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邀宠 - 神医皇后

第六十五章 邀宠

两人齐齐的阴狠一笑,让在旁边听着的张灿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这兄弟两人算计的人,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呢。 这时候,顾源对旁边微微有些冒冷汗的张灿问道:“怎么样,神医,有什么发现没有?” “有,我发现南宫若儿不是死于上吊,而是被人掐死的……” “废话,我们知道她是被人掐死的,你当我们傻啊。” “你就是傻,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你就给我打断,你知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嘛?” “额,神医,神医我错了,我不打搅你了。你要说什么就说吧。”顾杉看到张灿有不说的趋势,立刻开口求饶道。 张灿冷哼一声,瞥了顾杉一眼,说道:“这南宫若儿好像是被人掐死之后,又中了毒,她的尸体外面看不到任何的缺陷,但是打开她的内脏,可以发现,里面有一片黢黑的地方。我断定,南宫若儿被人下了很烈的毒药,而且不知道那个人用了什么办法,让南宫若儿心甘情愿的喝下去的。喝完之后,立刻被身边的人扶起,并且迅速的用冰封住尸体,一直到现在。” “哦?这倒是个大发现啊。我们不妨放出这两个消息,而跟南宫若儿的死有牵扯的两个人宁贵妃和萧妃则让人严密的监视起来。我就不信这两个人还不露出马脚来!” “好,皇兄,我这就让人散播消息,说南宫若儿被人掐死之后又灌了毒药。我们正在挨着宫殿搜查。皇兄你也该出现了,这就带人先去其他几个宫殿搜查。” “放心吧,我会搜查的慢一点,晚上我可还等着看好戏呢。” 顾杉一阵风似的跑出了重华宫,顾源则是走到付池池面前,问道:“神医,池池她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 “她啊,如今她的身体正在慢慢的恢复中间。不过,若是让她醒过来的话,怕是还要两日,如今她身体里面的情花毒药已经被压制住了,我有信心这两日让她醒过来。” “那就麻烦神医了,这两日照顾我们,如今你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要多多注意休息,而且,皇宫里面的好药材很多的,你也要好好调理自己的身体。” “多谢皇上关心,我会好好调理自己和娘娘的身体的。”顾源感动的说道。他虽然心里很感动,却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只是想要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他的感动。他觉得,有些感动,放在心里就好。 “那你帮我好好照顾池池,我走了。”顾源不等张灿有什么回话,就带着人往后宫方向走去。张灿看到顾源走出去的身影,喃喃的说出自己没有说出口的话:“放心吧,我一定把娘娘尽快治好的。” 顾源带着人来到后宫的时候,正好顾杉带人散布了抓凶手的谣言。他这会儿带着人过来,刚好给顾杉的谣言增加了众多的真实性。 顾杉带着人一个宫室一个宫室的搜索,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消息。直到,他搜到石琪的寝宫的时候,顾源听到石琪不卑不亢的问他。 “不知道皇上可知我妹妹张凌萱如今如何了?”他才正眼看看这个小女子,清秀的面容,虽没有妩媚的面貌,但是,却也是少有的清纯美女,如今再配上身上这身素色的衣物,看起来像是飘飘欲仙的仙子。 “哦?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啊?” “回皇上的话,我们是结拜的好姐妹。陛下您,可知妹妹她怎么样了?”石琪大眼睛里面忽然就涌下了泪水。那个样子,任谁看了都会很想抱在怀里安慰一番,但是,顾源却是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看着她哭。 “你叫什么名字?” “回陛下的话,臣妾石琪。” “哦?朕怎么没有听萱儿说过,她还有一个姐妹呢?” “回陛下的话,臣妾和萱妹妹还有若儿妹妹一起进宫那天,因为相互很投眼缘,就结拜为姐妹了。” “哦,这样啊。她如今正在养病,不过很快就会好了,你可以放心了。” “那请问陛下,臣妾可以去看看妹妹么?” “不必了,你还是去看看你另一个姐妹吧,她如今也许很需要你。” “啊?陛下说笑了,臣妾有时间一定会去的。” “好了,你宫里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这样惊扰,你一定是吓坏了,赶紧回去休息休息吧。” 