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重病(二) - 神医皇后

第五十章 重病(二)

顾源来到梦公主的住处的时候,看到她的整个宫殿都是灯火通明的样子,好像是早就预料到他会去一般。 顾源好像没有看到那些灯火一般,只是往里面冲,但是,他刚踏进这间屋子,就看到了整个屋子都是打斗过的场面。 而他的侍卫风则躺在旁边的地上,满脸的痛苦之色,手捂着自己流血的胳膊,对自家皇上说道:“皇上,你快走吧,这里陷阱重重,我们回去再想办法。” 顾源看着伤的不轻的风,没有说话,过了不久,然后,他忽然高声叫道:“顾源前来拜访梦公主,请梦公主出来见上一见。” “呵呵,皇上陛下拜访,梦当然要出来相见。”顾源忽然觉得空气中有一股清香,不浓郁,却有些淡雅之味。 顾源顺着香气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女子,浑身白衣,头发有一半批落在肩上,大大的眼睛,樱桃小嘴,若是付池池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对顾源说:“哇,顾源你看,这个人感觉真的好像杨贵妃啊。” 顾源盯着顾梦看了好久,但是,只有顾源知道,他又想起了付池池了。顾源陷在自己的记忆中不愿醒来,但是。 “陛下这样看着梦,梦可是会误会的。”清脆如黄鹂一般的声音对顾源说道。顾源瞬间清醒,对顾梦说: “公主,朕只是来求起死回生的丹药,并无意想要闯公主的闺阁,还请公主给朕用一用。” “呵,陛下说笑了,梦的回魂丹可是我的宝贝呢,陛下打算用什么来换啊?” “这,不知道公主想要什么?” “我想要这万里河山,陛下舍得么?” “好,只要你把药给我,我救了人,我立刻把玉玺双手奉上。” “皇上三思啊!”风听到顾源的话,震撼至极,连忙出声阻止道。 “风,没有她,我要这万里河山何用?” 风震惊的看着自家主子,他想不明白,情究竟是什么,为什么陛下为了一个情字,可以放弃自己的地位?但是,他不允许,陛下若是没了,西烈国还能支撑多久? 当初王爷可以为了一个女人,颓废到整日与酒为伍的地步,老皇上可以为了一个情,昏昏庸庸大半辈子。而如今西烈好不容易得到一个明君,怎么能让他就这样没了? “陛下,若是您真的答应了她,我立刻去杀了那个女人!” “你敢!” “陛下可以试试看!”眼看着两人就要扭打在一处,顾梦适时的开口道: “哈哈,陛下还真的个情种啊,居然甘愿用这万里河山换她。可是,我一介女流,要万里河山何用?” 风听到这里,猛地松了一口气,而顾源,则忽然紧张了起来。自己能给顾梦的,也只有那个位子了。 可是,如今,梦公主却不要,她究竟想要什么? 顾梦接着说道:“陛下,梦想要你,若是我给了你这颗回魂丹,你救活了人,就要离开她,然后,跟我成婚!” 顾源听到顾梦这样的话,猛然的镇住了。这,怎么可以?“顾源何德何能,怎配与公主共度良宵,公主还是另寻他人吧。” “不,皇上,我就看上你了呢!” “不行!”顾源说着就要往门外走。 “怎么,陛下不想要回魂丹了?” “不要了,你留着吧。”顾源头也不回的说道。 “可是陛下,你若是不要,你爱的人可就要死了呢!”顾梦好似惋惜一般的说道。 顾源忽然猛地顿住了脚步。他问道:“可以换其他的条件么?” “不行。” 顾源这次停顿了好久,接着,他抬步往门外走,这次,他不再有半点犹豫,当他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顾梦和风只听到一句话: “她死了,我就陪她一起死!” 顾梦听到这样一句话,忽然就震撼了。她愣在那里,不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直到一声闷哼声音传来,她才回过神来。 转过头,顾梦看到风忽然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眼看着就要摔倒了。她赶紧过去,扶住风,吩咐人把他带下去养伤了。 其实,下午风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但是,她却没有露面,看到风鲁莽的闯进了前厅,前厅是她专门设计的各种机关暗道。风就这样陷入了她的机关中间。 她原本想出现放了他的,奈何,他的体力太好了。