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命悬一线 - 神医皇后

第五十九章 命悬一线

众人看到张灿脸色苍白,都猜测,怕是他说的是真的。这可要怎么办啊。大家都脸色苍白的看着面色越来越苍白的顾源。 “神医,怎么办啊?”风焦急的拽住张灿的肩膀,问道。 张灿也脸色苍白的看着众人,满脸愧疚的开口说道:“我真的没有办法了。陛下如今中了这种毒,它是见血封喉的毒药。而且死状恐怖,疼痛难忍。如今陛下能忍到现在毒才发作,已经实属不易了。” 众人听到张灿话,原本苍白的脸则变得更加白了。都睁大眼睛看着顾源,生怕下一秒当他们眨眼的瞬间就消失掉一般。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么?”寒忽然低喃道。话中的悲伤让众人都忽然产生一种悲凉之感。 张灿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说道:“你们快往东方昊身上搜搜,说不定他身上带了解药。当初我刚研制出了这种毒的解药,就被他抢了过去。 后来,他遍访名医都没有找到那颗药的配法,他再让我配的时候,我誓死不从,才被他关在地牢里面打的。” 张灿的话好像给了众人希望一般,大家都危险的看着被寒从那个大窟窿里面带出来的东方昊。 只见他满脸苍白,嘴角流着血,浑身衣衫破破烂烂,若是就这样把他带到大街上的话,肯定没人会想到这个人就是天瀚国的王爷。 东方昊原本因为那一脚,撞在墙里面,把墙都砸了一个大窟窿。即便是铁打的身体怕是也会经受不住的。 他的身体自然不是铁打的,因此,尽管他到最后关头用上了内力,但是,还是受了不小的内伤,如今只有让人扶着才能站住。 他看到大家都向他看过来,惊慌的看着众人,说道:“什么解药啊,我真的没有,你们不要过来。” “哼哼,不搜搜怎么会知道呢,王爷,对不住了,风就帮您搜搜了。”风边说着,手就伸向了东方昊的怀里摸索了起来。 就在风手伸到东方昊怀里的那一刻,东方昊忽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风看到东方昊忽然毫无顾忌的笑起来。 他忽然就停下了手,抬头看看东方昊,看着哈哈大笑的东方昊莫名其妙的问道:“你笑什么啊?” 东方昊待得风停下了手的时候,就忽然止住了笑,看着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的风,忽然就红着脸不说话了。 风看着因为他忽然停下,就止住笑的东方昊,心里慢慢疑惑,他忽然发现,东方昊好像非常怕痒啊。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风接连的誓言了好几次,最后,他忽然哈哈大笑的对众人高声说道:“哈哈,没想到无恶不作的东方王爷居然怕痒,哈哈,真是太……” “风,别玩儿了,快点看看东方昊怀里有没有解药。”羽落看着风玩的不亦乐乎,立刻开口提醒风道。 “哦,差点忘了大事了。”风忽然一拍脑门,惊呼道。 这回,他终于不再开玩笑,把东方昊怀里众多的解药毒药都搜罗了出来。张灿看到东方昊怀里这么多的药包,惊呼一声就过来辨认。 “这是阎王死,这是无常跳,这是……东方昊,你居然会带着这么多的毒药,你,你真的是太恶毒了!” “哼,说的好像你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般,这些毒药可都是你给我研制的!” “那还不是你逼迫我的!” “好了,不要吵了,张灿,快点给我们陛下找解药!”寒忽然出声打断了张灿和东方昊的争吵,吼道。 张灿听到寒愤怒的声音,浑身惊得抖了抖,说道:“好,你等一会儿,我看看有没有。” 众人看张灿认真的分辨着那些毒药,都没有出声打断张灿。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张灿忽然拿出一包药说道: “这里面没有解药,但是有一包毒药,我猜测,两种药若是混合在一起吃下去的话,可能就会是无毒的。但是,我只能是猜测,没有真凭实据的。但是,若是现在配解药的话,怕是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这么没有安全性的办法你也敢做,若是我们陛下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啊!”风忽然对着张灿怒吼道。 “我也没有办法啊,如今,无论是什么办法,我们只有试了才能知道效果啊,总不能在哪里等死吧。”张灿非常愧疚,而且无奈的对围在自己身前的众人开口说道。 