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不认识了 - 神医皇后

第五十六章 不认识了

跑出去的风一路飞奔来到了皇宫中的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他抽出腰中的剑,疯狂的舞了起来。 其实他怎会感觉不到公主的变化。在公主搀扶起他回到客房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的就知道,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女子。 但是,她是公主,而自己则是皇上身边的侍卫。他配不上她。她是那么聪慧漂亮。而他风凭什么得到她的爱? 他是陛下身边执行任务的侍卫,生死是听天由命的。若是有一日他死了,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是,公主呢? 他原本想着可以偷偷的喜欢那个人,哪怕是偶尔的看她一眼就够了,可是,如今两人都挑开了说,怕是以后他以后都见不到公主的面了吧。 风越想心里越是难受,剑舞的更加凌厉起来。他身边的那颗梅花树渐渐的由原来的繁茂,变得萧索,最后,当那棵树被连根砍断的时候,风喘息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早上,浑身颓废的风回到梦公主的寝殿,对梦公主身边的侍女吩咐道:“你记住,以后一定要让公主好好喝药,千万不要忘记了。你要亲自监督着你们家公主喝下药才行,记住了么?” “是。风公子。” 他颓废的往皇上的寝殿走去。一路上路过的侍卫都快认不出这个过了一夜就颓废的不成样子的风侍卫了。 风看着周围宫女太监们都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然后偷偷偷的跑开,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能这么颓废的跑去陛下的寝殿。 于是,他匆匆忙忙跑到自己住的地方,匆匆洗了个澡,把自己打扮的精神了一些,这才出现在陛下的寝殿。 此时,顾源刚好一身明黄色的龙袍从寝殿走出来,看到风来到,什么都没说,往大殿走去。 风赶紧走进寝殿,站在陛下的龙床旁边,两眼紧盯着付池池,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付池池跑了一般…… 如此一过便是十日,如今,晚上的时候,当顾杉带着张灿出现在顾源的寝殿的时候,顾源心里真是又惊又喜。 “神医,真好,我们又见面了啊。您快来给池池看看。”顾源二话没说,立刻引着张灿往付池池睡着的龙床上面走去。 张灿则满脸惊奇的看着顾源,你是外族人吧?”张灿问道。 顾源没有回答,只是把张灿引到付池池身边,说道:“是的,神医,您有什么问题等看完池池我们再说不迟。麻烦神医了。” 张灿听到顾源这样说,也不矫情,立刻就往付池池的地方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张灿立刻往付池池身边奔过去,开始给付池池把脉。 张灿说道:“皇上,池池姑娘是不是刚生产完啊?” “我也不知道,我前两天才从宁贵妃的地牢里面见到她。不过,前两日祭天大殿,朕在路上捡到一个孩子,长得跟池池特别像。” 顾源对身边站着的风说道:“风,快去把孩子抱过来给神医看看。” 风领命,去凌华殿抱小皇子去了。这几日因为顾源日日看守着付池池,而且还时不时的发疯。 一众侍卫经过商量,一半守在凌华殿,保护着小皇子;一半守护在重华宫门口,防止那些居心不良的人前来打探消息。 当张灿终于放下付池池的手的时候,风抱着小皇子出现在重华殿。张灿看到长得颇似付池池的小娃娃,心里小小的惊奇了一把。 而顾杉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心里小小记惊了一把,连忙从付风怀里抱过孩子,抱在自己怀里,眼里心里都是惊喜。皇兄有后了,西烈有后了! “怎么样神医,池池怎么样?”就在所有人看到孩子的那股兴奋劲儿即将蔓延的时候,顾源忽然问张灿道。 “这,陛下,池池姑娘她……”众人看到张灿吞吞吐吐的话,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心里同时想着,娘娘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啊! “她中了绝情谷的情花毒,而且之前受过折磨,外加上生孩子等等事情,如今身体已经是极尽破坏。 而且,她的情花毒怕是已经到了快要最后发作的阶段。之前不知道什么原因,也许是怀孕压制住了毒性,她没怎么发作。 如今,这次毒押后了,外加上她之前没疼的如今会加倍的疼。我虽能够调理好她的身子,这毒我却是真的解不了。