顾源什么都没有对石琪多说,就抬脚走了。这样的人,他懒得和他说什么。但是,真没想到付池池没有他生活的竟然这么不好,唉,池池,我让你受苦了。 他回想着,刚刚他一进去,石琪就问他关于张凌萱的事情。他记得中秋宴当日,这后宫里面所有的人都去参加宴会了。 那么,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应该知道,付池池就是张凌萱,张凌萱就是付池池的。她问关于张凌萱的近况,很显然是想要引起他的注意的。 开始,他还真的被这个女孩子吸引到了,但是,她却只是问了关于付池池的种种,而且,处处都透露着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这不是太扯了么。 因此,石琪的这一场筹谋,很明显的就成为了疏远顾源的垫脚石。石琪看到顾源渐渐远去的身影,眼中那股子清纯终于渐渐的维持不下去了。 此时的她满脸狰狞之色,让她身边跟着的宫女都吓得面色苍白。其实,石琪这个主子,之前跟南宫若儿走的很近。 但是,每次皇上去了紫华宫,她都会上赶着往紫华宫中跑,还好贤妃娘娘大度,没有跟她计较什么。而且,贤妃娘娘还很单纯的给娘娘介绍皇上认识。 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贤妃娘娘不受宠了,她们娘娘就再也不去贤妃娘娘的寝宫里面了,每日只是在自己寝宫里面拿她们这些奴婢们撒气。 她们这些没有背景的小丫头,每日里只有受欺负的份,而且,她们娘娘还不让她们说出去。记得有一次,杏花姐姐跟其他宫里面的人说了,不知道为什么被她们娘娘知道了,杏花后来据说都下落不明了。 娘娘每次打她们就专门挑一些人看不到的地方打,她们这些在娘娘身边伺候的人,衣服下面包裹着的身体,早就已经新伤加旧伤,层层的累积起来了。 可是,后来,从中秋宴回来,娘娘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打她们了,每日都高兴的跟她们说话,就算是她们犯了错误,娘娘也不再责备了。她们不再受到毒打,自然是高兴的。但是,大家都觉得这样的事情很不正常。 但是,没有人敢问娘娘为什么这么高兴。娘娘维持着不打人的状态一直到了今日,如今,他们再次看到娘娘阴狠的脸,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浑身战栗了起来。 “娘娘,娘娘您……” “滚开,你们这些下贱胚子……”石琪过了好久好久,才好像忽然反应过来了一般,但是,这样反应过来对她宫里的那些宫女们来说,真的是犹如噩梦一般。 “我哪一点不如她了啊?啊?凭什么她能够得到圣宠,偏偏我不行?凭什么?”石琪一嘶吼着,一边狠狠的毒打跪在她身边的那些宫女。 那些宫女虽然疼得眼泪啪啪的往下掉,却没有一个人敢随便乱动,更没有一个人躲避。因为她们知道,若是她们躲避,换来的则是更为凶猛的毒打。 顾源带着人一路搜查下来,都没有找到一丝的线索。当然顾源也是不想能够搜出来线索的。他还等着晚上看好戏呢。 因此,搜了没几家,顾源就让人撤退了。撤退的时候,顾源放出话来,明日一定搜查完所有的宫殿。 这可急坏了宁贵妃和萧妃。宁贵妃一直以为南宫若儿不会再受宠了,所以,即便是她死了,也不会有人在意的。可是,这事怎么回事?为什么南宫若儿死了的消息会被南宫凌知道?她不是让人封锁消息了么? 宁贵妃心里非常的慌,原本以为南宫若儿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如今即便是尸体看上去还是完整的,但是,实际上已经什么都查不到了。但是,那些掐痕怎么会没有消失呢?她不是让人去清除了么? 萧妃也是很惊异。她原本想策反南宫副将为爹爹所用,爹爹日后起事才更有帮助。但是,这人都死了这么多天了,怎么还能查出她被人下了毒啊?她当日让人给南宫若儿喝的毒药如今还没有扔了呢。 如今皇上带人过来搜宫,若是皇上查到是她害了贤妃的话,怕会连累到爹爹啊。爹爹本就与那些手握重兵的人不对盘,若是再得罪了南宫副将,怕是再难起事啊! 就在萧妃焦急的口,忽然,书儿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她以为皇上已经搜查到自己的寝宫了,却听到书儿说,皇上明日再查,这才舒了一口气,还好。 顾源回到寝宫,看到顾杉已经坐在书案前面批阅奏折了,而张灿则躺在床上累的睡着了。 顾杉看到皇兄回来,疑问的看着他,顾源知道顾杉是问他搜查的怎么样。对着顾杉比划了一个胜利的姿势。两人同时心领会神的坐在桌案旁边,一起批阅奏章,静待天黑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