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出了内奸 - 神医皇后

第五十七章 出了内奸

顾源仍然坐在那里,看着面前早已经陷入昏迷中的付池池,满目赤红。张灿走出去的时候,众人都想要进去看一看他,却被张灿挡在了门外。 顾杉最先开口:“神医,皇兄他怎么样了?皇嫂呢?” “放心吧,他们两个人如今都没事。只不过你们皇上有点情绪上的问题。你们在门外稍等一会儿吧。我先去给他们配药。” “神医等等,我跟你一起,保护你。如今你可不太安全呢。” 张灿原本不想风跟着他的,但是,忽然想到东方昊如今也许就在皇宫的某个角落伺机而动呢,他可要小心再小心啊。 他点了点头,对风说道:“好吧,麻烦你了。” “神医客气了。神医你忙着,只当风不存在就好。” 两人也不客气了,一起离开了大殿,向着御药房的方向奔过去。而守候在大殿门口的寒却没有了动作。 他想着,无论如何,我也要在这里守好皇上。于是,他对仍然站在门口的顾杉说道:“王爷,您若是有什么事情就去办吧,臣一定在这里守住陛下和娘娘的。” “好,我去偏殿里面休息一会儿,若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过来叫我。而且,张灿若是回来的话,你就去叫醒我吧。皇兄给皇嫂看病的话,我说不定会帮上什么忙呢。” “是,王爷,我这就让人给您收拾出来偏殿,您稍等。” “去吧,我在这里守着皇兄。”寒立刻领命下去找人收拾偏殿去了。而守护在大殿周围的那些侍卫却是一句话没有说,仍然守护在那里等着自己主子。 大约一炷香之后,大殿门外就只剩下寒这些人了,张灿和风带着人准备药材去了,王爷去偏殿休息了。 顾源坐在付池池身后,手里抱着躺在他怀里的付池池,眼中的泪水不断的往下流,脑海中仍然回荡着付池池的那句话:“你是谁啊,我这是在哪里啊?” 他低声哽咽的对昏迷的付池池说道:“池池,你怎么了,我是顾源啊,我究竟害你有多深,竟然让你恨到不认识我?付池池,我错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但是,回答他的只有无尽的寂静。他以为自己已经很坚强了,可以承受住没有付池池在身边的日子,可以很快乐的和其他的女子相处…… 但是,如今,付池池的一句“你是谁?”让他的心好像是被摔碎了一般,难受的不得了。 回想起来,自己好像一直在伤害着付池池。当初两人在一起开始,他就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对她做了那样的事情,要知道,一个女子的贞洁是多么的重要,但是,她却是一点的怨言都没有。 后来听说付池池跟东方傲在一起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问,就对付池池恶语相向,没有一点的留情的再次占有她,却不知道她的心里是如何承受住这诸多的恶毒语言的。 她再次回到皇宫,自己那么恶狠狠的对她,而且对她更是毫不留情,她明明在怀了孕的情况下,却意识咬着牙忍了下来,如今想起来,他顾真的是好混蛋啊。 当他打掉她肚子里面的孩子的时候,顾源想着,也许从那时候开始,付池池就已经对他失望透顶了吧?他们的孩子,却被他的不信任,差一点杀死了。 如今,她再次回来,顾源想着,自己怎么能那么混蛋,竟然都不知道付池池一直在后宫被那些个女人欺负成那个样子! 而自己对付池池下落的知情,竟然造就了付池池如今的样子,顾源想着,付池池如今忘了这所有的一切,也许是好事吧!不知道付池池记住了什么。 可是,明明是这样说服自己的,但是,顾源心里真的是难受的不得了,为什么他会让付池池受了那么多的苦啊! 垂泪的顾源陷入自己的情绪里面,渐渐的被悲伤淹没。寒守在门外,忽然觉得屋中静谧的让他害怕,他担心至极,心中惶惶。 “皇上,皇上……”他忽然高声对着殿中的人喊道,声音中的惊慌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顾源沉在自己的思绪里面差点出不出来,恰在这时候,忽然听到寒惊慌的声音传进来,浑身猛地一震,这才慢慢的放下付池池,下床坐在她的旁边。 “什么事?”顾源问门外的寒。 “回陛下,属下,属下……” “好了,没什么事情就去看看张灿怎么还没有回来。” “是,陛下。” 