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愤怒的顾源 - 神医皇后

第四十八章 愤怒的顾源

蹲在房梁上面的付池池听到宁贵妃和小林子的对话,手深深的扣在了房梁上面的柱子里面却不自知。他心里恨不得现在就杀死宁贵妃。 顾源心里恨得牙痒痒,这宁贵妃居然那么虐待池池,唉。不过,现在已经快到上朝的时间了,他若是再不回去,怕是要被人发现了。 顾源不情不愿的回了重华殿,而重华殿里面,风已经等的浑身颤抖了,看到顾源回来,他连忙起身朝着顾源跪了下去: “皇上,您可回来了,这门外的小太监都已经催了好几回了,我都快顶不住了,”他一把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才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说道:“这才是我嘛,真是舒服啊。” 顾源好笑的看着风耍宝,然后,他说道:“快先下去休息吧,晚上你们带些人,我们办一件事情。” 听到顾源手有任务,风立刻除去了自己吊儿郎当的表情,说道“是,皇上但有所命,风定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顾源听到风又要一大堆的话,立刻挥挥手,说道:“你快点下去吧,一会儿人该来了。” “是!”风瞬间没了影子。 顾源上床,刚刚装扮好自己,就听到了敲门声,他让人进来,然后,洗簌,准备上朝的各项事宜。 付池池被宁贵妃虐待成了血人,浑身都没有了任何力气,而且已经快要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感觉自己饿的都快要昏过去了。 可是,付池池看着面前馊了的饭,难道自己真的要吃了这些?不知道如果吃了的话,自己会不会中毒啊? 付池池忍住不去看那些饭菜,不想去吃,可是,肚子却一直在唱空城计。她无奈的看了看饭菜,看着周围那些老鼠蟑螂虎视眈眈的眼睛,一下就端起饭菜,闭住自己的呼吸,吃起了那些馊了的饭菜。 她努力忍住喉中想要吐的欲望,使劲的往下咽着这些饭菜,好几次差点吐出来,可是,她心里告诉自己,付池池,你不能被饿死在这里,你还没有看到自己的孩子! 终于,付池池脸色苍白的咽下了所有饭菜,然后,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老鼠蟑螂们,跑到自己身边,吃那些剩下来的饭,付池池想着,自己不能呆在这里,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她开始向四周自己害怕的地方走,开始看那些有光的地方,可是,令她失望的是,这里居然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容下她,没有一点的缝隙。 渐渐的,付池池觉得自己的胃疼的厉害,而肚子也疼得厉害,付池池断定,自己这是拉肚子了。 可是,这周围没有茅房,怎么办啊?付池池闻着周围腐臭的气味,肚子和胃又疼的无以复加,忍了好久,她都没有忍住,脸色憋得苍白苍白的。 渐渐的,到了晚上,付池池心里渐渐的绝望了,自己今天晚上也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子的惩罚,她只知道,这回的刑法,怕是比之前的要重了。 如今,她的胃疼得快要痉挛了,而肚子一直在疼着,虽然她已经不顾形象的在牢房里面解决了拉肚子问题,可是,很显然,自己的体质,怕是不拉到虚脱不会罢休的。 付池池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了,隐隐约约中,她觉得自己被一团亮光带到了一个地方,不一会儿,付池池只觉得自己浑身变得透心的凉,她一个惊心,就醒了。 抬头,她看到了宁贵妃那张狰狞的脸孔,她听到宁贵妃的声音:“付池池,如果你向我求饶的话,我可以考虑放了你,怎么样?” “好啊,我求你,放了我。”付池池虚弱的对宁贵妃说道。而宁贵妃听到付池池的求饶声,得意的扬了扬眉,再次说道:“我没听到,付池池,你说大声点!” “王玉宁,我求你,放了我。”付池池使出自己的力气,说道。 “哈哈,你们都听到了么,付池池居然向我求饶了呢!不过,付池池,你也太天真了吧,你这么受欢迎,我怎么会放过你呢?” 付池池听到宁贵妃的狞笑,心里忽然就自嘲的笑了笑,她怎么会天真的相信了这个女人的话了呢? 宁贵妃看到付池池忽然失落的脸,心里越发得意,对身边的小林子说道:“小林子,给我继续打,使劲的打!” “是,娘娘!”