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计谋初现 - 神医皇后

第六十四章 计谋初现

顾杉没想到顾源会来这样一招,一时不查,还真的被顾源点中,躺在床上他对着顾源大叫道:“皇兄你偷袭!皇兄你等等我啊!” 但是,回答他的只有张灿无奈的叹息声,和他安慰的话:“皇上他只是想要让你好好养伤而已,你还是不要挣扎了吧。” “张灿,你快点给我把寒或者风,谁都行,给我叫过来。我要跟皇兄一起去查案,皇兄他刚醒来,还很虚弱,我可以去助他一臂之力。” “放心吧王爷,皇上如今虽然刚醒,但是他如今内力充沛,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若是有什么事情,他也能应付过来的。王爷您就休息休息吧。” “张灿!张灿你,你好!好的很啊!”顾源看到张灿压根就没有想要帮助他的意思,这才明白,看来张灿也不想他跟去,无奈的转头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顾源一个人来到紫华宫里面,原本他想大摇大摆的进去,忽然想到,好像刚刚顾杉说过,如今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南宫若儿的死讯。 她的尸体很显然是查不什么了,只有看看谁会过来看南宫若儿的尸体,才有可能查出凶手是谁。 他相信顾杉的判断,他是个聪明的人,无论在哪方面来讲,怕都远超于他。若不是因为他无心皇位,怕是他永远得不到这个皇位的。 他隐藏起自己的身形,一路往南宫若儿的寝宫里面飞去,到了南宫若儿的寝殿,看到躺在床上,面色乌青的南宫若儿,很显然是已经死去多日了。 他于心不忍,来到南宫若儿躺着的床前,慢慢的解开她身上的衣服,直到掀开她身上几乎所有的衣服,却还是没有看到任何的伤痕。 果然如杉所说的一样,南宫若儿是先被人掐死,然后被人用绳子吊在房梁上面,伪装成自杀的。 他迅速的再次给南宫若儿身上穿整齐衣服,然后,躲在房梁上面观察着,生怕这个寝殿里面若是有人进来他看不见,他整夜都未曾合眼。 但是,令他失望的是,直到第二天凌晨,也没有看到什么人进出这座寝宫。他看到再在这里守着也没有用,只好返回寝宫。 刚回到寝宫,他就看到一只手掌毫无内力的向着自己的方向打过来,他一惊,连忙就要用内力折断这个手臂,却在抬头看到这个手掌的主人顾杉的时候,也撤去内力,两人开始毫无内力的肉搏战了。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两人脸上身上都挂了些伤痕,但是,两人都放声大笑。只听到顾杉委屈的说道:“皇兄,你又欺负我!” “哈哈,谁让你那么弱的,不知道好好练功!” “是啊,我的功夫当然不如皇兄的啦!皇兄健壮如牛!” “好了好了,我们快进去看看你皇嫂,还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呢。” “好,不过在这以后,皇兄要告诉我,你今天有什么收获。” “走啦。”两人一起往寝殿的方向走去。丝毫不在意外面那些人诧异的表情。直到两个人关上大门,外面的人才好像醒过来一般,大家都议论纷纷。 “哎,我们皇上好厉害啊,不使用丝毫内力竟然就能够打伤王爷。” “什么啊,我看王爷是因为皇上的神威,不敢得罪皇上,所以自己给皇上打的。” “可是,两人刚刚明明是都使力气打了啊,我们大家都看着呢,他们都没有藏私啊。” …… 顾杉和顾源自然是不知道他们说的这番话的,两人进得屋去,看到张灿躺在软榻上面睡的正香,两人对看一眼,同时放轻了自己的手脚,同时来到顾源摆着的桌案后面。 只见顾源提笔写道:“怎么样,张灿之前跟你说过什么?池池她怎么样了?” “皇兄不知道?” “废话,我刚醒来就听你说要去查案,我只来得及看她一眼,就走了,都没有来得及问一问张灿池池的情况……” 两人用笔激烈的在纸上写着,丝毫没有看到,躺在软榻上面的张灿睁开眼睛,看着两人激烈的用笔争吵着,他的眼泪就那样流了下来。 他张灿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谁关心过他,也没有人为他着想过。如今,两人竟然只是因为看到他睡着了,就放轻了自己的动作。这般为他着想,想让他睡一觉,真的让他万分的感动。 