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周洲来了 - 神医皇后

第六十章 周洲来了

寒惊慌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张灿,心里忽然没有底了,神医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陛下他们可怎么办啊? 他惊慌的呼喊着张灿的名字,却没有喊醒张灿,喊来了风和梦公主。风看到倒在地上的张灿,说道:“这是怎么了,张灿他怎么也倒下去了?” 寒忽然满脸惊慌的喊道:“风,快去,快把太医院的那些太医全部叫过来给他们看病!” 风从来没有看到过寒如此歇斯底里过。他立刻抓住寒的肩膀,对他说:“你不要着急,在这里等着,我这就过去找太医。” 他把顾梦留在这里,立刻飞奔过去找那些太医们。而留在这里的顾梦则安抚似得对寒说道: “你放松些,你们陛下和娘娘他们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但是,如果你不好好照顾自己,让自己陷入惊慌中,谁去照顾他们啊?” 寒好像没有听到顾梦的这些话一般,只是把张灿抱到寝殿旁边的一个软塌上面,然后,赚过头看着陛下,轻声说道:“陛下,您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情啊!” 那些太医原本在张灿来之前每日都住在皇上寝宫旁边的,后来张灿来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他们终于可以解放了,都准备好了出宫了。 如今,风忽然来到这里,再次把他们带到了皇上的寝宫里面,他们的心又再次提了起来。 但是,当他们看到寝殿里面躺着的四个人的时候,俱都是狠狠的惊讶了一番。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陛下王爷都躺在那里,还有,那个躺在软塌上面的,看着很邋遢的人是谁啊?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皇上身边的侍卫居然让他们给那个看上去就很邋遢的人看诊! 他们这下可不愿意了,之前他们给娘娘看诊,虽然他们没有治好娘娘,但是,这个邋遢的人是谁,凭什么给他看诊? 风自然是看出了那些太医们的想法,他怕再出什么事情,那么这一屋子的人,怕是都只有自生自灭的份了。 于是,他好心的提醒那些太医道:“寒可是正在发火呢,听说寒一发火就会杀人呢。” 那些太医一听到风这样说,立刻没有了任何表情,都毕恭毕敬的给张灿把脉,看诊,开药…… 又过了一日,张灿和顾杉从梦中醒过来。这时候,才有侍卫报告说:“门外有个叫周洲的人,已经守了一日一夜了,说想要见陛下。” 风听到是救命恩人过来了,想着,不出去见肯定是不行了,于是,他来到门外,看到虽然满脸疲惫但是仍然笔直的站在大门外的周洲,开口问道: “周洲,你怎么在这里啊?有什么事情了?” “哦,风大人,我是来找陛下的,他在么?” “陛下还没有醒啊。” “什么?还没有醒过来?” “是啊。我们也好担心陛下啊,可是,自从陛下昨日喝了张灿的药之后,就一直昏迷着,也不知道如今是个什么状况。” “哦,风,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啊?” “当然可以啊,我的救命恩人。” “那个,里面的皇后娘娘究竟叫什么啊?” “你问这个做什么?” “哦,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来着。” “她叫付池池,你千万别告诉别人是我说的啊!” 风说完,等了半天也没有听到周洲的回答,抬头看他,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周洲愣在那里,浑身僵硬,仿佛整个世界崩塌在他面前他都不会知道一般。 “喂,喂……周洲,周洲你怎么了?”风拍着周洲的肩膀问道。 “哦,没什么。周洲,你能不能让我进去看看陛下?” “那颗不行,陛下可不是谁相见就能见的。”风听到周洲提出的问题,正色道。 “你就让我进去看看不行么,求求你了。” “哎我说,你究竟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一定要见我们陛下啊?” “没什么,我就是想见一见他,求你了。风,看在我救过你一次的份上,风,我就只有这一个条件。” 风听到周洲忽然用救命之恩来让他回报,自己也无奈了,想那时,自己一时失误,忘记带着侍卫一起了,被东方昊的侍卫围杀,却被周洲碰巧撞见,他立刻去重华殿门口去搬来了寒和羽落等人,救了自己。 