怕是你们要另请高明。” 张灿说完,众人一阵沉默。大家心里忽然都有些害怕,不知道付池池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她的毒还要多久才会发作?” “大约一月。但是,半月后,她便会开始极度的疼痛。半个月我顶多能够让她醒过来,调理身体完全来不及。而疼痛则会让她原本破败的身体更加破败。到时候,怕是即便解了毒,她也神仙难医了。” 顾源沉默的听完这段话。他忽然想到,绝情谷如今已经没有一颗解药,若是配置解药,怕是也只有付池池知道药方。如今她在昏迷。怎么办? “还有其他的办法么?” “没有。除非她能够提前解了毒,而且能够压制住疼痛。” “怎么可能!”顾杉忽然惊呼出声。本来他们连解毒都办不到了,如今还要压制疼痛。 “那神医能否让付池池先醒过来,她知道情豆毒的解药。”顾源忽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顾源,付池池会医术,而且比张灿都要高明,这怎么可能啊? 张灿忽然一拍手说道:“对啊,她不是给东方傲解了毒了么,我真是……” 忽然,张灿转过头来,对顾源说道:“现在,让所有人都退下,你坐到付池池的身后。 我教你,给她运功,让她现在醒过来。不过,这是极为费神的。怕是此次过后,池池姑娘醒来的几率又会变小。你可要想好了。 “不用想了,我这就按照你的吩咐给付池池输送功力。”顾源心里想着,让付池池有一次活命的机会,总比无望的看着她渐渐的香消玉殒要好的多吧。 “好,你等着我。”张灿让顾源把人赶走了,走到桌前拿出笔墨纸砚写了一张药房,递给外面的人,说道:“一会儿就用,快些去煎两副过来。 然后,他走进来,对已经把付池池扶起来,坐到她身后的顾源说:“你把真气输到她的头维穴。小心一些。这可是头部的穴道。稍不留神就会瘫痪的……” 张灿给顾源说了良久,顾源也小心翼翼的按照张灿的方法给付池池冲击穴道。顾源能够感觉到付池池轻微的变化。 他心里渐渐的由忐忑变成了欣喜,付池池就要醒了,这个想法充斥着大脑,让顾源心里无比的震撼。 就在这时候,大殿门口却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顾源心无旁骛的继续给付池池冲击穴道。这时候,什么事情都比不过付池池醒来更为重要。 张灿听到门外的嘈杂,悄悄的走出去:“吵什么吵。不知道里面治病呢嘛,若是里面的人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们担待得起么!” 门外的人听到张灿的话都不敢再说什么,而寒更是带领着众人在大殿外面驻扎,生怕再有个什么事情惊扰了里面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付池池一声嘤咛,缓缓睁开双眼的时候,顾源才疲惫的收回双手,然后,满脸喜悦的看着她说道:“池池,你感觉怎么样?” “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啊?”付池池看到面前一个黄色头发的俊美男人满脸惊喜的看着自己,虽然这面容出奇的熟悉,但是,她确定这个人她之前没有见过。 “池池,我是顾源啊,你不认识我了么?”顾源听到付池池如此一问,心里难受至极,也害怕至极。她这是不认识我了么? “哦,你就是皇上啊。我在后宫可是听你的名字听的最多呢。你好啊,我是张凌萱。”付池池微笑的对顾源说。 “池池……” “好了,不要废话了,赶紧问药方,她这种状态越久越危险。”张灿看着付池池苍白的脸,急吼吼的说道。 “池池姑娘,你知道怎么压制情豆毒和情豆毒的解药么?”张灿问道。 “当然知道啊。一般能够压制两个月不成问题呢,不过我医术不大好,穴道找不准,最多只能压制半个月。” “那你能告诉我么?” “好啊,我说,你写,我不大会写毛笔字。” “好。池池姑娘请说。 “天山雪莲一颗,断肠草一两……”付池池在顾源的搀扶之下,一点一点的说着情豆毒的解法和压制之法。直到她说完,张灿放下笔墨,看着面前自己书写的药房,满脸敬佩的看着付池池:“姑娘辛苦了。” 付池池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人就已经渐渐的没有了意识,她只记得昏迷前听到身旁的那个一直看着自己的男人说着什么,可是,她却什么都没有听到,渐渐的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张灿看着渐渐陷入昏迷的付池池,对满脸落寞的顾源说道:“我让人熬了两服药,你们两人一人一碗,喝了就好好休息吧,我们明日开始驱毒疗伤。” “好。”低沉而黯然的声音传来,张灿看到顾源眼角渐渐落下的泪水,转身走了出去。 情字一字,伤人最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