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遇险 - 神医皇后

第四十六章遇险

“皇上,皇上饶命啊。皇上,老臣知道皇后的下落。”张卫虎挣扎间说了这样的话,让原本镇定的坐在那里的顾源,立刻瞬间移到张卫虎的面前。 只见顾源攥着张卫虎的衣服,一只手把他提了起来,然后,满脸血红的问道:“说,她在哪!” “她在,咳咳,她在……”就在张卫虎想要说出张凌萱就是付池池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打来三道暗器。两道直指张卫虎,一道指向顾源的胸口。 顾源师从绝情谷的绝情老道,自然是功夫极好的。这会儿看着暗器飞过来,当即就打开了去。但是,虽然他攥着张卫虎,却也是只带着张卫虎躲过了一个暗器。 本来那个两个暗器一个指向张卫虎的心口,一道直指张卫虎的头颅,哪知道却突然生了这个变故。暗器来的极快,使得顾源躲无可躲。 暗器过后,身边传来了侍卫的声音:“抓刺客,抓刺客……”但是,顾源再看张卫虎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死了。而暗器虽然没有射中心脏,却是带着剧毒的。 顾源泄气的放下已经死了的张卫虎。说道:“来人,去找张常在。”然后,他站在那里,看着众多慌乱的人群,心里越发的苦涩了。 池池,原来你就在我身边呢。张大人这样说,不知道这宫里的张凌萱是不是你呢。可是,你为什么不见我呢?是不是对我失望透顶呢?我现在真的好怕见到你怎么办啊? 顾源这样想着,心里越发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而此时,宁贵妃却是和宁将军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人又轻微的点了一下头。这一动作没有任何人看到了。 顾源没有一刻像如今这样恨着自己身在皇帝这个位子。他想放开。他记得祭天前,有一次自己单独召见顾杉,坦诚告诉顾源自己之前害死父亲的原因和过程。 顾杉好像是早有预料一般,听到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其实我早就隐隐猜到了,皇兄。之前我抓付池池过来,就只是想要她进宫印证一下我的猜想一下而已。” 当顾源告诉顾杉,想要把他的位子让给他的时候,顾杉却拒绝了。他说:“皇兄,我知道你不想做这个皇帝。你把我召进宫来的时候我就猜想着。此次进宫,我要么会被你圈禁,要么会被你劝服。” 顾杉那是看他的眼神,是顾源从来没有见过的,骄傲和叹服。然后,他接着说道:“那时你抓着付池池进宫的时候,我就猜想到了。你一定是劝服我的。但是,如今你想让位于我,却是我没想到的。皇兄你知道么,之前我是有多恨你,是多么想要你的这个位子。可是,你在这么短的日子里把朝政治理的如此之好,让我明白了父皇的决定。我愿意做你暗中的箭,只求我们兄弟能够把这个皇位坐稳。” 顾源想着,看着那一群人都去追逐刺客,而朝中的大臣们都诚惶诚恐的围在他的前面,不知道有几个是真心的。顾源忽然就明白了付池池的那句“自古无情帝王家”了。这个位子真的是太孤单了。 他看着当初助自己登位的宁将军和萧丞相。当初他暗访他们帮助自己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还只是户部和工部的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官。如今,两人已经是大权在握的丞相和将军了。 权利的诱惑,已经让他们渐渐的迷失了当初的那份清廉了。如今,看着两人面上虽然惶恐,眼中却是隐隐的兴奋,顾源就知道,这两个人,怕是留不得了。 过了良久,当侍卫都回来的时候,众位大臣才各自散开,然后告罪……众人也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怕是皇上也没有心情在开宫宴了,遂都告辞回家了。 而顾源回御书房,就让人暗自请来了顾杉,然后,两人密谋了一夜。当天色大亮的时候,顾杉才揣着一封信走出了皇宫。这一夜没有人知道,顾杉进宫了,更没有人知道顾源和他说了什么。 而这一夜,付池池却是由原本不算太好的彩萱阁,搬至了落满灰尘的冷宫。而付池池自从知道了发生的事情以后,虽然心里震惊,却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原本付池池会和张卫虎一起被杀的,可是,顾源却说:“尚书大人既然已死,这件事情就算了吧。” 但是,虽然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付池池却还是被宁贵妃带进了冷宫。