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重病(一) - 神医皇后

第四十九章 重病(一)

付池池迷迷糊糊之间,只觉得浑身痒痒的,有什么东西一直往她身上爬,她觉得自己浑身疼得像是火烧一般,她极力的想让自己睁开眼睛。 但是,令付池池失望的是,无论她怎么努力,就是觉得眼皮像是有千金重一般,让她想睁都困难。 她只有凭着感觉,让自己感受地上的冰冷,刺激着她自己,千万不要睡过去。付池池想着,在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即便是她死了,怕是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吧。 付池池挣扎着,极力的不让自己睡过去,她怕自己真的就睡过去了,那样的话,估计她会被一卷草席,扔到乱葬岗去把。 顾源看到那个男人睁着眼睛,躺在地上没了呼吸,这才跑过去,驱逐走付池池身上的老鼠蟑螂,脱下自己的衣服,包裹着付池池,就往牢房外面冲去。 付池池正在企图掐自己一把,让自己清醒的睁开眼睛,却忽然觉得自己身上一暖,然后,她觉得自己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熟悉到让她一闻到那股味道,就安心的昏了过去。 风在几个同伴的搀扶下,勉强站了起来,然后,他就看到顾源怀里抱着一个人,满脸怒色的走了出来。 风站在那里,看着自家皇上,然后他听到顾源说:“你们,现在立刻去给我把所有的太医都找到重华宫去。” 风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看不到自家主子的影子了。风心里惊叹,自家皇上武功到底是有多深啊! 他任命的看着一众同伴的表情,都是一副自求多福的样子,风无语的扁了扁嘴,率先出了牢房。 她们这些人来得快,走的也快。根本没有人看到是谁做的,而小林子,则被他们临走时,一个顺手带走了。 风想着,把这个小林子带给陛下,说不定陛下会饶过他一回呢!风这样想着,就带着吓得发抖的小林子,一块溜出去了。 顾源带着付池池飞快的向着自己的宫殿飞去,边走便颤声说道:“池池,池池你怎么样了?池池,千万不要睡觉啊。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不敢见你,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池池,我错了……” 顾源的声音越说越颤抖,终于到了后面,顾源已经泣不成声了,才一边看着付池池,一边脚步不停的往自己的宫殿跑。 不一会儿,顾源跑到了自己的宫殿,但是,风他们的功夫自然不如顾源的好,如今,顾源看到这样脆弱的付池池,心里更加着急,自然跑得更加快了。 顾源来到自己的宫殿,看着空空荡荡的大殿,心里自然也是明白风他们的。他心里虽然着急,却还是有理智的,飞快的找来毛巾,轻轻的湿上水,动作轻柔的给付池池擦身上的伤痕。 直到付池池身上被顾源擦得干净了,并且给她换上了自己的衣服,风才提着一干气喘吁吁的太医来到重华殿。 风来的晚其实是有原因的,刚刚陛下刚走,风就突然想到,若是陛下这样堂而皇之的找太医去给皇后看诊的话,那么不久暴露了皇后? 然后,当风把这个消息告诉同伴的时候,寒说:“皇后如今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若是再让陛下听到你没有带太医过去的话,你就等着被陛下一掌拍死吧。 风不以为意,“那也不能让陛下因为一个不忍心,就暴露了大计划啊。”寒听到风这样说,狠狠的拍了风一把,然后,他严肃的说道: “陛下爱娘娘,这些日子你也该看清楚了,若是这次因为我们耽误了娘娘的病情,陛下一定会疯掉的。”然后,他看着风似懂非懂的眼神,接着说道: “如今虽然太医去了,有可能会暴露了娘娘,但是,万事都有个万一,万事都有个漏洞,而陛下的性格,也许娘娘就是那个最大的漏洞。” 风似懂非懂的看着寒,过了良久,他忽然就往太医院的方向,疯狂的奔去。而寒看着风离去的方向,微微一笑,也跟着风的步伐,一路向太医院奔去。 这样,他们耽误了一些时间,再加上,那些太医本就没有功夫,风他们虽然拖着,但是,还是拖慢了行程。 顾源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众位太医,一眨眼就来到其中一个人身边,提着他的衣领,就拽到付池池面前,说道: “你们给我好好医好她,若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仔细你们的九族!” 