当顾源和顾杉看过来的时候,张灿连忙闭上眼睛假寐,可惜,为时已晚,两人都看到了张灿眼角的泪水,当然知道张灿是假装闭上眼睛睡觉。 可是,两人都很聪明的没有揭穿他。三人在这种静谧中耗着,直到张灿觉得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一些,这才衣袖一划脸上,对他们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收获没有?” “没有,我在那里守了一夜,却是一点的消息都没有,我查看了贤妃的全身,却没有看到任何的伤痕,与你说的吻合,但是,这一夜没有人去紫华宫。” “这,怎么可能呢,明明他们都知道我们要去查案了啊。怎么会不去确认南宫若儿尸体无恙呢?” “确认尸体无恙?这都一个多月了,有恙也变得无恙了。怎么还需要担心啊。” “也对啊,那我们就出招,逼得那个幕后黑手不得不出手。” “对,我们可以散播消息出去,可是,怎么说才能让人都去看看呢?” “我们就放出消息,说查到特殊的东西,可能是某位娘娘的东西,我们正在查访是哪位娘娘的东西。” “可是,这样的话,也不会有人过去啊。我们守在那里是不行的啊。这样散播不行。” 顾源和顾杉两兄弟争论不休,一个偏要用这种手法去试一试,另外一个怕坏事偏不让用。 张灿忽然说道,“什么样的尸体,给我看一眼怎么样?虽然我不一定能够找得到一些什么有用的线索,但是,说不定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顾源和顾杉对视一眼,都没有看到对方眼里有反对的样子,就俱都点了点头。顾源说道: “好,你到我背上,我背着你,偷偷的潜伏进紫华宫里面去。现在不让人知道我醒过来的事,才好让那些人多一些把柄出来。” “杉,你就在寝宫里面呆着,好好养养你的身体。” “好吧,皇兄你就带着他去了吧,我在这里给你们镇着场子,谁要是敢过来捣乱,我打断他的腿!” “你呀,不要开玩笑了,我们去了,你自己小心一点啊。” 顾源带着趴在身上的张灿飞奔去紫华宫,而顾杉看到张灿和顾源走了之后,就安安静静的坐在桌子前面,开始给皇兄批阅奏章。 而顾源带着张灿来到紫华宫的寝殿的时候,寝殿还是像昨日一般,没有任何的改变。顾源指着床上躺着的,由于冰块的融化,已经微微有些变化的南宫若儿说道:“麻烦你了,神医。” “好,你等会儿,我这就下去查看一下。”张灿看到下面渐渐开始腐烂的南宫若儿的尸体,解开她的衣服开始查探。 过了不知道多久,当张灿对顾源说:“我要解剖她的尸体。”的时候,顾源不愿,若是到时候南宫凌过来给女儿收尸的时候,发现她被人解剖了,怕不会善罢甘休的。 如今国家正值动乱之际,若是此次不能收服南宫副将,怕是西烈真的要亡国了。所以他拒绝了。 但是,张灿却说道:“皇上,我们何不趁此机会,策反了南宫副将和宁将军。那样他们争斗的话,我们也可以得到更多的益处啊。” 顾源听着张灿的分析,说道:“我知道这样是最好的,但是,如今我们没有任何的证据怎么能够嫁祸给宁将军呢。” “前面有人给我们布好了局,只要我们顺着他们的路走,后面再加一把火,不就好了嘛。” “嗯?怎么做?” “皇上,我们只需要如此这般……这般……” “好,你想要做什么,就做吧,不过千万不要太过火了。” “皇上放心吧。” 张灿得到顾源的认可,这才拿出随身带着的刀,把已经放置了很久的南宫若儿解剖了。 过了不久,当张灿满意的露出笑容的时候,这才动用手上的线,给南宫若儿缝上了身上的伤口。然后,顾源吩咐身边的人迅速置办了一套相同的衣物,给南宫若儿换上,从始至终,两人都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 两人顺着原路返回到寝宫的时候,顾杉正在吩咐寒去紫华宫找他。见到他回来,他慌忙的关上门,把顾源拉到自己的身边,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等到确定没有人偷听之后,对他说道: “皇兄,我们成功了,刚刚得到消息,天瀚国的大军已经距离我们西烈边境大约百里的路。而且,据说天瀚国的昊王爷失踪了,天瀚国的京城如今也是一片大乱……” “真的啊,太好了。看来南宫若儿的事情我们要加快步伐了啊。”顾源阴狠的说道。

下一篇   第六十五章 邀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