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设局 - 神医皇后

第六十七章 设局

“南宫副将,稍安勿躁。”顾源看着南宫副将手上的血顺着柱子往下滴,心里一惊,对南宫凌说道。 “我女儿如今惨死在后宫中,看着人在我的面前把我女儿死去的身躯残害成如此,我难道不该心痛么?” “将军所说不错,你的女儿是死的很冤,但是,这都是拜谁所赐?难道南宫副将你想要你女儿死的不明不白,让凶手逍遥法外么?” “哼,说的对啊,若儿尸体如今才被人发现,皇上难道没有责任?这是你们皇家,若是若儿在我们家里面的话,断断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 “南宫副将可不能血口喷人啊!当初我死活不愿意扩充后宫,是你们这一帮子大臣,硬逼着让我选秀女。我无奈之下同意了,但是,我也说了要公平选举。可是,你们这一帮子大臣硬是不遵守我的命令,偷偷做手脚。如今你们的女儿在后宫过的不好,就要来怨朕么?那朕的皇后差点丧命,朕该怨恨于谁?” “皇上说的是,但是,若儿死在皇家,虽然这不是皇上的错,我的若儿却是死了这么久都没有人发现。如今若儿身体已经接近腐烂了。不知道皇上对此作何解释?” “这个朕承认,是朕的不对,朕在这里向南宫副将和贤妃道歉。”顾源话刚说完,就对着南宫凌拜了下去,这样的大礼,把南宫凌吓了一跳。 南宫凌立刻把顾源扶起来,对他说:“皇上大礼,臣怎敢受。老臣冤枉皇上了,对不起。”南宫凌也照着顾源拜了下去,当然,也没有拜下去。 顾杉看到两个人拜来拜去的,说道,“你们两个人有完没完啊,还不快点走,难道你们要等到有人过来看到你们,报告给凶手才甘心嘛?” 两人听到顾杉这样说,也不再客气了,只听南宫凌对顾源说道:“皇上,之前是老臣对不起你,如今,若儿死在皇宫里面,老臣不怪你,老臣只想让凶手归案。” 顾源沉重的看着南宫凌,对他说:“先查明凶手再说吧。” 三人终于什么都不说的往宁贵妃所在的寝殿飞去。宁贵妃的寝殿此时灯火通明,三人来到宁贵妃的寝殿里面,刚好看到蕊儿的身影。 因为之前他们耽误了不少时间在紫华宫,因此,他们来到的时候,宁贵妃和蕊儿的对话已经到了尾声。 几人只听到宁贵妃阴狠的对蕊儿说:“那贱人死了还那么多事情,蕊儿,做的好!”然后,再没有了声音。 顾杉带着顾源和南宫凌来到宁贵妃的寝宫旁边,悄悄的潜进宁贵妃的小厨房,然后,他从怀里拿出一包药粉,悄悄的倒进宫女们刚刚烧好的开水里面。 顾杉接着带着三人潜入了房梁上面,顾源和南宫凌什么都没说,就看着顾杉搞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等到小宫女打开门进来的时候,顾源三人看着她给一个金贵的瓷杯里面冲上了刚刚顾源放药粉水里面。 然后,顾源看到顾杉的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他心里忽然打了一个哆嗦,怕是有人要倒霉了啊。哈哈…… 待到宫女端着茶杯出去了之后,顾源三人才跳下来,然后,顾源语带疑惑的问顾杉:“杉,你放进去的是什么啊?” “哈哈,皇兄你放心吧,我可没有想毒死她哦。这些药只是我问张灿要的,想要让她自己说出真相的。” “哦?这世上还有这么神奇的药?是什么啊?” “一会儿,皇兄不就知道啦!哎呀快走吧,我们要看着宁贵妃喝下去才行啊,走吧。” 顾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顾杉已经率先走出了小屋子,顾杉无奈,只好跟着顾杉后面,一起悄悄的靠近宁贵妃的寝殿。 三人来到的时候,宁贵妃正端过小宫女沏的茶,边刮茶末,边问道:“嗯?今儿这又是什么茶啊?这茶有股淡淡的清香,闻着真舒服。” “回娘娘的话,今儿这茶是薰衣草茶,有安神助眠的效用哦。娘娘您试试?” “嗯,还是敏儿得我心,知道我这几日睡不好觉,好了,等会你就快快下去睡觉吧,我想今儿我应该能睡个好觉了。” “是,娘娘。”敏儿恭恭敬敬的给宁贵妃行了一个礼,口气谦卑的说道。宁贵妃看到敏儿如此懂得礼节,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她一口气喝空了杯子里面的茶,给敏儿,说: “你收拾收拾就快点去睡吧,不用再等在这里伺候我了。” “是。”敏儿恭敬的双手接住宁贵妃递给她的杯子,然后,在宁贵妃的注目下,缓缓的退出了寝殿的房间。 