小林子话音刚落,就拿出手上的鞭子,放在旁边盐桶里面浸了一浸,接着,他甩开鞭子,就向付池池身上抽去。 付池池原本打算咬牙忍住的,但是,却在鞭子上身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想的有些天真的。原本鞭子抽在身上就比较痛,但是,鞭子上被浸了盐,那种疼痛,让付池池立刻就尖叫出了声。 而宁贵妃听到付池池尖锐的叫声,笑的越发大声了。就这样,付池池在无数次的被抽的昏迷,到被水泼醒,再被抽昏倒,再…… 顾源晚上带着自己身边的一众暗卫,跟着宁贵妃身边的小林子,跟了大半天没有找到付池池的藏身之所。 但是,在他下朝之后,宁贵妃带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告诉他,那个就是张凌萱的时候,顾源心里前所未有的怒。 那种怒气,宁贵妃没有感受到,群臣没有感受到,但是,跟在顾源身边的人们,都感受到了。他们不禁想到,上次陛下发怒的时候,挑了全皇宫所有的侍卫,如今,那个倒霉的会是谁呢? 然后,顾源亲自出动,抓了小林子过来,然后,他对着小林子一番威逼利诱,小林子却没有吐露付池池的藏身之所,直到顾源让人给他上了刑具,小林子才知道怕。 原本顾源想要狠狠的折磨一番小林子的,但是,想着他晚上还有用,就没有对他用任何刑罚,只是对小林子说,若是他说了他们今天见面的事情,小林子命怕是就不保了。 晚上的时候,顾源带着一众自己的侍卫,顺着小林子的指点,来到了地牢里面,在宁贵妃来之前藏好了身,等着宁贵妃把付池池带出来。 其实顾源白天就想把付池池带出来的,奈何白天外面的眼线太多了,虽然顾源的功夫,所有人怕都不是对手的。 但是,付池池的地牢看守很多,而且,付池池的那个牢房,被宁贵妃用一种非常特殊的钢索锁住了,怕是只有宁贵妃指定的人才能打开了。 几人商量了一下,打算趁着早上宁贵妃离开,她的人带着付池池回牢房的时候,把付池池截出来。 于是,这一个晚上,顾源都亲眼看着付池池被人不停地用冷盐水泼醒,牢房里不时的传出付池池凄厉的尖叫声。 顾源多次想要冲出去,把付池池解救出来,但是,他身边的人却是用上众人所有的力气,把顾源禁锢在藏身的地点。 顾源满脸愤怒的看着周围拦着自己的人,说道:“你们让开,否则的话,我回去一定亲自杀了你们!” “陛下,你不能这样,我保证,娘娘她不会有事的,您在这里,先忍一忍,我们明日就可以救出娘娘了。”一个侍卫轻声的说道。 “你让我怎么忍?付池池再让她们这样打,会被他们打死的!”顾源双眼血红的说道。 “可是,陛下,您如果就这样贸然出去的话,宁将军势必会跟您对上,您想要以后就带着皇后娘娘过着漂泊的生活了么?”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若是再不救她,我会后悔一辈子的!”顾源说着就要冲上去,但是,却被风眼疾手快的点住了穴道。 风看着虽然满脸愤怒,却无法动弹的顾源说道:“得罪了陛下,我回去一定领罪,但是,希望陛下还是在这里看着就好,我等一定护住娘娘的安危。” 顾源就定在原地,看着付池池被折磨到黎明时分,直到,宁贵妃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她起身,对身边的侍卫说: “这日日晚上在这看这些也不是办法,困死了都快。明儿我就不来了,小林子,明儿你给我好好招待付池池,知道了么?” “哎,奴才知道了,娘娘放心,奴才一定好好帮您招呼着她。哎对了,娘娘,我们要不要给她找太医瞧瞧啊,这,奴才看着她,快死了啊。” “你傻啊你,若是请太医过来,我们还会有活路么。” “是,娘娘英明,可是,我们要怎么办啊?难道,就这样让她死?” “哎呀,真麻烦,这女人怎么这么不禁打啊?这样吧,你出去找个大夫过来,给她瞧瞧,只要她不死就行了,我还留着她有用呢!” “是,娘娘。”小林子看着宁贵妃不耐烦的说完这句话以后,就往牢房外面走,他便也跟着过去了。 风等着众人都退下了以后,才解开主子的穴道,但是,他刚一解开主子的穴道,就被顾源打了一掌,风被打的躺在地上,然后吐了一口血。 “哼,回去再跟你算账!”顾源冷哼了一声,就朝着那个领着付池池的侍卫追去。 这一个耽误之间,付池池已经被他带到了自己之前住着的牢房。侍卫正要上锁的时候,被顾源踢飞了过去。 顾源站在牢门旁边,看着付池池一过去,那些老鼠蟑螂都往她身上爬,眼里一热,双手攥的死紧,二话没说,上来一个十成内力,打死了那个拉着付池池过来的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