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死了?! - 神医皇后

第六十二章 死了?!

顾杉随着南宫副将,带着一大群人去了南宫若儿所在的紫华宫。但是,自从进到里面开始,就没有见到过人的影子。 直到进到南宫若儿所在的寝殿,两人才看到有两个宫女在战战兢兢的帮南宫若儿擦拭身体。 看到这样一群人走进来,两人俱都战战兢兢的跪下给两人行礼。顾杉让两人起来,问道:“娘娘死了多久了?” “回,回……” “本王是顾杉。” “回王爷的话,贤妃娘娘死了有些日子了,但是,一直没有人前来收敛。” “你们为什么不禀告啊?” “回王爷的话,我们知道娘娘死去的时候,就已经禀告给宁贵妃了。但是,为什么到现在没有人过来,我们就不知道了。” “来人,去请宁贵妃过来。” “是!”顾杉身后的人听到顾杉的吩咐就下去找宁贵妃了。” “说,贤妃娘娘是什么时候死的,当时是个什么情况。” “王爷,我们娘娘死的真的很冤啊,自娘娘进宫以来,娘娘就因为与小皇子比较亲近,因此与皇上也比较亲近。但是,却因此招来了宁贵妃的怨恨,因此,娘娘跟宁贵妃就时有结怨。大约是中秋宴之后的那天晚上。娘娘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满脸沮丧的回来,对奴婢们说,张常在出事了,然后她告诉我们,她心里好难受云云的。奴婢们有些担心娘娘,就陪在娘娘的寝宫外面,生怕娘娘有个什么事情吩咐。但是,没想到娘娘一夜非常的安静。第二天我们进去的时候,发现娘娘,发现娘娘……” “娘娘怎么了?” “娘娘她掉在房梁顶上,脚下被放着凳子,浑身僵硬,显然已经是咽气多时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若儿她……”南宫副将看着两个小宫女,轻声低喃出声。 “南宫副将不要着急,一会儿宁贵妃就该过来了,我们一会儿问问宁贵妃怎么说。”顾杉安慰似的拍拍南宫凌的肩膀说道。 几人之间维持着那种静默,直到侍卫通报宁贵妃来了的时候,两人才齐齐的转过头去看宁贵妃出现的地方。 直到宁贵妃来到近前,给顾杉和南宫凌行了大礼,才开心的跑到南宫凌的面前,开心的说道:“南宫叔叔,您怎么来了?是来看若儿的么?” “王淑宁,你真的不知道么?” “知道什么啊?” “若儿死了!王淑宁!你怎么会不知道!”南宫凌忽然疯狂的拽着宁贵妃胸口的衣领,歇斯底里的大吼道。 宁贵妃被南宫凌这阵仗吓得一时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而南宫凌看着面前的南宫若儿的尸体,心里是无比的难过。 顾杉看到南宫副将有越来越凶猛的架势,立刻对南宫凌说道:“南宫副将,您可不要太过悲伤啊,我们如今还没有查到凶手,您……” “王爷,老臣有个请求,不知道可不可以。” “你说。” “王爷,老臣想把女儿带出宫葬了。不知道可不可以。” “不行,如今还没有查出凶手是谁,你若是贸然的把南宫若儿带走安葬了,岂不是想要贤妃娘娘死不瞑目。” “可是,若儿他已经死了一月有余了,虽然因为天气寒冷,她的身体没有腐烂,但若是再放下去,怕是真的会腐烂了啊。” “给我两日可好,我这就让仵作验看她的尸体,这样吧,三日后我给把贤妃娘娘的尸体给你,然后等皇兄醒来我就让他给你一个说法。” “这……”南宫凌想了想说道:“那好吧,但是,您一定要保护好了娘娘的尸体,若是她身上多些什么的话,我拿你是问。” “好,来人,送南宫副将离开,宁贵妃你留下来,我有话要问你。”顾杉好像是头后面长了眼睛一般,看到宁贵妃要跟着南宫副将离开的身影说道。 宁贵妃没办法,只好转过身,生气的坐在凳子上,语气蛮横的说道:“什么事情啊?” “呵呵,关于贤妃娘娘的死,贵妃娘娘就没有什么想对本王说的么?不要跟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哎呦,看王爷这话说的,怎么好像本宫一定跟这件事情有关系一般呢?” “本王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有关系,但是,贤妃娘娘死了一个月有余了,我们却都不知道发生了这件事情,可见贵妃娘娘的嫌疑很大啊。” “王爷这话可就说错了。贤妃妹妹虽然死了一个月有余了,但是尸体却保存的如此完美,可见是有人一直保持着贤妃娘娘的身体,但是这个人是谁,有什么意图,我们都不知道,王爷凭什么怀疑本宫,而不去怀疑那保存贤妃娘娘尸体的那个人呢?” “嗯,也是,但是这也逃脱不了娘娘的嫌疑,因此,这两日若是本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还请娘娘邦邦忙才好啊。” “好,还有其他的事情么?