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贤妃遇刺 - 神医皇后

第六十一章 贤妃遇刺

随后跟进去守护着大门的众位侍卫这会儿也看到了如今口吐白沫的皇上,大家都惊骇的看着他,生怕自己一个眨眼,他就会死去一般。 张灿和顾杉此时正在顾源的旁边,张灿正在紧张的给顾源把脉,而顾源原本是过来给皇兄擦吐出来的白沫的,如今看到南宫副将和一种侍卫都进来了,着急的大吼道: “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南宫副将请出去!” “是……”大家愣了愣神,都走到南宫凌的旁边,架住南宫凌就要把他拖出去,却也就在这时候,南宫副将拍开那些人的手,说道: “本官会走,你们休要架住我。”然后,他大踏步的往门外走去,边走边对身后的人说道: “王爷,本官在门外等着你,可不要让本官等你太久了,要不然本官若是等急了,说不定会说出去什么呢,你说呢?” “好,南宫副将就在门外等着吧,我一会儿就出去。”顾杉没有看走出去的南宫凌,就开口说道。 把脉片刻,张灿忽然放下顾源的手说道:“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不知道王爷如今可愿再冒个险? “有什么话就快说,如今皇兄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你就不要吞吞吐吐的说不完了。” “好,王爷,如今只有拼一把了,您输送内里给陛下,冲击他的任督二脉,然后让陛下的身体进行自我修复。” “什么自我修复?” “陛下他的毒已解,但是残留于体内的药力带着他们带动起来的能量相互冲撞起来,如今陛下昏迷,无法进行很好的疏导。” 张灿分析的头头是道,但是,顾杉心里总是隐隐的感觉到不安,难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不成? 顾杉接着问道:“那为什么是拼一把呢?难道皇兄会有什么危险?” “这,任督二脉是非常关键的穴道,若是一个不小心,陛下重则瘫痪死亡,轻则武功尽失也不一定。” 顾杉听到张灿的解释,这才明白刚刚自己究竟在担心什么。自己真的可以么?他忽然不敢动手了,若是自己一个不小心,皇兄他…… 张灿什么都准备好之后,转头看到顾杉愣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什么呢他便催促道:“王爷,您在干什么呢?皇上他快不行了呢。” “哦,等会儿,我这就开始。”顾杉忽然想抽自己,皇兄如今正在危难之中,若是再犹豫或者干嘛的,他怎么办啊? 他立刻就上来给皇兄输送内里,助他疗伤。而顾源从始至终都是安安静静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浑身痉挛。 顾杉的内力刚刚进入顾源的身体,就发现他的身体伤的很严重,而浑身都有乱窜的内力。 他想着,若是皇兄这次没有生病的话,恐怕他过不多久也会无缘无故的生病的。而那时候,恐怕他的身体就没有办法医治了。 不再犹豫,顾杉就输送自己的内力,帮助皇兄疏导乱窜的内力,渐渐的,顾源感觉到自己浑身没有那么难受了,而且自己的丹田处好像隐隐的有内力在盘旋着。 他便无意识的开始吸收这那些内力,而他的浑身则是渐渐的由丹田处渐渐游走出一些内力,跟着那些外来的内力开始浑身大小周天的旋转着,而后,那些内力则是渐渐的回归本源,渐渐的吸收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顾杉脸色苍白的睁开眼睛,疲惫的对张灿说:“可以了。”的时候,他才拍拍顾杉的肩膀,递给他一碗药,待看到顾杉喝下去之后,他才让人扶起苍白的顾杉,让顾杉靠在软塌上休息去了。 而他则是继续转战在付池池和顾源之间,给顾源把了脉,直到确定顾源没有什么大碍了之后,他才转向付池池,满目犹豫的看着她。 张灿的身边,放着一排银针,听说是顾源为了思念付池池而专门让一些技术精巧的铁匠打造的,恐怕普天之下也只有此一副吧。 过了不久,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把银针一包,想着,算了,等顾源醒过来再让他给付池池施针吧。 张灿刚刚想要休息一会儿,忽然想到,好像顾杉自从昊王爷府里面救出他之后,一直都在赶路,打架……都没有好好调理过自己的身体,如今,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内力啊? 他慌忙赶到顾杉身边,给他把了脉,过了不久,他才低咒一声该死。这个顾杉啊,还真是…… 顾杉如今浑身上下所有的内力都输送给顾源了,这才是他脸色苍白的原因。如今的他,怕是一个女子都能把他推道。 