直到寒走远了,顾源才转头继续看向付池池,忽然就明悟了过来,再怎么回顾之前的事情,也是枉然,因为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池池,你快点醒过来吧,我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待你,再也不让你受苦。”他好像发誓一般对躺在床上的付池池说道。 然后,他转过头看着桌子上面那些堆积如山的奏折,微微轻叹了一口气,若是自己不是皇上,不知道如今是不是和付池池一起在哪个僻静的地方看月初月落。池池曾经说过,她很想看日出和日落呢! 张灿和风来到御药房的时候,那里很多小厮都在忙碌,而刚刚他吩咐人熬制的药放在一个托盘上,还没有拿出去给顾源。 张灿走到药旁边,问小药童说道:“怎么这么久?还没有送过去?” “哦,送这药的人杠杆被人叫出去了,如今还没有回来呢。”小药童对张灿说道。 张灿心里想着,刚刚自己没有吩咐人亲自熬制,然后尽快送过去么?居然这皇宫里面还有这么不称职的人。 张灿正想让人送给顾源的时候,那个刚刚出去的小厮回来了,张灿也懒得骂他了,毕竟不是自己身边的人,越俎代庖不好,他就说道:“快点给陛下送过去吧。” “是,大人,小的这就过去。”小厮毕恭毕敬的对张灿说道。然后,他端过桌上面的药,就从张灿两人的身边走过去,然后,往重华殿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极尽小心。 风看到他出发之后,就问张灿道:“你要什么药,我这就让人给你找。” “嘘……走……”张灿拉着正在说话的风就往门外那个小厮走的方向跑去。到快到小厮旁边的时候,他拉着风躲在了墙后面。 风看到张灿带着他偷偷的跟着小厮的样子,好笑的问他:“怎么了?” “不要说话。一会儿再跟你解释,现在先跟着他走。”张灿小声的对风说。风看到张灿严肃的表情,也知道张灿不是在开玩笑,就严肃的跟着张灿一起跟着小厮。 几人走到距离重华宫不远的一个僻静的地方,小厮忽然停了下来。东张西望了一番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把药碗放在了旁边的地上,他也跟着蹲了下来。 两人在小厮身后,他这一蹲下去,他们彻底看不到小厮干了什么。风忽然一伸手抓住张灿的后衣领,张灿只觉得眼前一花,两人就趴在了这儿旁边的一个宫殿的房顶了。 趴在房顶的张灿差点就摔下去了,幸好风一直在抓着他,才让他不至于立刻摔下房顶。 但是,趴在房顶的两个人视野更加开阔了,两人同时看到小厮蹲下来,从怀里摸出一个药瓶,那个药瓶的做工非常精细。一看就不是出自平常人家。 然后,他小心翼翼个抽开药瓶上面的塞子,把里面的药水倒进刚刚自己端着的两个碗里面,颤颤抖抖的,他倒撒了不少的药水。但是,还是倒进药碗里面不少。 直到药瓶里面的药都倒完以后,小厮才慌张的再次用塞子把药瓶塞好,揣进怀里面去了。接着,他站起身,深吸几口气,这才蹲下身子,把药端进自己手里。 他再次迈动步伐,向着顾源所在的重华殿走过去。也许是办好了之前有人交代给他的问题,他觉得非常轻松的原因吧,步履与之前的微微有些沉重相比,虽然还有些颤抖,步伐却比之前轻松了许多。 待到小厮走远之后,风才带着张灿跃了下来。两人看着远远走过去的小厮,风问道:“神医怎么知道这小厮有问题啊?” “呵呵,刚刚他走过我们身边的时候,我问到了他身上有一股药味,与我让他熬制的药完全不同。而且—”张灿看到迷惑着看着自己的风,得意一笑,接着说道: “这可是我研制的毒药,一般人还真的没法子得到啊。” 风听到张灿的话,狠狠的瞪着张灿:“你真的是医么?怎么能这么狠!毒药都能研制的那么理所当然。” “说来惭愧啊。张某如今还真的不像医,都是那昊王爷啊!我……”张灿渐渐的有些抽噎了。 “好了好了,我们快去告诉陛下吧,可不能让这个人跑了啊!”风看到张灿渐渐的有些抽噎的趋势,立刻叫停。 “等一下,我们要偷偷的过去,让他们不要慌乱,静待这个小厮过去,若是让小厮察觉到,跑了可就麻烦了。”张灿忽然说道。 “好,走。”风提着张灿的领子就要飞奔去重华宫,却就在这时候,身后传来声音: “张灿,你还是别去了吧,跟我回天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