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新发现 - 神医皇后

第六十三章 新发现

“姐姐,刚刚我的演技如何?” “你呀,差点露馅了你知不知道啊?” “哎呀呀,反正我们已经应付了他了,我们这就向娘娘禀报去吧?” “嗯,也好,省的娘娘等的焦急,为我们提心吊胆的。” “那我们走吧……” “等等……那南宫若儿的尸体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啊,放在那儿不就好了么,我们都在这里守了一个多月了,才有人过来问,我说,这南宫若儿也太没有人关注了吧。” “朵儿,不要胡说。也好,如今既然有人来查了,我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南宫若儿的尸体,谁查案,让谁苦恼去吧。” “走吧,姐姐。”两人这下再也没有什么犹豫的,就向外奔去。走出老远,才转向往萧妃所在的寝殿而去。 她们走后,紫华宫里忽然走出来一个人,若是花儿和朵儿两兄妹看见的话,一定会吓一跳的。 原来,如今出现在紫华宫南宫若儿的旁边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看着消失在寝殿的顾杉。 顾杉在这个寝殿里面跟朵儿说话的时候,就发现两个小丫头竟然不说实话,他记得小丫头说过,寝殿里面的其他宫女都走了。 他们两个因为南宫若儿重用的关系,没有走,在这里看护着娘娘的遗体,但是,她们竟然在这里没有一点损伤。 而且她们见到他和南宫凌过来竟然没有一点的惊讶,仿佛早就知道他们会过来一般。这不是太奇怪了么。正常人怎么会表现的如此这般。 而且,这两个小丫头言语间处处针对王淑宁,很显然让人听出来这是王淑宁一手吩咐下来做出的。他起初也以为是王淑宁做的,但是,后来这两个丫头一番漏洞百出的证词,让他心里摇摆了起来。 他走到南宫若儿的身边,看着因为放置长久而面呈轻乌的清秀容颜,心里微微有些遗憾,这个女孩子死的真是可怜啊。 但是,破案不是同情,他翻开南宫若儿的肩膀,查看她颈间的勒痕,看到与两个小姑娘说的相同,她的颈间确实像是找到了一些严重的掐痕,看掐出的痕迹,有长长的指甲带出来的特有的刮痕,和混有茉莉香的香味,应该是蔻丹的味道。他之前也从宁贵妃身上闻到一些。 而在她掐痕的旁边,便是一道深深的勒痕,很显然就是当日她被吊死在房顶上面而勒出来的痕迹。 顾杉想着,若是没有之前那两个小姑娘这么伪装的引领他往宁贵妃方向走的话,没准儿他就真的把宁贵妃当成凶手了。 他起身往寝宫外面走去,对身边的人说道:“来人,请仵作过来验尸。我们先回重华宫等消息。” “是。”几人的身影渐渐往重华宫的方向移动,终于,到最后,紫华宫再次变得安静了下来。 躺在紫华宫南宫若儿床铺上面的尸体外面包裹着的冰渐渐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着,但是,这一切却没有人发现。 顾杉回到重华宫关上大殿的门的时候,脸色忽然变得苍白,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吓得张灿赶紧过来给他看伤,渐渐的,张灿蹙紧了眉头: “王爷又用内力啊?” “嗯。”顾杉剪短的一个字,让张灿气的跳脚,“我不是说你不要用内力么?你看看你,如今你的伤势又加重了,这要到何时才能好转起来啊!” 顾杉没有理会张灿的跳脚,躺在那里闭目养神。而张灿看到自己说了半天没人搭理,也不说了,转身吩咐人给他熬药去了。而且,他还边走边摇头。 顾杉睁开眼睛好笑的看看张灿,转而继续闭目养神的想案情去了。 其实之前顾杉真的是没得选择的。他当时问两个小姑娘的时候,感觉她们说的很多漏洞,他就猜测,怕是她们也是案情的帮凶,就说要回来休息,这样,他想她们才能放松警惕。 他一直在偷偷的看两人,想趁着她们转身回屋再转头躲回来的,但是,没想到两人还真的执拗,直到他都快回到重华宫的时候,才转头回去。他想直接转头回去的计划泡汤了,只好用自己的武功快速而且隐秘的偷偷溜回来。 但是,动用了自己的武功的后果就是,自己的身体更加差了。他苦笑的摇了摇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张灿略微低沉的声音对他说: “等皇上醒过来之后,王爷还是回自己的府里好好休息吧,我怕您下次再忍不住动用功夫,那样的话,就是神仙怕是也救不活您了。” “难道皇兄就能用功夫?他可是比我伤的更加严重啊。” “他不会用功夫的。” “算了吧,你的身体都没有复原,不照样在这里照顾我们!我这点小伤根本算不了什么。大不了我以后不用功夫了就是,在这里至少可以帮衬着些皇兄。” 张灿想想也是,就满面严肃的对躺在那里的顾杉说道:“那你记住了,千万要保护好自己,若是你的身体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别指望我再救你啊。” “放心吧,我说你怎么会那么罗嗦呢!”