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疯狂的东方昊 - 神医皇后

第五十八章 疯狂的东方昊

风和张灿听到他们的声音,齐齐的都惊了一下。张灿更是夸张。只见两人身后,东方昊带着满身的伤,阴狠的看着张灿,那模样,仿佛是要把张灿生吞活剥了一般。 张灿看到东方昊满脸阴狠的看着自己,吓得浑身一哆嗦,就往风身后躲了过去。 风看到面前的男人虽然浑身衣服破败,但是,却很华丽,而且,极其符合天瀚的服饰,再结合如今张灿的举动,很容易就猜出了,面前的男人,就是张灿从心底里都惧怕的男人,东方昊。 风对着面前的男人微微一抱拳,说道:“欢迎来我们西烈啊,东方王爷,但是,您怎么没有告诉我们陛下呢,臣相信,陛下一定会好好招待您的。” 风的这一番话,说的东方昊没有办法反驳。若是让人知道他偷偷的来了西烈,别说父皇那一关过不去,就是这西烈国的陛下这一关都说不过去。 但是,如今,为了抓张灿,他拼了。于是,他也不跟风说什么,上来就往风的方向攻击而去。 风没想到东方昊这就开打,立刻拔出自己的剑,迎着东方昊的攻击,两人立刻打在了一处。 东方昊的人看到自己的主子跟风开打,也一起都跟着东方昊向着风打了过去。一时间,风被一群人围着打在了一处。 张灿看大家都围着风打,立刻向着重华宫的方向奔去,一方面,他想赶紧去给风搬救兵,另外一方面,他也想去重华宫,求得顾源的庇护。他真的不想再回东方昊的王府了。那真的是人间地狱。 但是,东方昊岂能如了张灿的意?在众人都向风打过去的时候,东方昊瞬间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他看到张灿往重华殿的方向跑,立刻追过去,就要抓张灿。 张灿没有一点的功夫,怎么能比得过东方昊的脚力,他才走了没两步,就被东方昊追上了。 东方昊抓住张灿就是一掌,把张灿打到了原本两人所在的宫殿的方向。张灿犹如破布一般飞到地上,嘴角流出了血丝,很显然,他伤的很重。 风跟几个人对打,渐渐的支撑不住了,他心里低咒,之前自己轻率的跟着张灿就过来了,如今,就只有他一个人,怎么办? 他苦苦的支撑着几个人狂热的围攻,心里想着,也不知道张灿怎么样了,如今皇后娘娘还等着他们呢,张灿,你一定要跑出去啊! 渐渐的,风身上的伤口多了起来,而周围的人看到他有了支持不住的趋势,都死命的向着他的身上招呼。 其实,之前,他和身边的人围观顾杉的时候,由于他身边的人武艺不精,而且顾杉那里的人也多,他也是被人围着打的。 后来,顾杉把他身边的人都打死了以后,本想把他带到牢里关押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出现了一伙黑衣人,看样子好像是帮助他的。 顾杉身边的人不是对手,他就被那些人救走了。但是,奇怪的是,那些人救出了他之后,却又把他扔在了小树林里面。只告诉他,他们是宁将军的人。然后,他们就走的不剩人影了。 他找到客栈住下来,找来了他在西烈埋藏着的暗桩,又打听了张灿所在的地方,就匆匆忙忙的往西烈皇宫的方向跑了过来。 其实说起来也是张灿他们运气太过背了。东方昊带着人绕西烈皇宫的时候,由于不熟悉地形,就走迷了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来到了这一个宫殿。 他正要再找路的时候,就看到前面趴着两个人,他不敢乱动,怕不是张灿,也怕贸然出动会打草惊蛇,就特地等到了现在。 渐渐不敌众人的风,眼看着面前一把剑就要贯穿自己的心脏,心里想着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风突然想起了梦公主。 但是,剑却没有落到他的身上,那把剑就被人打掉了。嘭的一声清脆的声音传过来,风知道自己得救了。 转过头去,他看到寒羽落带着一群人出现在那几个暗卫的面前,一招秒杀,那些原本围攻他的暗卫,一个一个依次的倒在了房顶,然后,落在宫殿门口的地上。 风欣喜的问道:“羽落,你们怎么在这里?” “那个人去通知我们,说你们遇袭了,我就带着人过来了。”羽落解释了一句以后,就什么话都没有了。 风顺着羽落的方向看去,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慢慢的走到他的面前,问道:“谢谢你啊,兄弟,你叫什么啊?” “不用谢我,我叫周洲。”