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葵水是什么? - 神医皇后

第六十八章 葵水是什么?

张灿给付池池把了脉,满脸惊异。然后,他掀开付池池身上的被子,看到果然如顾源所说,付池池屁股下面出现一滩血迹。 张灿惊异的看着那滩血迹,小心翼翼的把付池池的身体翻转过来……过了不知道多久,张灿这才好笑的看着顾源。 顾源被张灿看的摸不着头脑,但是又很担心付池池,就开口问他道:“张灿,池池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她身子下面那么多血啊?是不是伤到哪里了?” 张灿看到顾源担心的模样,决心逗逗他,于是,他立刻正色道:“是的,付池池她受伤了,如今伤口很深,怕是活不久了。” “什么!怎么会?”顾源信以为真,抓住张灿的肩膀,满脸绝望的看着付池池。然后,他说道:“池池死了,我也活不下去。池池,你等等我,我这就来陪你。” 顾源话没说完,用那只空闲着的手使上内力就要往自己的死穴打过去。顾杉这可吓坏了,紧紧的抓住顾源的双手,不让他有任何的动作。 然后,他吼道:“皇兄,你真的要抛下我们不管了么?” “杉,没有付池池我会活不下去的,以后这西烈国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守好我们祖辈留下来的领土啊!” “可是皇兄,你是皇上,你身上不仅有家,还要有国啊!皇兄,你不能!” “皇上,请皇上三思啊!皇上,西烈国还需要你,你怎么能……” “哎呀好了,不逗你们了,都放松一点。我刚刚是开玩笑呢!付池池没事!” 顾源如今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没有出来,因此,张灿说的话,他只听到了“付池池没事。”这几个字。 他忽然转过头看着张灿,待到确定了张灿说的是付池池没事了之后,他忽然放松了下来,好像是之前疯狂的顾源不是他一般。 “那池池为什么会流这么多的血?”顾源没有放过张灿,更加着急的问他道。 “额,咳咳……那个,这个……” “不要婆婆妈妈的,快说!”顾源受不了张灿吞吞吐吐的样子,心急的说道。 “这个,王爷,还有,这位将军,你们都先出去好不好?” “不行,你不要磨磨蹭蹭的,快说,皇嫂到底怎么样了。”顾杉听到张灿说要他出去,自然是不干的,立刻就反驳道。 顾源看到顾杉不愿意出去,当下赞赏的点了点头,然后,他对张灿说:“都是自己人,神医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 “好吧。付池池她只是来葵水了。”张灿把头撇向一边,声音如蚊子一般的说出这几句话。 “葵水是什么?”顾源立刻问道。顾杉一直都是洁身自好的,后院连女人都没有,自然也是不知道葵水的,当下也好奇的看向头撇向一边,有些微微红润的张灿。 张灿听到这两兄弟这样问,更加不好意思了,他不知道怎么和两兄弟解释,但是,他知道,若是再让他们问下去,怕是他也回答不出来了。 当下,他说道:“哎呀,你们只要放心,付池池她没事就行了。你们不是要去找凶手么,还不快走?” “不行,池池的身体有异样,我怎么能放任她不理?你告诉我,葵水是什么。”顾源任张灿往外推他,却不愿意去找凶手。依然抓住之前张灿说的问题不放。 张灿这会儿彻底无语了,这顾源怎么那么执着呢?他想着,看来不给他们一个解释,这两个人怕是不会走了。他思索着,该怎么说? 就在这时候,却听到了南宫副将突然哈哈大笑。兄弟两人凶狠的看着南宫凌,付池池如今来了什么葵水,如今有什么危险都不知道,这南宫凌竟然还笑得出声! “哼,南宫副将,你笑什么?难道池池生病你竟如此开心?” “陛下误会了,老臣只是笑陛下您和王爷竟然如此单纯。放心吧,娘娘只是来了葵水,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还是快去抓凶手吧。” “你也知道葵水?那你告诉我,葵水是什么,我就带你去查真相。” “这,唉,葵水是每个女人都会来的。如果女人不来葵水的话,怕就会真的有问题了。据我所知,不来葵水的女人,一般都不会有子嗣,而且,会被夫君抛弃的。” “哦,原来是好的啊!真是太好了。池池没事。嗯,谢谢你啊,南宫副将。”顾源听到南宫副将的解释,当下不再担心了,转而是满心的欢喜。 顾杉听到南宫副将的解释,也是放松的舒了一口气。全身也渐渐的放松下来,他转过头去看满脸憋得通红的张灿,不屑的说道:“想笑就笑吧,憋坏了可没有人给你治病啊。” 张灿原本是因为被顾源问葵水的问题而害羞的满脸通红,听到南宫副将也脸红的对着两兄弟解释。他一时间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是,这种红却被顾杉幽怨的解释曲解了。