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的话,本宫就走了啊。” “嗯,如今就先到这里吧,娘娘先回去吧。”顾杉疲惫的对宁贵妃挥挥手,疲惫的对她说道。 待到人都走光了之后,顾杉才脸色苍白的转过身看原本跪在那里的两个宫女。他看到她们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说道: “不要害怕,如今你们在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若是再呆下去,怕是你们小命也不保了。跟我走吧。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的。” “多谢王爷,可是,可是我们要守着我们娘娘的尸体,她,她若是离开了冰,就会腐烂的。” “哦,原来她都是睡在冰里面的啊,我说怎么能保持一个多月都是好好的呢。起先没注意,不过,这个主意究竟是谁想出来的啊?” “回王爷的话,这是之前逃出去给老爷报信的杏儿想到的。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到现在也没有回来,不过,既然老爷来了,怕是杏儿姑娘已经没事了。” 顾杉看到这两个人旁若无人的祈祷,心里感叹着两人的单纯,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和她们说,那个杏儿已经死去的事实。 他只好闲聊似的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啊?” “回王爷的话,奴婢花儿,奴婢朵儿。” “花朵儿,真是可爱的名字啊。对了,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们娘娘被害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回王爷的话,贤妃娘娘那日回来的时候,说了一些很莫名其妙的话,她那日回来好想说,原来萱姐姐就是皇后娘娘啊,我说之前怎么感觉萱姐姐长得那么像那个小皇子呢。然后,她又是喜又是忧的坐在凳子上面坐了半夜,也不知道她脑子里面想了什么。 我们都很担心娘娘,但是门外又非常的冷,奴婢想要进去服侍,娘娘又吩咐不用人陪,我们商量了以后,就决定一人守护娘娘一个时辰。奴婢两人守在门外的时候,都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但是,早上的时候,有进去服侍娘娘更衣的小侍女进去之后,就尖叫了出来……” “等一下,你说你们娘娘半夜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是的,我跟朵儿的时间刚好排在一起,我们两人一直守在门外,没有任何的动静传出来。” “那其他的几个宫女儿呢?” “她们看到娘娘上吊死了之后,就都跑了。” “那你们为什么会留下来?” “我们是娘娘从将军府带出来的丫鬟,是贴身照顾娘娘的人。因此我们……” “真是一对贴心的好宫女啊,你们接着说。” “我们进去,就看到娘娘被吊在一根房梁上面,而她的身下则放着一方凳子,让人一看就明白,这是娘娘上吊自杀了。” “哦?上吊自杀?但是刚刚南宫副将在这里的时候,本王可听到你们说的是被人杀死的啊。” “是的,王爷,我们认为王爷是被人害死的。她当晚精神虽然不好,但是并没有寻思的念头。我们不相信娘娘会自杀。” “好,我会忍着调查,给你们死去的娘娘一个交代的,放心吧。” “多谢王爷体恤。” “好,那你们就接着说。” “我们把娘娘放下来就去报告给宁贵妃了,但是,宁贵妃好像早就已经知道了一般,只是淡定的跟我们说,知道了。我们问她娘娘的尸体怎么办的时候,娘娘就说,陛下最近很忙,让我们先保管着娘娘的尸体,等待陛下闲了,她就禀报陛下查查。” “哦?你们告诉宁贵妃了?” “是的,王爷,我们甚至告诉了宁贵妃娘娘是被人杀死的。但是,宁贵妃却还是没有在意。” “可是,宁贵妃的话你们之前也听到了,她说她跟本不知道你们娘娘的死讯啊。” “她撒谎,娘娘她死的那么冤,宁贵妃竟然还这样对我们家娘娘,呜呜……呜呜……” “好了好了,你们先在这里守着,本王先回去了。” “呜呜……恭送……恭送王爷……”两人边哭边向顾杉行了个礼。 顾杉头也不回的往重华殿的方向走去…… 两个小丫头亲眼看到顾杉走远了之后,才转过身往南宫若儿所在的寝殿走过去。 待得两人关好大门,确定没有人进来了之后,才手往脸上一抹,两人脸上被撕下两块人皮面具,而如今的她们,哪还有之前那张脸的一点儿影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