周洲抱拳行礼道,然后,他看到被东方昊抓在手里的张灿,问道:“张灿怎么在这里啊?谁生重病了么?” “哦对,你不说我都忘了。羽落,快去皇上寝殿,通知皇上,千万不可喝刚刚送过去的药,快!”风忽然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的叫羽落道。 羽落听到风的呼唤,不问风为什么让他这样做,立刻把手上的事情给身边的人,飞奔向皇上的寝殿。 东方昊自从羽落来到的时候,就知道今日怕又会被众人围住,这时,他忽然把摔倒在地上的张灿抓在手里,看着那些侍卫杀死自己的暗卫。 等到他们把自己的暗卫都解决掉了以后,他知道自己逃不过去了,于是,他抓紧张灿的脖子,说道: “你们不是想要张灿帮你们皇后看病么,如今,他就在我手里,只要你们给我备一匹快马,等到我出城之后,我就立刻把张灿还给你们。否则,就是拼着同归于尽,我也不会把张灿给你们的。” 不得不说,东方昊这次终于抓对了人,众人看到张灿在东方昊的手里,大家心里都是一咯噔。如今大家都知道张灿是要给皇后娘娘治病的,如今,若是张灿死了,皇后娘娘可怎么办啊。 大家心里都是相同的想法,放了东方昊。于是,风吩咐道:“来人,准备一匹快马,送到这里来。” 东方昊听到风的吩咐,得意的一笑,哼哼,张灿原来还这么有用啊。对不起了,这回我一定把张灿带走了。 不一会儿,就有人送了一匹马过来,东方昊看到那匹马渐渐的向着自己走过来,心里欣喜不已。自己终于抓到张灿,如今可以回去了啊。 东方昊心里太过高兴,却没有看到风与牵马的侍卫的互动,待得那匹马来到东方昊身边。 东方昊拉着张灿就要坐在马上驾马离开的时候,那个牵马的人却是忽然飞起一脚,踢倒东方昊的小腹,东方昊一点都没有躲闪掉,硬生生的受了那个人含着强劲内力的一脚。 立刻拉着张灿飞快的向身后的墙狠狠的撞了过去。东方昊却也聪明,在自己就要撞到墙上的时候,东方昊把张灿拉到自己的身后,准备用张灿当自己的垫背。 张灿原本就受过东方昊一脚,如今若是再撞一回墙的话,怕是连活的机会都没有了。 众人看到东方昊如此卑鄙的行径,都暗恨东方昊太过奸诈和阴狠。但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灿渐渐的向着墙的方向撞去。 张灿眼看着就要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却就在张灿撞到墙的一瞬间,他只觉得浑身一股很奇异的力量,让自己瞬间脱离了东方昊的掌控。 众人看着东方昊狠狠的撞入身后的墙,把墙都砸了一个大窟窿,寒立刻出动,进入那个大窟窿搜寻东方昊的身影。 而其他人,则看着张灿的方向都跪了下来,“参见皇上。” “都平身吧。”顾源温润的声音适时的传了过来。 原来,刚刚在张灿即将撞向墙的一瞬间,顾源来到张灿身边,动用自己所有的内力,把张灿移出了东方昊的掌控,并且把他移除了东方昊受攻击的地方。 如今,张灿奄奄一息的站在顾源身前,只有靠着顾源的手才能支撑着自己不会倒下去。 “多谢皇上了。”张灿虚弱的对着身后的顾源说道。 “神医何必客气……噗……” 顾源正想和张灿客气两句的时候,就忽然噗的喷出了一口血。众人看到陛下吐血,忽然就都围到了他的身边。 而站在离顾源最近的地方的张灿,则第一时间察觉到了顾源的异常,当顾源一口血喷出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搭在了顾源的手腕上。 “陛下怎么还是中毒了啊。刚刚风不是吩咐那个什么落羽去通知你了么?”张灿焦急的问道。 “陛下,属下确实让羽落过去通知您了,您怎么还是……” “我去到的时候,陛下已经喝下了自己的那一碗,正准备给娘娘服下药。”羽落言简意赅的说道。 众人听到这些话,心里都是一惊,陛下……” 张灿听到羽落自责的话,安慰似的对顾源说道:“还好我手里如今有刚刚研制好的这种药的解药。” 他边说着,手里边向怀里摸过去。但是,待他手伸出来的时候,却是一把碎瓷片搁在手里,而他的手则被瓷片割伤,如今在往外流着血。 张灿面色苍白的看着顾源,对众人说道:“麻烦了,药被东方昊打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