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疯狂的宁贵妃 - 神医皇后

第四十七章 疯狂的宁贵妃

重华殿里面,如今顾源孤孤单单的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那圆圆的月亮,勾起了顾源无限的愁思。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句话一点儿也不假,如今,这好似圆盘似的月亮挂在天上,让顾源不由得想起了付池池曾经给他说过的那个嫦娥奔月的故事。 顾源想着,付池池,你究竟在哪里啊,你可知道,我在担心你?付池池,付池池。不由得顾源眼角流下了两行清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顾源感觉自己此刻就像是一根被拽紧了的绳子,一不小心就会被绷断。而那把剪刀,就在付池池的手中。 “来人,给朕拿几瓶酒过来。” “皇上……”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快去!” “是。” 不一会儿,就有宫人小心翼翼的送来了酒,而顾源,连看他一眼都不曾,只是拿过来酒就往嘴里猛灌。 今日,是几日以来,陛下第一次没有上朝的日子,众位大臣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没有人敢前去重华宫问一问。 到了众位大臣回到家,就找小厮进宫打听,好久之后,才听说,陛下问小侍卫要了酒,然后在自己的宫殿里面,关了自己一晚上。 但是,顾源不知道的是,他自己想错了,宁贵妃没有杀了付池池,只是因为她想要折磨她一下,并没有顾源和顾杉想的那么长远。 其实,当日中秋宴,尚书张卫虎被羽儿指责,说女儿不是张凌萱的时候,宁贵妃就已经察觉到,付池池怕就在宫里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巧的,这个女人长得就那么像付池池。 然后,她与爹爹暗中对视了一个眼神,父亲就暗中招来自己的死士,想要直接除了张卫虎,但是,没想到,死士去的太晚了,张卫虎也死的太是时候了。 很显然,皇上怕是知道了那个女人的下落。父亲推测,皇上有可能会对她不利,于是,就给了些死士给她。如今,付池池在她的地牢里面躺着呢。 而抓她来的,就是那些死士。宁贵妃如今正坐在自己的宫殿里面,心里是前所未有的高兴,到了晚上,她就可以折磨那个勾引皇上的小贱人了。 躺在地牢中间的付池池,这会儿,终于醒了过来,她只觉得自己浑身僵硬,冰冷。而钻进鼻孔中间的,却是腐烂的味道,这味道,好像是,肉发臭的味道。 付池池不适的动了动鼻子,然后,她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很多的白骨,而白骨的周围爬着白乎乎的东西…… “呕……”付池池看到这些,第一时间就趴在地上吐了起来。她只记得自己昨天昏倒的时候,是在冷宫里面。如今,看来她是被宁贵妃抓起来了。 可是,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啊?为什么这么恐怖?居然是白骨累成山。不知道皇上知不知道这么个地方。 付池池如今也不敢乱跑,她看着周围蟑螂老鼠都出来吃那些腐肉,而那些白乎乎的蛆也一拱一拱的,让付池池害怕的蹲在那里不敢乱跑。她的心里害怕极了。 到了将近晚上的时候,周围漆黑一片,能听到的只有老鼠和蟑螂跑动的声音。她怕的紧缩成一团,真的怕的不得了。她从小就怕鬼,如今,加上这么个恐怖的地方,付池池真想就这样晕过去。 然后,她忽然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她猛地抬起头来,看到有火把朝着这间牢房移动过来,付池池心里忽然一喜,就要喊出声来。 可是,付池池忽然想到,宁贵妃怕是想让她死的吧。如今,看来是宁贵妃折磨她来了啊。 付池池想到这里,还没有想到应对之法,就听到了开门声。然后,她就被人带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付池池就看到了打扮的明艳的宁贵妃坐在一把椅子上,她坐在那里,嘲讽的看着被绑在十字架木头上面的付池池,等待着人把她绑好。 宁贵妃看着人把付池池绑好了以后,一挥手,退下了一部分的人,然后,她莲步轻移,走到了付池池的身边,轻微的抬起她的小脸,说道:“啧啧啧,多么白净的小脸啊。” “啪……”付池池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感觉自己的脸上一疼,然后,一个巴掌声就传了出来。付池池的脸扭向一边。 宁贵妃打了付池池一个巴掌,然后她还吹了吹自己的手,说道:“骨头还挺硬啊,把我的手都打疼了,哎呦,哎呦。” 然后,她回转到自己的位子上面,说道:“来人,给我狠狠的打!