众位太医看到这么急迫和愤怒的皇上,一时间感觉有些懵,直到听到顾源一声冷哼,才反应过来,接着,他们都急急忙忙的往付池池身边涌去。 风几人站在宫门口,过了两盏茶的功夫,风听到一声极为颤抖和愤怒的声音狠狠的说道:“你不要给我胡说!”然后,他们听到“嘭……”的声音,然后就是一个太医的尖叫声。 风淡定的闭了闭眼,心里想着,幸好他刚刚没有阻止皇上请太医,幸好啊。风拍着自己的胸脯,而寒则鄙视的看着风,但是,面上却是一派紧张和放松并存的神色。 顾源看到太医们都涌过来给付池池把脉,就血红着眼睛站在她的身边,吓得那些太医都颤抖的看着他,然后,颤颤巍巍的给付池池诊脉。 过了良久,当所有的太医都给付池池诊完脉,围在一起讨论了很久以后,斟酌了良久,才出来一个看起来年龄有些大的太医,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说道: “回皇上的话,臣等商量了良久,觉得,这位娘娘怕是大限已到,请皇上尽快给她安排后事,臣等……” 他还没有说完,就见顾源忽然双眼血红,狠声说道:“你不要给我胡说!”然后,他积聚十成的内力,向他打去,接着,就不见那位太医有任何的动作了。 而跪在地上的那些太医,看到这么血腥的场面,都浑身颤抖的匍匐在地上,有些人甚至被吓得尿了裤子。 顾源不看被打死的御医,面向他们,说道:“你们给我好好治她,若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顾源也不走,就坐在付池池的床头上,眼神温柔的看着付池池,满脸哀伤的说道:“池池,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快点醒来好不好?我保证以后不会再伤害你了,你快醒来好不好?” 众位太医从来没有见过付池池如此模样,但是,他们也不敢发表任何意见,只是专心致志的研究起付池池的病情来。 过了不久,门外突然传出风的声音:“陛下,众位大臣都跪在大殿,等着陛下前去上朝。” “不去,就说朕病的快要死了,免朝十日!”顾源想也没想,就吩咐风道。风没想到陛下这样说,赶忙跪下去,“陛下……” “滚!” 风听到顾源的声音,浑身抖了抖,不久,就没了话,只是站在门口,帮助陛下挡掉那些说什么都想见陛下的人。 一日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中午,有人端来了饭,顾源担心付池池,自然是没有用的,而那些御医,看到陛下没有用,虽然他们有些人已经饿的头脑发昏了,却也不敢擅自吃饭。 到了晚上的时候,付池池忽然浑身发烫了起来,这让原本就时时关注付池池动态的顾源急红了眼,拉着在下面讨论了一夜也没有结果的那些太医们,就摔在付池池身边。 太医摸了摸付池池的脉搏,看到付池池发热,心里更加惶恐了,几个太医都对视一眼,眼里盛满惶恐,然后,他们一起跪下,请求陛下原谅,说没有治愈娘娘的良方。 顾源听到太医们的话,心里怒的拉开门就往宁贵妃的住处冲去。但是,来到宫殿门口,就被拼命赶过来的风拽住了,他悄声对顾源说:“陛下,您不要冲动,臣有一计,可以救娘娘。” 顾源听到风的话,连忙拉住他的衣服,满眼期待的看着风,“风,快说。只要你说了,我保证不追究你之前的过错!” “这可是陛下说的啊,皇上说话一言九鼎,臣先谢谢陛下了。”风看到顾源眼里渐渐的露出不满的神色,说道: “陛下,听说顾梦公主手里有一颗起死回生的丹药,您可以取来,吊住娘娘的命,然后,休书给杉王爷,让他带回张灿神医……” 顾源听到他的话,想也不想就打算去顾梦公主的住处,但是,风却阻止了他:“皇上,传闻梦公主聪明绝顶,而且难缠至极,您就这样去?” “不然呢?” “皇上,您带着您手里的落清河的《瑞吉图》去吧,说不定有用呢。” 顾源看看风,转身朝御书房跑去,风看着自家皇上如此六神无主的模样,轻微的摇了摇头,就朝梦公主的住处飞去。 顾源找到那张《瑞吉图》的时候,已经深夜了,但是,他好像是没有看到一般,径直往梦公主的住处奔去,接着,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般,对虚空吩咐道: “羽落,回重华宫,让寒把那些太医赶走。” “是,陛下。”虚空中忽然波动了几声,接着,顾源只觉得有一阵风刮过,身边再也没有了羽落的痕迹,顾源才接着像梦公主的住处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