付池池也没有说什么,冷宫也许会好一点,不会再吸引众多人的目光,也不用再给宁贵妃请安行礼了。 可是,也许,付池池想的太过天真了一点。付池池刚刚收拾停当,就听到人说,宁贵妃来访。付池池不得不起身迎接。 然后,宁贵妃让人都退出去以后,说道:“没想到啊,付池池,我上次没有杀死你,这次你居然就这样过来送死来了。哈哈。” “娘娘说的什么话?池池怎么不记得什么了?” “哈哈,付池池,你终于不再跟我装了啊。没想到啊,你进宫来了,居然不去找皇上。还真的是奇怪啊。” “娘娘什么意思,我跟皇上有什么关系么?” “嗯?”宁贵妃看了付池池良久,直到确定了付池池不是说笑,才更加得意的说道:“原来你是失忆了啊。哈哈,真是好笑啊。” 付池池疑惑的看着宁贵妃,然后,她不看了,只是转过头,说道:“娘娘还有什么事情么,没事请回吧,池池要睡觉了。” “哼,你倒是镇静啊。我是来和你做交易的。” “哦?什么交易,让贵妃娘娘竟然纡尊降贵的来到冷宫来看池池?” “哼,你不要得意。总有你哭的一天!” “那就不劳烦娘娘挂心了。娘娘还是说说你的交易吧。” “我助你出宫,出去之后就不要再回来了。” “呵,娘娘您想多了吧。您都想要杀我了,我还敢跟您交易,您帮我出去?我这算是送死了么?” “哼,付池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付池池有何能耐得娘娘相助,可是,池池觉得这里还蛮好的,池池打算常住了,娘娘请回吧。” “付池池你……” “娘娘请。” 宁贵妃走了以后,付池池眼里闪过危险的光芒。看来这宁贵妃是想对自己痛下杀手了啊。自己不能在这坐以待毙啊。怎么办? 付池池想要出去,找顾源。看看能不能寻求他的帮助,可是,她刚一出来,就看到一个侍卫快速的跑到她面前,说道:“娘娘有什么要帮忙的么?” 付池池发现,这里处处都是侍卫,看来自己想逃都没有机会。这宁贵妃既然知道自己是付池池,而且言语间可以听出来,看来她就是皇后。 如今她的身份曝光了,自己肯定会遭到她的追杀的。她如今除了等死还是等死,怎么办? 付池池没有办法,在这里急的团团转,时间却还是一分一秒的过着。付池池终于明白,自己的命运还是那样的衰,没有人管,没有人问。 果然,晚上的时候,冷宫里来了一批不速之客,带走了付池池。而顾源,自从顾杉来了之后,就没有出过御书房的门。 顾源也猜想着,看来这宫里的张凌萱就是池池了,可是,自己之前明明见过张常在的啊,怎么就没有一点的印象呢? 他于是立刻就派遣了自己身边的侍卫,悄悄的过去看看那个人是不是付池池。不论她是不是付池池,都尽快的回来。 顾源很快的从侍卫口中确定了自己的消息。他暗自心惊,自己怎么就这时候见到了付池池呢?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顾源立刻派遣自己心腹去了冷宫,暗自保护着付池池。他想着,如今宫里形式纷乱复杂,派人把她保护在冷宫,没有人关注她,她才是最安全的。 这会儿了,顾源却也不着急去见付池池了。或者说,其实顾源真的不敢去见付池池。如今宫里的一干女人,他都还没有这个能力去遣散…… 他只想快除掉那两个权臣,然后,她们便可以相见了。于是,不到晚上,顾源就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请来了顾杉,两人一直密谋到第二天天微微亮。 就在两人聊的快要结束的时候,却听到自己亲卫慌忙的在门外喊道:“皇上,不好了,冷宫的娘娘不见了。” “废物!”顾源听到这里,真的怒了。他没想到,自己都如此让步了,付池池还是被人劫走了,他暗恨自己,不应该如此疏忽大意。自己都能想通的问题,那几个人怎么会想不明白呢。 顾源立刻出了门,朝着冷宫的方向跑去,但是,还没跑到大门口,就被顾杉拉住了。 “皇上三思啊,您这样大肆的去冷宫,怕是会惊动那些人啊。” “我还怕他们不成!” “皇上当然不怕,可是,您知道池池姑娘在哪里么?”顾杉见顾源没有说话,接着说道: “如今池池姑娘被劫走,很显然是没有生命危险的。若是你如此大肆的去搜索,惊动了他们,他们万一杀人灭口,你去哪里找她?” “她怎么会没有生命危险?她们已经知道了池池的身份,杀了她对她们才有好处啊。” “杀了她能有什么好处,若是能够把她作为人质,等回头他们起事的时候,才会更加有胜算啊。” “你的意思是,她们近日就会有动作?” “这个,说不准,皇上手里如今有多少人?” “三十万左右,宁将军手里有大约五十万的人马。如果真的对上了,我们没有任何胜算。” “所以陛下才不能去找皇后啊,若是去找她,被他们抓到把柄,皇后才是真的危险啊。” “皇上这两日忍着点,千万要小心。我这就去亲自送您的信件给傲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