众人听到张灿的话,齐齐的沉默了,大家都不敢让顾源尝试,若是陛下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们担待不起啊。 “好,神医就试试吧,总比等死强啊。”就在众人都停住不说话的时候,顾梦忽然出现在大家的眼前,说了这样一番话。 自从那日,顾梦被顾源打伤了以后,他就让风全权负责顾梦的安危,但是,风却伤了那个聪慧的女人,自那日开始,梦公主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间。 今日,顾梦公主本是太过思念风,想要过来看看他的,却碰到羽落从陛下的寝殿里面失魂落魄的出来。她连忙跑上去问怎么回事。 如今,顾梦公主忽然出现在大家面前,着实让大家都吃了一惊。但是,却没有人反驳梦公主的话。 张灿按照梦公主的话,把药丸塞到顾源的嘴里,心里祈祷着:“顾源,你千万不要有事啊。付池池还需要你。” 顾梦看着张灿面色苍白的把药塞到顾源的嘴里,待得张灿确定药进了顾源的身体,才离开顾源的身边,而众人则面色担忧的看着顾源的反应。 众人等了良久,都没有见到顾源有什么反应,还是顾梦机警,看到顾源还是没有反应的面孔,扶着顾源的人说道:“你们,快把陛下抬到他的寝殿里面去。” “是。”众人听到梦公主的话,这才反应过来,他们都在这个偏僻的角落里面呢。 大家都匆匆忙忙的往重华宫而去。而顾源则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脸色还是一如即赶往的苍白,好像下一秒就会没有呼吸一般。 直到到了寝殿,众人还是没有看到顾源有任何的反应。但是,几人来到重华殿门口的时候,却看到守在门口的暗卫都毫无生命特征的躺在地上,而重华宫寝殿的大门则大开着,让人一看就知道,怕是重华宫遇袭了。 寒,风,羽落等众人都是一惊,心里同时浮现一种想法,糟了,娘娘。他们同时向寝殿大门跑过去。 而原本围在顾源身边的众人则是同他们一样的想法,也是跟着他们一起往寝殿的方向跑过去。 几人跑到寝殿的门口,却看到,屋子里面,顾杉面色苍白的躺在顾源寝殿的床上,怀里抱着昏迷过去的付池池。 而他的身边,躺着七八位身着黑衣的暗卫,顾源的身边则站着同样面色苍白的七八个人,他们虽然浑身受伤。 但是,由于自己的主子没有让他们下去疗伤,因此都站在顾杉身边,呈保护的姿态站在顾杉身边,守护着躺在地上的两个人。 寒连忙跑过去,站到顾杉身边,看着身下还在不断冒着鲜血的顾杉,他忽然深深的对着顾杉鞠了一躬,口里郑重的对顾杉说道:“多谢王爷。” 大家看着面前如此的场景,俱都是一惊,看来顾杉是不顾自己的性命救了仍然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付池池。大家忽然就都敬佩顾杉了。 顾杉看到众人都来到他们身边的时候,终于放心的放开付池池,安心的晕了过去。 张灿让人把顾源带到他的床上,让人把付池池放在他的另外一边,让两人安心的躺在一起,他对寒他们说道:“你们在这里守着你们陛下,他有什么情况的话,就告诉我。” 然后,他走到顾杉的身边,给顾杉把了脉,说道,“他虽然受伤不轻,但是好在没有什么性命之忧。”他转头对仍然守在顾杉身边的那些人说道: “你们可以安心的下去疗伤了,你们主子没事。这里有我照顾着,你们放心下去吧。” 那些侍卫听到张灿的话,都一言不发的下去疗伤去了。张灿看到那些人都下去了之后,对寒说道:“你们先把东方昊关起来,千万不要让他跑掉了,我一会儿还有事情问他。” 寒听张灿的,让自己身边的人把东方昊带到了一个隐秘的地牢里面关起来了,他虽然不知道张灿找东方昊所为何事,但是,他知道,如果陛下醒过来的话,怕是也不会轻易放走东方昊的。 所以,他就让人把东方昊抓了起来。他看张灿面色苍白的忙这忙那,忽然开口问道:“神医不是也受伤了么,你怎么样了?” “没事,比他们轻得多了。你快让人守着门,别让人进来。我这就去给你们皇上还有皇后,王爷医治。” “那麻烦神医了,若是您有什么吩咐,立刻叫我就好,我就在外面,不会走远的。” “好。”张灿淡淡的应道。转头又去看他们的伤势去了。 寒看到张灿开始给主子们疗伤,转头就要出去守着大门,却不知就在这时候,他听到身后“嘭……”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寒转过头去,正好看到张灿身体落地的瞬间,他立马转过身,就要抱住正要落地的张灿,却没想到一个失手,张灿还是落在了地上。 “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