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追逐 - 神医皇后

第五十四章 追逐

“可是王爷,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啊。”睿说道。 “王爷您想啊,依照那些人对王府的了解,怕是在京城住的,经常出入王府的人。而那个往思雨国走的人,明知道后面我们都追过去了,却还是把我们引到了思雨国的路上。这个人要么是故意的,要么,就是真的在思雨国。” “说的对啊,看来,这王府里面有内鬼,而且,我们还要继续封城,在城里搜索那人啊。另外,本王要亲自去西烈国抓张灿!” “是,王爷,属下这就去安排人手,跟王爷一起去。”睿立刻跪地说道。 “嗯,去吧。对了,你快去快回,本王还有事情吩咐你呢。” “是,王爷。” 睿心里阴阴的笑了笑,其实,他就是刚刚给东方傲他们指路的人,他如今这样对王爷说,怕是王爷会忙活一阵子了,那么,他们越是事情越多,王爷越是安全。 睿下去挑选了一些虽然看上去功夫很高,但是平日里却是最没有心机的人给王爷带到了大门口,他看到王爷没有在门口,怕是已经进宫求圣旨去了。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东方昊带着一卷明晃晃的圣旨回来了,他刚走到睿的面前,就把圣旨扔给他,说道: “你把圣旨给凌,然后你换他回来,你接手王府里面的各项事宜。府里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先斩后奏。” “多谢王爷提拔,属下定办好这些事情,让王爷无后顾之忧的张灿带回来。” “嗯,不错。来,把这个吃下去。本王回来一定给你解药。”东方昊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说道。 “这,王爷。”睿忽然浑身一个激灵。这毒药如今没有张灿在,怕是解药都没有呢,若是自己吃了,怕是离死也不远了。 “怎么,你刚刚说的话难道都是假的?” “怎么会,属下这就吃。”睿看到王爷看着自己,眼中渐渐的变得阴狠,这才哆哆嗦嗦的接过药,立刻吞入自己的腹中。 “谢王爷赐药。”睿感觉口中的药渐渐的融化进自己的腹腔中,说道。 “嗯,不错。好了,本王要去追他们了。你就留下来好好给我看着本王的王府,若是有了什么三长两短,本王……”东方昊恶狠狠的看了看睿,然后转身上马。 一夹马腹,东方昊看都不看满面苍白的睿,像是离铉的箭一般往城门飞奔而去。睿看着王爷消失,才去找凌,把他换下来,让他骑马去追王爷,自己则接着带着人接着一家一家的搜索。 顾杉带着小佑张灿等人一路往思雨国的路上跑了大半天,才看到一个城池。他也不急着赶路,而是让人请来了大夫,给他们看病抓药。 他想着,自己往思雨国的方向跑了这么久,而且他们的马是汗血宝马,那些人虽然可能会很快追过来,但是,怕是不会那么快。他如今要做的是,赶紧医治好张灿。 大夫过来看了他们以后,只是嘱咐了顾杉小心点,不要太过剧烈运动就好,但是,大夫却告诉顾源,张灿这个人,怕是不能移动了,只能让他修养几天。 顾源听到以后,心忽然提了起来。若是让张灿在这里养伤,若是那些人追来了怎么办?若是付池池等不及救治,怎么办? 他焦急的问大夫:“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么?”可是,得到的却是否定的答案。他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点点头,让大夫下去给他们开药方,熬药去了。他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里。 张灿如今已经发起了高烧,满嘴胡话,但是,相同的却是,他说的都是些忏悔的话。顾杉听到那些忏悔的话,都有些动容。 其实东方昊追张灿,也是有原因的。他以毒药和解药控制人,如今他手中的毒药和解药都不多了。若是张灿没了影,那么,他身边辛苦控制起来的暗卫就会死一部分,剩下的若是拼死反抗就麻烦了。 他虽然不够聪明,但是却不笨,自然想到了这一层。这才慌张的带着人就去追顾杉。但是,他没有想到顾杉真的来到了思雨国。 他们一路上马不停蹄的向西烈国跑,却一点儿没有看到顾杉他们走过的痕迹。东方昊忽然有些迷茫,难道,睿骗了他? 他忽然有些担心,若是睿骗了他,那……算了,睿如今已经中毒了,怎么会有异心。的那个放好,你千万不能胡思乱想,若是你再找不到张灿,怕是真的控制不住睿了。 