一直打到了晚上,才筋疲力尽的倒了下去。 顾梦看到这小子这么有耐力,而且,恰在此时,顾源来到她的门前,就没有出来救他,如今,看到地上流下的一滩血迹,心里隐隐有些内疚。 顾源跑出顾梦的宫殿,没有任何方向的乱跑,他只想发泄自己心里的气,但是,他一想到付池池有可能没救了,就觉得难受。 不知道跑了多久,当顾源轰的一声倒在地上的时候,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如今的天气,冰寒异常,但是,顾源好像是没有察觉到一般,只是躺在地上大声的喘着粗气。 顾源对天长吼:“老天,你为什么对我们这么不公平?我如今还没有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你就要剥夺她的生命么?告诉你,我不允许!” 顾源的这声不允许,震动了整个西烈皇宫的人。而此刻躺在梦公主客房里面的风,也好像被这一声吼叫惊得醒了过来。 “你醒了啊,来把这碗药喝下去,然后,我让侍卫给你涂上药膏,你睡一觉,明日应该就不会感觉到疼痛了。” “公主……”风叫了一声,就滚下床去,跪在了梦公主的身前。 “公主,风这辈子没有求过人,风求你了,把回魂丹给我好不好,没有皇后娘娘,皇上真的会死的!公主,风求求你了!”风说着,就跪在地上给梦公主磕起了头。 “哎呀,好了好了,我先说好,我会让侍卫给他送过去,但是,你要在这里养好伤再离开!” “是,公主但有所命,风莫敢不从。风谢谢公主。”风说着就又跪下去给梦公主磕起了头。 梦公主心里愧疚极了。她说不给丹药,本就是一句玩笑。小时候母妃就说,男人是最不可信的动物,梦儿,以后长大了,你千万不要相信男人。 于是,从小就聪明的顾梦,被灌输了一个思想:“世上所有的男人都不可相信。” 而今日,当皇上满脸焦急的想要借回魂丹的时候,她就想要试试这个男人,想要知道,男人,究竟是怎样的薄情寡义。 可是,顾源甘愿用江山换取丹药的时候,她第一次怀疑了母亲的话,她不死心,想要看看那个男人是不是真的能够抵挡住美色的诱惑。 可是,后来,他还是为了那个女人,放弃了她。她忽然有些嫉妒那个女人,但是,也仅仅的嫉妒而已。她内心里,还是希望两人能够幸福圆满的。 顾源躺在地上,喊了良久,等到嗓子都喊哑了,浑身被雨淋得湿透的时候,他才慢慢的起身,缓缓的向着自己的重华宫走去。也不知道付池池怎么样了。 回到重华宫的时候,顾源看到殿里的那颗回魂丹的时候,欣喜若狂。他出声问道:“寒,这是谁送来的?” “回陛下的话,这是公主身边的侍卫送过来的,并且,公主让他捎来一封信给您。”寒说着,就把手中的信递给顾源。 顾源匆匆打开这封信,看到梦公主言辞恳切的道歉,然后,后面还附加了回魂丹的用法,他拿起回魂丹就走,边走边抽出袖中的卷轴,递到寒手里,对寒说道: “寒,你速去梦公主那里,那这幅落清河的《吉瑞图》给公主送去。” “可是,皇上,这不是您最爱的字画么?”寒惊诧了一下,问道。 “这可没有回魂丹的价值大,快去吧。”顾源说完,人已经没了踪影。寒揣着《吉瑞图》去了公主的住处,帮助顾源送去了。 顾源来到药房,按照公主的吩咐,让御医们帮助,抓齐了药,他自己动手,给付池池熬药。 等到药熬好之后,他把回魂丹化在了药里。他端着药来到付池池的躺着的床上的时候,看到付池池红扑扑的小脸,心里一阵难过。 看着昏迷的虽然满脸泪痕,却是没有一点力气抬手乱挥的付池池,顾源心里像是针扎了一般的疼。 他迅速的喝下苦涩的药汁,对着付池池的嘴,给付池池喂下了药,一点一滴都没有剩下。 但是,付池池喝下药汁以后,却满脸的苦涩,嘴里呓语着什么,让顾源一阵心疼,慢慢的抚平她眉间蹙起的眉头。 “池池,你快点好起来吧,我保证以后不让你掉一滴眼泪,你一定能够幸福的。”顾源憧憬着他们的未来,手下意识的抚摸着付池池的头发。 顾源守了付池池半夜,却见付池池身上的热量还是没有退下来,心里慢慢的慌了,这是怎么了? 顾源又让人叫来了那些御医,御医们给付池池诊脉之后,松了一口气似的对顾源恭喜道: “恭喜陛下,娘娘的热已经退了一些了,如今,若是再辅以药物和冰水的话,娘娘应该就可以退热了。” 顾源听到这里,心里前所未有的放松了一把,“池池,你终于没事了。” 接着,顾源的身体,向着地上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