我倒要看看,她的骨头是有多硬!” 付池池看到一个男人听到宁贵妃的话以后,抽出手中的鞭子,狠狠的向自己抽过来。 付池池双手双脚都被绑着,想动也动不了,只有任由鞭子向着自己的身上招呼。她觉得那鞭子抽在身上的滋味,真的好疼好疼,疼的她真想尖叫出声。 可是她还是忍住了。宁贵妃只听到付池池一声接着一声的闷哼,她脸色扭曲的说道:“给我狠狠的打,打到她叫出来为止!” 付池池听到宁贵妃的话,心里更加惊异了。自己何时惹到这么个凶狠的人了啊?付池池被宁贵妃让人抽了一夜,愣是没有喊一声疼。 将近凌晨的时候,宁贵妃才擦擦自己的手,然后满脸傲慢的走出了牢房。 付池池当然满身是血的被人带到之前的那个牢房。然后,有人给她端了一碗馊了的饭,接着,整个牢房陷入了一种死寂之中。 顾源当日晚上当然也没有闲着。他白日喝了酒以后,命自己手下所有的人都暗中查找付池池。 但是,却下了死命令,千万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他们的目的。顾源生怕他找付池池的消息惊动了绑她的宁贵妃或者箫妃,不敢令侍卫大肆搜查,他也想自己去搜查。 但是,无奈自己的目标太大,只好先在这里喝酒。也许晚上他才会有机会出去自己搜查吧。他一直喝酒,一直让人送酒进寝宫。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侍卫听到皇上的寝宫里面忽然传出了“轰……”的一声大响,然后,屋子里面良久再没有传出任何声音。 不一会儿,门外出现了几个探头探脑的人,悄悄的打开重华宫的大门,然后,当他们看到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人,立刻就跑得没了影子。 顾源听到门外再没有了动静以后,这才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招手叫来了一个身形跟自己很像的人。 顾源给那人脸上贴了东西以后,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站的人长得跟自己很是相像,自言自语道:“这百老头没有骗我,这易容术如果不仔细看,还真是挺像我的嘛。” 那个侍卫听到顾源的这句话以后,忽然嘭的一声跪了下去:“主子,属下万万不敢易容成您啊。” “少废话,你现在就快点去躺在床上。不论是谁来,都要给我装像一点!”顾源忽然冷声说道。 那个侍卫听到顾源冷酷的声音,不敢再说什么,立刻执行命令去了。而顾源,则身形一闪,就不见了人影。 顾源穿行在皇宫里面,心里焦急异常。付池池,你在哪里,我来找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啊。 但是,令顾源失望的是,他找到了第二天破晓,都没有找到付池池的影子。他心灰意冷的坐在宁贵妃的房梁上面,想着,到底是谁?为什么那么狠毒? 忽然,顾源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原来,宁贵妃带着自己身边的那几个死士正向着这边走来。 顾源忽然感觉宁贵妃周围的那几个死士的功夫不弱,他小小的震惊了一把,然后,趴在房梁上面一动不动,静待宁贵妃一行人慢慢的走近。 不一会儿,宁贵妃带着那些死士过来了,然后,她挥挥手对那些死士说道:“你们都先下去吧,好好休息,今晚我们还要继续。” “是,主子。”死士头领抱拳,对宁贵妃行了一礼,然后,带着众死士一起,隐藏了起来。 宁贵妃见众人都走了以后,看着身边一直跟着自己的那个人,说道:“小林子,干的不错,那个女人今天可真是吃了不少苦头啊,不过,她的骨头居然那么硬,居然一句饶都没有!” “那当然,贵妃娘娘想要惩罚她,奴才当然是拼尽全力的。不过,奴才觉得,明日我们可以用浸了盐的鞭子来,奴才保证,一定让那个女人求饶。” “嗯。这主意不错啊,小林子,本宫果然没有看错你,不错不错。”宁贵妃赞赏的看着小林子,然后,她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转过头,询问的看向小林子: “小林子,本宫让你把那个女人送到最差等的牢房,你办好了么?” “回娘娘的话,奴才都照您的吩咐做好了,奴才把她安排在死人最多,但还没来得及清理的那个牢房了,您放心吧。” “嗯,干的不错,去拿奖赏去吧。” “是,奴才多谢娘娘赏,那娘娘如果没有什么吩咐,奴才就下去了?” “好,你先下去吧,本宫熬了一夜,先睡一会儿,一会儿陛下下朝了,本宫还要向他禀报冒牌张凌萱的消息呢。” “嗻,奴才告退。”宁贵妃挥挥手让小林子退了下去。 她站在那里,眼里透出阴狠,然后,她咬着牙说道:“付池池,哼,本宫一定折磨到你求饶为止,你给我等着!”

上一篇   第四十六章遇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