池觉得心里慌慌的。渐渐的,她觉得自己的胸口很是压抑,她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眼看着付池池就要摔倒下去,梅儿忽然一声惊呼:“娘娘!” “没事儿,梅儿,你快扶着我出去走走。”付池池低声说道。 付池池在梅儿的搀扶下,悄无声息的向别处走去。她却没有看到,顾源的眉头轻微的皱了皱。然后,随着她的离开,顾源手中的婴孩忽然就扯开嗓子,哭了起来。 顾源正在与众臣劝酒,然后,她忽然听到一声惊呼,这声惊呼虽然被众人的声音压了下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听到了。 然后,她听到了那一声回答,他顿时觉得自己不由自主的僵住了,而他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收紧。这声音,怎么那么像付池池的声音呢? 但是,不一会儿,顾源就被孩子的哭声惊醒了。顾源连忙查看手中的孩子,看着自己攥的皱巴巴的小棉被,顾源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自己竟然思念付池池到了如此地步么。居然会产生幻听。 他立刻放下被自己捏断的筷子,然后,抱着孩子开始哄,丝毫不顾忌周围看着自己的众人。 付池池走出去,呼吸着冰凉的空气,瞬间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变得好多了。然后,她漫无目的的向着一个方向走,身后的梅儿看着自己的主子渐渐变得开心的样子,也开心的裂开了嘴巴,跟着主子一路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两人一路走着,不知道御花园此时,已经发生了一件足以让她们今后的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的事情。 御花园中,此时众人的座位中央,跪着尚书府一家人,而尚书府旁边,站着刚刚听到张凌采的话的南宫羽儿。 南宫羽儿把话都告诉了在座的众人,而座上的皇帝,此时却是抱着孩子,眉头紧皱的看着下方的众人。不说话,也不发表任何言论。 然后,皇上等南宫羽儿抽噎完了以后,才转过头问道:“张卫虎,你有何话说?” “回皇上的话,南宫姑娘含血喷人,老臣没有让人冒充自己的女儿,宫中的那位,就是自己的女儿张凌萱。” 皇上此时转头问道:“张凌萱在哪?” 但是,在座却没有人回答他的话,顾源忽然眼神凌厉的看着尚书府,严厉的问道:“怎么,难道你们那个冒充的女儿知道事发已经跑了?” “皇上饶命,老臣也不知道,但是,老臣斗胆猜测,萱儿,萱儿也许只是出去了。刚刚小女还在这里的,众位小姐们皆可为证啊,皇上。” “好啊。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她,;来人,出去找找张常在,然后,去尚书府带些家丁过来。等会就让她们认认自家小姐。” “是,皇上。” 一炷香时间过去了,众人还是没有看到付池池的身影,但是,出去尚书府的众人却回来了。但是,那几个家丁刚刚听到事情的原委,就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 顾源看着她们带来的家丁中间,还有一个带着面纱的姑娘,就问道:“怎么回事?” “回皇上的话,臣等一进尚书府,就看到一个女子疯狂的拽着大总管,口里喊着:我才是尚书府的嫡女,以前你们不让我参加,说我尚未及笄,如今,我已经及笄了,为什么不让我去参加宫宴等等的话。臣等就把她带来了。” “张尚书,你还有何话说?” “回皇上,这女子是臣刚刚认的义女,她可能是因为臣未带她参加宫宴,心生怨恨,才如此说的。” “爹,爹你怎么能如此说女儿呢,爹……” “你闭嘴。”张尚书显然没想到,最终会是自己的女儿把自己送上了死路。转过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听到顾源冷酷无情的吩咐道: “来人,传旨,尚书张卫虎,欺君罔上,即刻拖出午门,斩首示众。另,尚书府抄家灭门,一个也不许放过。” “是。”侍卫听到皇上吩咐,就立刻拖着张卫虎往门外走去。但是,张卫虎的话,却让顾源忽然挥了挥手,把他又叫了回来。

下一篇   第四十六章遇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