怪不得刚刚看他的脸色苍白的不大正常呢。原来这个家伙,为了救顾源,竟然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身体。 他无奈的看了一眼因为他的靠近而睁开眼睛的顾杉,说道:“王爷怕是没有几个月的调养,身体是好不了了。” “嗯,我知道。刚刚其实我也是有些犹豫的,但是,皇兄他不能出事。”顾杉忽然坚定的说道。 张灿也不便说什么,他问道:“王爷不如回王府慢慢调理,这边的事情,如今王爷看来也是帮不上什么忙了呢。” “等皇兄醒过来吧。如今我在这里,虽然弱了点,但是,还是可以走动,可以代替皇兄办不少的事情呢。” “好吧,那王爷若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告诉我。” “好,麻烦神医医治我皇兄和皇嫂了。” “嗯,没事的。我给皇上和皇后娘娘医治其实是有原因的,王爷可千万不要把我想的太好了。” “哦?不知道神医有什么目的呢?” “哈哈,王爷也不用这么担忧的,只是一些小事的,毕竟王爷可是助我逃出了狼窝呢,而皇后娘娘她当初可是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呢。” 顾杉听到张灿说的话,很是疑惑的看着张灿,不知道他说的帮忙是什么,想要让张灿给他个解释,却见张灿半天都不愿意透露,他也只有作罢。 不久,他对寒说道:“寒,你去把皇兄桌子前面的奏折都给我抱过来,万一皇兄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可就麻烦了。” “是,请王爷稍等。”寒彬彬有礼的对顾杉说道。 顾杉坐在软塌上面代替自家皇兄看着那些奏折,张灿则是研究着他之前从付池池的口中得到的药房和拖延的办法。 一时间,整个大殿里面陷入了死寂,大家各自办着自己的事情,丝毫不受各自的影响。直到—— “王爷,不知道陛下如今如何了,您可有时间给臣解释了啊?”南宫副将略微有些焦急的声音传入大殿的时候,顾杉才想起来,门外站了一个人,等着要说法呢啊。 顾杉让人把南宫副将宣进来,他抬头看向踩着冷冽的步伐进来的南宫副将,眼里闪过惊异和愧疚,更多的则是钦佩。 南宫副将进来的时候,浑身已经被雪覆盖住了,他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子冷气,但是,他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仍然稳健的走进来,看看顾源,然后工工整整的给顾杉行了一个大礼。 顾杉敬佩南宫副将,虽然他浑身都快要冻僵硬了,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动的守在门外,直到现在,他才出声。 南宫副将进来看到满面苍白的顾杉,也是一愣,问道:“王爷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虚弱啊?” “没什么,你有何冤屈,跟我说一说。” “是,王爷。王爷,臣的女儿南宫若儿如今死在她的宫里,臣想求王爷帮臣抓住凶手。而且,臣的另外一个女儿自从上次参加中秋宫宴之后,就失踪了,如今已经一个月有余了,陈多方查找仍然没有结果,因此,老臣请求王爷帮助,找臣的女儿南宫羽儿的下落。” 顾杉听到南宫凌的话,心里一惊,这是谁做的,难道是想要嫁祸给皇家?若是南宫副将发现这两个人都死在皇家人的手里,怕是南宫副将会反了他们顾家啊。 如今,他们兄弟两个身边已经是群狼环伺了,若是再加上一个南宫副将,这怕是宁将军的主意啊。 他抬头看向南宫副将,说道:“南宫副将,您可有些眉目?贤妃娘娘宫里的人都问了么?娘娘遇刺之前可曾有什么事情发生?” “回王爷的话,臣没有进宫的许可,只是听到偷偷跑出宫的贤妃娘娘身边的小侍女的口中得知贤妃娘娘遇刺的消息的。而且,不知道是谁这么狠的心,那个侍女原本是老臣选出来的带些功夫的侍女,保护娘娘的。但是,她却是只是死在老臣府邸门前。老臣多方打听才确定娘娘遇刺的消息。” 顾杉听到南宫凌这样说的话,心里更是惊奇,看这手法,难道是宁将军干的?他就那么耐不住了? 他看着面前同样是面色凝重的南宫凌,问道:“南宫副将心里可有怀疑的人?” “回王爷的话,老臣没有怀疑的人,一切听凭王爷吩咐。” “哼,怕是南宫副将你是在怀疑我皇兄有意为之的吧?毕竟娘娘回来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王爷,老臣不敢……”南宫副将满脸的肃穆,看不清表情,只是毕恭毕敬的对这顾杉的责问。 顾杉看到实在问不出什么来了,只好吩咐人说道:“来人,带本王和南宫副将前去紫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