他一时间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脸却憋得更加的红了。 南宫副将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调整了好久,然后,看到张灿再次陷入尴尬中,说道:“快走吧,这样耽搁了那么久,怕也有一个时辰了,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好吧好吧,我们快走吧。”原本尴尬的四个人,一时间找到了不同的话题,都暗暗高兴,顺着南宫副将的话就说了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等张灿缓过来神的时候,整个寝殿里面又只剩下张灿一个人了。他想着,这大深夜的,若是让人找嬷嬷过来,怕会惊动人,就这样,先让付池池熬一夜吧。 顾源带着三人再次来到了宁贵妃的寝殿。如今夜深人静的,三人知道若是发出一点点的声音,怕都会惊动宁贵妃身边保护的那些死士。 于是,他们尽量的放轻自己的步子,此时,顾源带着顾杉,而南宫副将身上则背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三人都悄无声息的向着宁贵妃睡着的那个宫室飞过去。 三人原本都是武功高强之辈,而南宫副将身上的女人虽然功夫不高,但是,却也是有些粗略的功夫的,顾杉虽然受了伤,却也懂得些闭气的法门。因此,三人都悄无声息的进了宁贵妃睡着的寝殿。 夜晚,万籁俱静,宁贵妃睡着睡着,忽然感觉到口好干,她想喊人过来给她倒杯水,却在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眼前一道白影飘过。 宁贵妃惊的狠狠的往后面躲过去。她惊异的看着白影,说道:“你是谁,为什么悄无声息的到这里来?” “王淑宁,我是谁你不知道么?那日,你是怎么杀我的,你忘了么?” “你是,你是南宫若儿?不可能,南宫若儿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在我这里?我一定是又做噩梦了!一定是。”宁贵妃一边唠叨,一边闭上眼睛唠唠叨叨的不知道说什么。 “王淑宁,当日你掐死我,又让人把我吊在房顶上面,王淑宁,南宫若儿如今来向你索命了!”白影的手忽然伸出,眼看就要抓住宁贵妃的脖子了。 宁贵妃忽然惊恐的闭上了眼睛。她尖声叫道:“南宫若儿,你该死!你不应该来找我,明明是你自己找死!”宁贵妃忽然手狠狠的四下里乱抓起来。 “若不是你跟张凌萱的关系那么好,若不是你那么吸引陛下,若不是你不愿意跟我合作,我至于失手杀了你嘛?” “合作?王淑宁,我当日怎么死的你可还记得?你可敢再重新回忆一遍?” “怎么不敢?那日我明明说让你装作不认识张凌萱你不愿。我让你跟我合作,在这后宫站稳脚跟,你说你没有那个心思跟人争宠。你说你要揭穿我的阴谋,你说你要告诉皇上,我偷偷关了张凌萱……” 宁贵妃好像是没有力气了,终于停下了自己乱抓着的手,浑身像是无力一般,趴在那里,接着说道: “南宫若儿,我本来不想杀你,可是你竟然要把张凌萱的事情告诉皇上。你可知道,张凌萱就是付池池,就是这西烈国的皇后,你可知道,皇上他从来没有宠幸过这后宫中的所有人,只除了皇后。 那日,我在御书房的门缝中,看到皇上与皇后娘娘翻滚,你可知道我是有多嫉恨付池池?我掐着你,本想让你不要去告诉皇上,哪知道竟然失手把你掐死了。南宫若儿,你可知道,你死了以后,我每日是怎么过的?你可知道,我每日里都害怕的睡不着觉?你可知道,我的心里是有多么的愧疚?” 宁贵妃越说月委屈,越说声音月飘渺。过了不知道多久,忽然,宁贵妃的寝宫里面忽然传出南宫凌凌厉的声音: “王淑宁,若儿她做错了什么?你竟然能下的下去手!王淑宁,我要杀了你!” “南宫叔叔?你怎么在这里……皇上?你,你们……”宁贵妃原本正在感伤着南宫若儿的死,忽然,眼前一亮,她看到眼前白衣女子扒开面前的头发,竟然是个陌生女子。而南宫叔叔竟然站在她面前,阴狠的看着她。皇上更是满脸愤恨的看着她。 直到所有人都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不查,中了圈套。直到被人拉着压下去的时候,她头一歪,竟然晕了过去。 顾源四个人面色沉重的走回重华宫,此时,天已经灰蒙蒙的就要亮了。几人刚回到重华宫,就听到有侍卫进来报告: “皇上,天瀚国带领三十万大军在我西烈边境集合,意欲攻打我国。”

上一篇   第六十七章 设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