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营救 - 神医皇后

第五十二章 营救

“傲王爷: 朕知你念付池池,如今,付池池带上我们的孩子,来到皇宫,朕前几日未曾发现付池池。 如今,朕刚得知付池池的下落,她就陷入了危机之中。朕发现,只有肃平朝纲,才能保池池和孩子的安全。 但是,如今朕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朕请求你的帮助,希望你可以帮助我,肃清朝纲,朕承诺,我西烈国平定了,朕日后一定祝你得皇位。 朕在此,多谢傲王爷。” 东方傲看完以后,眼神深邃了一些,然后,他放下信纸,对刚来到的琉星说道:“本王累了,琉星,帮我招呼杉王爷,我先回去休息了。” 顾杉看到傲王爷慢慢的走出会客厅,步伐轻浮的往自己的寝宫走,眼眸微微缩了缩,对正要解释什么的琉星说道: “不知道有没有客房?我们已经四五日没有睡觉了,麻烦你帮我们找一间客房吧。” “是,王爷请稍等。” 琉星转头过去,让大总管给他们安排了客房,并且,他带着他们,给他们安排好了住处,才去王爷的寝宫找王爷去了。 刚到王爷寝宫门口,就听到东方傲说道:“是琉星吧,进来。” 琉星进门,看到自家王爷痴痴的看着墙上挂着的付池池的画像,说道:“怎么样,都安排好了么?” “回王爷的话,都安排好了。” “嗯。”琉星陪着东方傲站在那里看着付池池的画像。过了不知道多久,琉星听到东方傲问道: “琉星,你说,我该帮他们么?” “回王爷的话,我觉得应该帮助他们。” “哦?为什么呢?” “王爷,臣觉得,如今皇上的身体越来越差,而昊王爷自从上次我们交锋以后,他虽然收敛了一些。但是,他的外公乃是吴大将军。我们若是以后夺位想要更加有把握,就必须要有外援,如今开源皇上给我们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我们不用白不用啊。” “是啊,这次帮助,对我们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啊。可若是日后他开口不认账,趁着我们夺位的空档,前来攻打我们天瀚国呢?” “这,王爷恕罪,臣不知……” “好了,你能想那么长远,已经不错了。唉,我有心不帮,但是,她是付池池啊,琉星。” “王爷,您不可为了付池池而放弃了国家啊!” “可是,我不能看着付池池受苦啊,琉星。她若是有一天真的遇到了危险,我该怎么办?” 东方傲看着付池池的画像,眼圈渐渐的红了,“你先下去吧,我累了。” “是,王爷,您也早些休息。”琉星悄悄的关上门,退了下去。 “付池池啊,你可知道,我好想你。你说,如今我该怎么办?”他痴情的目光看着付池池的画像,仿佛付池池就在自己面前一般。 良久,只闻得一声轻轻的叹息,然后,东方傲寝宫中的蜡烛被熄灭了。而站在门外的琉星,则更加精神的站在门外,警惕的巡视着周围。 顾杉来到自己入睡的房间,让人抬了水,洗了澡,一身清爽的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众人就听到了顾杉轻微的呼吸声。 小佑吃惊的看着自家王爷熟睡的脸,心里惊诧,自家王爷在人家的地盘上,居然可以这么香甜的睡觉。 但是,他却不敢叫醒自家王爷,只好安静的守在门外,给自家王爷守夜。门外寒风刮得呼呼作响,琉星和小佑在门外冻得直哆嗦,却没有人擅自离开。 第二天,顾杉神清气爽的起来,打开门,看到靠在门边上睡着的小佑,心里暖暖的,他拍醒小佑,说道:“你快去睡会儿吧,别一会儿跟着我办事的时候出了差错。” “是,王爷。”小佑欢欢喜喜的跑去自己的屋子睡觉去了。顾杉好笑的摇了摇头,然后,拿出自己的剑,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开始练剑。 不得不说,这顾杉的剑术真是不错的,姿势也很优美。众人只看到剑气恢宏,顾杉的动作行云流水,如此,就像是一个剑术大家一般。 “哈哈哈,杉王爷这功夫不错啊,本王来和你比比。”说着,他就上前与顾杉对招,两人立刻就打在了一处。 过了两柱香的功夫,两人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剑,互相看着对方手里拿着的对方衣服上面的布条,同时大笑了起来。 “不知道王爷考虑的如何了?”顾杉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问道。 “难得王爷还记得自己来我天瀚是干什么的啊。” “当然。” “本王不想帮你们,怎么办呢?” “王爷说笑了,若是王爷真的不想帮,我等现在告退,回去另想他法就是。不过,付池池,王爷怕是从此都见不到了吧。” “哈哈,你能阻挡得了本王的人?” “我当然阻止不了,但是,若是皇后娘娘有个不测,王爷到时候再后悔,我估计,你是后悔不来了。” “你,哎呀,好啦好啦,本王说不过你。本王决定帮你们,但是,本王是有条件的。” “哦,什么条件啊?” “走,进屋说。”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顾源的客房。一个时辰时候,两人相谐走出客房,东方傲说道: “我现在就进宫,请求父皇发兵西烈,你是现在回去,还是在这过两天再回去?” “王爷,皇兄还在皇宫里面等着我呢,我就先回去了。” “好。我就不亲自送你了,来人,送这位客人出去。” 东方傲头也不回的往自己寝宫走去,步子比昨天离开的时候,轻盈了许多。顾杉微微一笑,也不着急,照样不紧不慢的吩咐人,给他打来洗澡水,既然事情办好了,他当然要享受一下嘛。 很快的,顾杉就听下人议论了起来,颓废了几个月的王爷,终于重新穿上了朝服,坐着自己的马车,打算去宫里了。 顾杉微微一笑,既然傲王爷已经进宫,不如他就跟着大军一起,说不定日后可以帮助皇兄一把呢。 当下,他决定了以后,就打算飞鸽传书,打算告诉皇兄的时候,却见自己给皇兄的信鸽飞了进来。他心里一慌。皇兄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他慌乱中,立刻上去抓住信鸽,从它腿上抽出密函:“速速带着张灿回来,要快。皇后娘娘快不行了。羽落” 顾杉一看最后的署名,心里忽然就紧张了起来。怕是皇后娘娘如今,非常不好啊! 他立刻叫来琉星,对琉星说:“你们这里有多少可以用到的人?借我一用不知道可不可以?” “不知道王爷想要干什么?” “救人。” “这,对不起王爷,没有我们家王爷的命令,任何人不能调动暗卫的。若是您真的很着急,如今只有我和水寒可以待命。” “好,就你们两个人,快,换身衣服,我们商量一下营救计划。” “王爷稍等。我这就去叫云霞。” 不一会儿,两人一身紧身衣出现在顾杉面前。接着,他们来到东方傲的书房,开始商讨营救计划。 待得三人商量好后,顾杉才发现,这世间过的真的好慢好慢。如今,才过了午膳时间。 而琉星看到到了午膳时间,就让人上了午膳,三人简单的食用了一下,琉星就让顾杉说说关于付池池的消息。 顾杉把自己见到的都告诉了琉星,然后说道:“付池池这个人,很难让人不去喜欢。我承认,自己很喜欢她,只为她有时跳脱,有时又深沉可怕的性子。但是,我配不上她。” 琉星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顾杉,三人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一直等到太阳完全落山,月亮渐渐爬上天空。 三人刚穿上夜行衣,打算出动的时候,东方傲身着官服,满脸疲惫的回来了。他回来以后,很巧的刚好来书房,打算整理下东西的时候,却看到三人身着夜行衣,好像要出去一般。瞬间清醒了。 “你们要干嘛去?” “回王爷的话,我们……” “我们出去看看。”顾源打断琉星的话,说道。 “不要说谎,琉星,你说!”东方傲严肃的眼神看着琉星的时候,琉星只好说了实话: “回王爷的话,我们去救人。” “去救人,救谁?” “张灿。”顾杉低沉的回道。 “什么,张灿?顾杉,你老实告诉我,付池池到底怎么样了!”东方傲拽住顾杉的衣领,恶狠狠的问道。 顾杉无奈,“我也不知道,你刚刚走的时候,皇兄身边的暗卫给我来了飞鸽传书,说是带张灿回去医治皇后娘娘。” “什么?顾源到底是怎么照顾付池池的?怎么,怎么会……”东方傲压抑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过了好久,等他终于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之后,说道:“你们等一会儿,我跟你们一起去营救他。” “可是,王爷,您……” “少废话。你们都给我等着,回来再收拾你们。”东方傲立刻健步如飞的回自己寝殿换衣服去了。 顾杉无奈的看着两人,没有说话,他们对天瀚京城比他熟的多,也许傲王爷跟他们一起会更加有裨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