顾杉战战兢兢的等了一天,却没有等到追他们的人,想着,他们不像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啊,这是怎么了? 他如今什么办法都没有,唯一只能听天由命。他好后悔当初没有多带些人出来。自己想着要用最快的速度给东方傲传话,就骑上了汗血宝马,只带了小佑和小左,却没想到如今的情况。 他们在客栈呆了一天,当天傍晚,张灿醒了过来。他迷茫的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试探的开口问道:“这是哪儿,你们是谁?” “我们是救你的人,你先给自己看一下,有什么办法可以很快的治好你身上的伤。我们如今后面还有追兵,要赶快赶路。”小佑回答张灿。 “哦,多谢几位了,不知道你们找灿有何事?” “不用担心,我们只是想让你去救一个人,等你治好了他,你要走要留随便你。” “能告诉我是谁么?” “这个人你认识,她是我们西烈国皇后,付池池。” “什么,是她?她没事吧?我对不起她啊。” “不要在这里伤感了,赶紧的给自己看看,我们要快一点,那个东方昊还不知道在哪里等着我们呢。而且,还不知道皇后病情怎么样了呢。” “哦,我这没事,我开一服药,帮我熬一碗,我喝了就可以赶路了。但是,麻烦兄台给我找一辆马车,我这两天,怕是不能骑马了。” “好。”顾杉立刻让人给他找来笔墨纸砚,张灿给自己开好药方,说:“麻烦了。” 几人到天刚擦黑的时候,就骑着两匹马,夹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往西烈国的方向回去。 几天以后,东方昊来到西烈国的京城,但是,他们却没有看到张灿,东方昊心里更加忐忑,难道他就这样输了么? 他心里忐忑,找了家客栈住下,打算第二日就回去。可也巧了,当日晚上,东方昊睡不着觉,就站在客栈的窗户门外,看着空空荡荡的大街,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有事啊! 可是,站在那里的东方昊却看到三个男子两人一匹马的往皇宫的方向跑。他心里一惊,这马上的这人,怎么那么像张灿呢? 他立刻飞身下去,对着马上的张灿就是一剑。小佑听到风声,就拽着张灿跃下马,却没有动手。 顾源这时候也停下了马,在小左的搀扶下,缓缓的跃下马,“天瀚国的昊王爷怎么来了,来了怎么不去驿站住,怎么来这客栈住下了,若是客栈太过简陋,怠慢了您,可怎么是好啊?” “少废话,把张灿还给我,我就让你们过去,否则的话,哼!”东方昊说不过顾杉,只好直接开打,想要直接把张灿夺回来。 但是,顾杉几个人虽然一路跑来没有来得及疗伤,但是,却也不影响他们躲过东方昊的攻击。 顾杉看到东方昊的意图,对小佑说:“小佑,快燃暗号,让落他们过来帮忙。” “是,王爷。”小佑慌忙摸出怀里的烟火,迅速燃爆。几人看到烟花燃起来,具是心里一喜,幸好他们安全的回到西烈了啊。 “怎么,你们从我府里带走了我的人,还想跑了不成?” “王爷说笑,但是,我们可是真的想要跑了呢。”顾杉开玩笑的对东方昊说道。 东方昊听到顾杉调笑的声音,说道:“给我上,出了张灿,其他的人,死活不论!” 东方昊身后的人听到东方昊的话,都上去狠狠的与四人过起招来。生怕自己一个落后,不是被敌人打死,而是被自家王爷打死。 一时间,顾杉四人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只有挨打的份了。这一路上,他们风餐露宿,顾杉原本就有伤,却没来得及好好的医治,只是为了赶紧带张灿来给皇后医治。 而小左和小佑则是为了躲避人,一路上全走山路,被毒蛇咬伤了。小佑中毒,小左硬是要给小佑吸毒。 最后,小佑受了伤,小左则中了毒。还是张灿给他开了药,驱了毒。但几人却没有调养,以致现在被人打的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几人眼看着就要被东方昊的人用剑杀死了,这时候,他们周围忽然出现了一批强悍的黑衣侍卫,迅速的打掉围在顾杉他们周围的剑。 几人杀死周围的几个围着他们的人,这才单膝跪地,说道:“属下来晚了,请主子恕罪。” “好了,快去收拾了他们,我们回府。” “是。” “等等,留下昊王爷的命,扣在地牢之中。” “是,王爷。” 那些黑衣人一上来,很快就逆转了原本的战局。不一会儿,东方昊就被人押走了。 “落,你去通知傲王爷,就说东方昊在我们手里。”顾杉说完,匆匆的往自己府里走去。 “张灿,你立刻收拾收拾,我们即刻进宫,给皇后娘娘看病。唉,希望娘娘不要有事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