顾杉摇摇头对张灿说道。 “我这不是关心你么,还那么多怨言。” “皇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醒啊?” “放心吧,你皇兄他已经没事了,最多明日就能醒过来,而且,他的内力会上涨一层,怕是以后这世上难逢敌手了。” “切,皇兄功夫本来就难逢敌手好不好。不过,皇兄这么好,我也真是高兴啊,他终于要醒了,太好了。” “那你皇兄不还是要感谢你,若是没有你,你皇兄指不定现在已经被毒死了呢。而且,你在这里帮你皇兄也挡了不少的事情,我说,你真的不想当皇帝么?” “当然不想,当皇帝那么多的束缚,你看看皇兄,如今他虽然病着,还是有那么多事情要忙,若是他不当这个皇帝,如今说不定和皇嫂在哪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游玩呢。” “哦,也是哦,我看惯了向东方昊这样阴险的人,为了做皇上丧失自己的人性,如今,你这样一说,我还真的觉得他不值得。” “是啊,而且我们就这样维持着这种关系,至少我还有兄弟,不至于落得太过孤单,做皇帝以后,怕是连自己的枕边人都不知道是为了权欲还是为了我。真的是世界上最孤单的人了。” “怎么?你觉得你皇嫂不会真心对你皇兄?” “怎么会,他们遭逢了那么多的劫难,如今若是再不能和和美美,真的就太悲伤了。” “那其实你当皇上的话,也会找到一个爱你并且你爱的人的。这可不是理由。” “哎呀,反正我不想这个皇帝,不说了,我累了,睡觉了。”顾杉立刻趴在软塌上面,闭着眼睛,不知道在干什么。 张灿看到顾杉这样的动作,也不再多问,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家伙啊,不过,亏得顾杉想得开,如今他嗯兄弟两人共同治理这个国家,何愁国不强盛。 顾杉看到张灿终于不说话了,嘴角微微露出胜利的微笑,他是真的不想要这个位子,太累,太孤单,他觉得如今这样刚刚好。想到这里,他这才开始闭上眼睛,真正的睡起觉来。 到了晚上的时候,顾杉醒过来,看着仍然昏迷着的皇兄,他什么也没说,立刻起身向外走去。 “哎……你去哪里啊?你不能乱动的啊。”张灿看到匆匆忙忙往外走的顾杉,慌忙叫道。 “我去紫华宫看看,现在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南宫若儿的死讯了,我猜他们晚上怕是就要行动了。” “站住!” 顾杉听到这声站住的时候,震惊的无以复加,果然站住了。他欣喜的转过头来,果然看到自己的皇兄坐在床上,满脸沉着的看着要离开的他。 看到他转过头来,接着说道:“你过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去查。你给我躺在这里好好休息。” “皇兄,你刚回来,还是好好休息吧。这点小事,我去就好了。”顾杉一边陪笑的对顾源说话,一边慢慢的往后退。 “顾杉,你再往后面退一步,我保证让你逃不出这皇位!” “皇兄,皇兄我错了,我不退了。”顾杉哭丧着脸站在那里,看着自家皇兄微微有些得意的嘴脸,撇了撇嘴。 “好了,不要闹了,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们好赶紧部署下来。东方傲那边也该有些动作了。” 一看到自家皇兄不再开玩笑了,顾杉也不再开玩笑,走到顾源面前,把白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他,然后说道: “我认为这件事情怕是跟萧妃有莫大的联系。目的嘛,怕是要策反南宫副将和宁将军。” “应该吧。”顾源沉默了良久,说了一句让顾杉也感觉很沉默的话。“杉,等你皇嫂醒过来,这个皇位让给你吧。我想带你皇嫂出去看看。” “那可不行,皇兄。我可以给你看两年这个国家,但是,若是让我当一辈子皇帝,打死我也不干!” “杉,皇兄真的不适合皇帝这个位子啊。” “不,皇兄,我认为你当这个皇帝当的真的很好,我未必有你这样的能力。你何必这么贬低自己的能力呢。而且,你怎么知道皇嫂不想你做这个皇帝呢。” “我说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啊。再挣下去,天都该亮了!”张灿看到两人把世人都想得到的皇帝的位子互相让来让去的,心里说不上来的感觉,赶忙提醒道。 “哦,也是哦,皇兄你在这里照顾好皇嫂。我去看看南宫若儿。如今天气虽然严寒,但是南宫若儿死了很久了,很多痕迹都没有了,只有暗自查看去看她的人才会有些眉目。” “好了,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放心,我会小心再小心的。”顾源忽然出手,点住了顾杉的穴道,把他放在自己刚刚躺下的地方,对张灿说道:“好好照顾他们。”接着,头也不回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