敏儿悄悄的关上房门,这才悄悄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她便木然的继续往小厨房去了。一路上她都昂起胸膛走着,仿佛她是一株梅花,傲然挺立,永不低头一般。 敏儿的这一举动,让隐藏在暗处的顾杉和顾源兄弟两个人都赞赏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这皇宫中间居然还有如此人物,那么的高傲。 然后,顾杉反应过来,对两人说道:“我们回去吧,过一个时辰再回来,那时候,我们再过来看好戏。” “什么?一个时辰之后都睡觉了,还能有什么好戏啊?”南宫凌疑惑的问顾杉道,但是,顾杉却没有回答他,转身就走。 两人看到顾杉铁了心的不回答南宫凌的问题,都无奈的跟着顾杉回去了。一路上,南宫凌看到明显心情变得很好的顾杉和满脸疑惑的顾源,一时间心里不知道要不要相信顾杉的方法了。 三人刚走到重华宫的寝殿,顾源就慌忙拉起来正在睡觉的张灿,问道:“张灿,那药跟薰衣草查掺在一起的话,不会丧失药效吧?” “放心吧,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么,那要跟什么东西在一起都不会丧失效果的,只要你让人喝下去。” “张灿,你给杉的是什么药啊?”顾源疑惑的问张灿道。 “张灿,不要告诉皇兄,你要是告诉他,小心我以后整死你!”顾杉听到顾源不问他,转而问张灿了,立刻开口威胁他。 “这,皇上恕罪,您还是问王爷吧,他知道的。我,我……” “好了好了,我不问了,你们都休息一会儿吧,一个时辰之后我叫你们。” “那怎么行,皇上、王爷,还是你们先睡吧,老臣在这里守着就好了。” “废什么话,让你睡你就睡,我陪陪池池,你们都睡吧。” “这,老臣遵命。”南宫凌听到顾源这样说,立刻出门就要找个偏殿睡觉。 “你往哪里跑,那边那个床是今天我刚让人搬过来的,你就睡在那里就好了,床都铺好了。你要是现在再出去找地方睡觉,等会就会误事了,还是在这里将就一下吧。”顾源看到南宫凌往外跑,赶紧叫住他。 而顾杉和张灿则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两人一个人霸占软塌,一个人霸占床,躺下就睡了,根本没有南宫凌那么多拘束。 南宫凌刚想说什么,看到他们二人都无拘无束的躺在那里就睡,一时间也觉得自己太过矫情了,赶紧顺着顾源所指的方向,也躺下睡了。 顾源则缓步走到付池池身边,看着仍然躺在那里的付池池,表情放的柔柔的,轻轻的抚摸她的脸蛋,专注的看着她,好像多久都看不够一般。 一会儿,他好像感觉付池池身边太暗了一点,他记得,付池池说过,她怕黑,怕一个人呆着。于是,他起身走到旁边的烛台旁边,手一用力,从烛台上面取出一个蜡烛,放到付池池旁边,然后,走到另外一个烛台旁边…… 直到,顾源拿走了寝殿里面所有不必要的蜡烛,都放在付池池身边,这才停下来,坐到她身边。 可是,坐下来看着付池池的顾源忽然发现,付池池身下,有一滩血迹蔓延,他一惊,站起来,盯着那滩血迹,心里也忽然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张灿,张灿!张灿快过来。”顾源惊慌的叫张灿道。而顾杉和南宫凌原本就是有功夫的人,虽然他们已经睡着了,但是,听到顾源这么惊慌的叫声,当然也醒了过来。 “怎么了皇兄?”顾杉来到顾源身边,向四周警惕的看了一眼,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东西,这才转头看自己的皇兄,问道。 他刚刚听到皇兄惊慌的声音,以为有敌人来袭呢,他深怕皇兄有什么意外,这才惊慌的来到皇兄身边。但是,他飞奔来到皇兄身边,却没有看到一个敌人。 南宫凌也飞奔到顾源身边,惊慌了看了眼两兄弟,直到确定没事,这才微微了松了一口气,此时,他站在顾源身边,背着手看着惊慌的顾源。 如今顾源正在惊慌的看着付池池,惊慌的叫着张灿,怎么会管顾杉和南宫凌有什么反应,此时,当他看到张灿也飞奔过来,这才指着那一滩血迹,问张灿道: “张灿,今天有人来袭么?池池怎么受伤了?你怎么没告诉我?” “皇上,你不要着急,今天没有人来袭,我先给池池姑娘看看,您稍安勿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