可是,如今,他竟然用救命之恩来威胁自己。而他又没有理由拒绝。只好阴狠的说道:“好,我这就带你进去,但是,你记住,从此以后,我们各不相干!” “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周洲刚说完,就不见了人影,留下莫名其妙的风疑惑的看着周洲离开的放向出神。 不一会儿,当周洲回来的时候,风看向他,说道:“这下准备好了么?” “好了,走吧。”周洲跟着风进去了之后,看到跟顾源躺在一起的付池池,忽然眼眶就热了,接着,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虽然他极尽控制,却还是没有控制住。 “池池,你终于回来了,还好你没事,还好……”他哽咽的看着付池池唠叨道。但是,虽然他的声音很小,但是,却还是被有功夫的寒和风听了个正着。 两人齐齐惊异的看向周洲,说道:“你是谁?为什么认识我们皇后娘娘?你们究竟什么关系?” “我们没什么关系,等皇上醒来,你们把这个布包交给皇上,让他转交给娘娘就好了。谢谢。”他不看顾源,不看屋中的任何一个人,就出门了。 可是,风却不依不饶,过去就想要拉住周洲,不让他走,但是,顾杉的声音却在这时候传了过来:“风,让他走吧。” 风虽然不甘愿,却还是听话的让开了位子,让周洲走出门,他转头不解的看向顾杉,但是,得到的却是低头认真的看着付池池的顾杉的侧脸。 张灿刚刚醒来,人还很虚弱,却是,立刻起身,就来到原本顾源准备的桌子旁边,刷刷刷的写了几张药方,身边正在好奇的看着顾杉的风说道: “风,你快去监督着把这些药熬过来,顾源再不醒来就危险了,我要准备点药刺激他一下,快去快回。” 风立刻转过头,回话道:“是,我一定好好的让人端过来的。”他立刻就飞奔出去办事了。 张灿转过头看愣着神看着他的两个人,说道:“你们很闲么?若是很闲的话,我给你们吩咐点事情来做。” “寒,你立刻过去找些银针过来,要大约一指长的样子,多准备一点。王爷,您……” “大人,大人不好了……”张灿刚要说什么的时候,外面忽然传出了一种嘈杂的声音传了进来。 寒听到是自己的手下,冷硬着声音说道:“大人不好了,南宫大人闯进宫里来了,如今正在往陛下的寝殿走过来,听说是因为他的女儿南宫若儿不明状况的死在了自己的寝殿里面。” 顾杉忽然呼的站了起来,瞬间飘出门外:“什么?说清楚一点!” “王……王爷。南宫。南宫大人他……”小侍卫看到顾杉从皇上的寝殿跑出来,如今抓着自己的衣领不松手,一时间嘴里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但是,时间却没有因为小侍卫的结巴而停止,小侍卫的话还没有说出来,门外,南宫副将已经带着自己一党的官员来到皇上的寝殿门口了,看到顾源抓着小侍卫站在门口,他开口道: “臣南宫凌给王爷请安。” “怎么,南宫副将来找陛下是有什么事情么?” “是的王爷,臣的女儿南宫若儿不知道什么原因死在皇宫里面,臣是过来向陛下讨说法的。”南宫副将不卑不亢的对顾杉说道。 顾杉心里小小的惊讶了一把,南宫若儿死了?怎么死的?多久了?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办?但是,若是让他向皇兄讨要说法的话,皇兄到现在也没有醒呢。 他心里想着对策,眼里看着面前的南宫副将一副不讨到说法誓不罢休的样子,心里万分着急。 却在这时候,寝殿里面忽然传出寒惊慌的叫声:“皇上,皇上您怎么了?皇上……” 南宫副将显然也听到了这一声叫声,微微惊讶了一把,但还是没有忍住,问道:“王爷,不知道陛下他怎么了?” 顾杉没有回答南宫凌的话,赶忙打开门闯了进去,生怕去晚了一步自己的皇兄出什么意外一般。 进到房间里面风顾杉,看到自己的皇兄忽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眼看着也许下一秒他就要死掉的样子,顾杉心里也是惊慌失措。 门外,南宫副将见王爷竟然惊慌的丢下自己就跑进了寝殿,也连忙往寝殿里面闯,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他刚走到寝殿门口,就被一个身影打断了去路,“大人请留步。” “让开。” “对不起大人,您不能进去。” “我说让开。” “大人……啊……” 南宫将军说了两次那个人依然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南宫将军这会儿彻底火了,他直接一掌,就把那个侍卫打飞了出去,然后,他立刻推门走了进去。 进到屋里的南宫副将,看到屋里躺在床上正在痉挛的人,一时间也惊的停住了脚步看着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