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天瀚来犯 - 神医皇后

第六十九章 天瀚来犯

顾源烦躁的对侍卫说:“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顾源摆摆手让侍卫下去之后,转头看看付池池,确定她如今还是没事了之后,这才走到桌案旁边,坐了下来。 “皇兄,让我带兵去边界打退天瀚的大军吧!”顾杉这时候则正经的跪下来,对着正在烦躁的顾源说道。 “皇上,还是让老臣去吧。老臣虽然功夫不如王爷,但是,若说带兵打仗,老臣自信自己还是有这个能力的。”南宫凌这时候跪下来,也对顾源说道。 “好了,你们都别说了,快到上朝的时间了,南宫凌,你先回去准备准备,我们一会儿上朝的时候再讨论这个问题。”顾源不答两个人的话,只是转头对南宫凌说道。 “皇上……”南宫凌还想劝一劝顾源,但是,却在看到顾源疲惫的脸的时候,明智的跪下对顾源说道:“那老臣告退。” 南宫凌知道怕是顾源和顾杉两兄弟有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话要说。他还是先回去准备准备,上朝去把。现在这种情况,可千万不能让王宁那个王八蛋知道他们把他女儿抓了啊。 顾源看到南宫凌识相的告辞,然后脸上闪过一抹阴狠,知道南宫凌知道了他的用意,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但是,他还是不忘开口提醒南宫凌道:“南宫副将,朕希望今晚的事情,不要有第四个人知道。你,懂么?” “是,皇上放心,老臣知道该怎么做。老臣多谢皇上的提点。”南宫凌听到顾源的提醒,当下再也不敢犹豫了,大踏步的就往宫门口的方向走去。 顾源两兄弟看到南宫凌走了之后,顾源这才上前扶起顾杉,说道:“杉,以后不要这么客气了,我们之间,没有外人的时候,就是兄弟,兄弟之间,何必要跪拜。” “知道啦,皇兄真罗嗦。哎呀,皇兄,如今侍卫过来报告的刚刚好,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啊?” “怎么,我聪明的皇弟不知道要怎么办?” “哎呀皇兄你就不要取笑我了。如今大军就要压惊,在一些小计谋上面,皇兄不如我,可是,在朝政大事上面,我可比不过皇兄的。” “好了,不要耍贫嘴了。等会就要上朝了,我们商量一下下一步的动作……”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样子,到天刚刚大亮的时候,门外传来小太监的声音:“皇上,要上朝了。” “好了,朕知道了,你先在外面候着,一会儿朕叫你进来,你再进来。”顾源不耐烦的对小太监说道。那不耐烦的声音,把他平时早上被小太监叫起来时的声音学了个十成十。 顾源和顾杉的谈话刚刚结束,就听到张灿伸懒腰的声音。两兄弟同时向张灿看了过去,把张灿看的莫名其妙的。 张灿忍受着兄弟俩对他的直视,疑惑的问道:“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张灿,别装了,我们本就没有把你当作外人。知道你早就醒了。” “啊?额。那你们还在我面前讨论这么机密的问题。不怕我说出去啊?”张灿撇撇嘴,语气有些不甘的说道。 “张灿,我都说了,我们相信你。好了,时间不多了,不跟你多说了。”顾杉刚想再解释什么,忽然看到顾源欲言又止的模样,就不再唠叨了。 “张灿,池池那个,来了葵水,就这样么?她,她要流多久的血啊?我……” “哦对了,你不说我差点忘了,你马上找两个嬷嬷过来照顾她,然后让人把床单给换了。我在这也不方便,你让人跟我一起,我要去见东方昊一趟。” “你见东方昊做什么?还有啊,池池这样,你怎么能离得开。你还是在这里守着,等会儿我让人把东方昊带到这里来就行了。” “你放心,付池池如今没有问题,若是我在这里,没有人会好意思给付池池收拾的。你们让人把守在门外,等到嬷嬷把屋里收拾好了之后,再进来守着。” “不行!你若是不方便在这里的话,那就我在这里。反正这屋子里面不能没有人!”顾源听到张灿说让他把所有的人都撤走的时候,立刻出声反驳。 “可是,皇兄你今天还有事情要在朝上办的啊,我们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丢了国事啊!”顾杉一听顾源要在这里给照顾付池池,立刻反驳。如今正在关键时期,若是出个什么意外的话,怕是他们西烈就要换人来做了。 “不管怎么样,反正我是不允许付池池一个人在寝殿里面的。即使有天大的事情,付池池也是我首要的选择!”顾源丝毫不让步的说道。 张灿无奈的看着因为付池池而对峙的两个人,说道:“娘娘这个样子,一般来说是女儿家的私事。难道陛下想让所有人都看看娘娘的身体么?” “不可能!那这样吧,让人先给池池换换床单,等我下朝回来,我再亲自给池池换衣服。” “那怎么行,娘娘若是一直穿这身衣服的话,会浑身不舒服的。而且,娘娘身体那么弱,若是再因为穿着这一身湿衣服而发热了,可怎么办啊。” “哎呀好了,再吵早朝该散了!就按照皇兄的办法来,张灿你去给皇嫂熬一碗预防发热的药来,等我们回来。” 张灿无奈的看着毫不让步的顾源,说道:“好吧好吧,争不过你,你吩咐一声,让人过来换换被单,我让人去熬药。你们快去上朝吧。” 顾源恋恋不舍的看了付池池一眼,这才转身同已经换好朝服的顾源往大殿方向奔去。两人边走边讨论着一些不想关的话: “嗯?杉你什么时候换的朝服啊?我怎么不知道?” “你全身心都在付池池身上,怎么会发现我不见了?” “你这话说的,怎么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我的妻子我不宠着,难道还指望别人宠着她不成?池池可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我这样是爱护妻子!” “好好,我不跟你争,等皇嫂醒了,我再跟她告状,我就告诉她,你欺负我,还趁她昏迷,欺负她!哼!” “顾杉,你敢!她醒了,你要是敢打扰她,看我不打断你的腿!”顾源恶狠狠的话没能吓退顾杉,却让顾杉忽然被逗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顾源无奈的看着顾杉,兄弟俩忽然同时哈哈大笑。过了一会儿,两人又走了一段路,顾杉对顾源说道:“我们就此分开,一会儿上朝的时候,我们再见吧。” “好,那我们就依计行事吧。”顾源和顾杉两兄弟各自分开。顾杉看着顾源脚步匆匆的离开之后,这才转过了一个弯儿,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出来吧。”顾杉收起了在顾源面前的嬉皮笑脸,满脸严肃的站在这个偏僻的角落里。而在他喊出这句话之后,只听到顾杉旁边的大树忽然哗的一声,一个人从树上掉了下来。 那人跪在地上,给顾杉行礼:“参见主人。” “怎么样?萧妃那边有没有发生什么?那个花儿和朵儿呢?” “主人,属下该死,没有发现萧妃寝宫里面有叫花儿和朵儿的人,属下细心的查了一下,看到有两个在萧妃身旁伺候的人长得跟主子说的人很相像,但是她们叫棉儿和柔儿,是萧妃从娘家带过来的陪嫁丫头。” “哦?那你们找个机会把她们悄悄抓起来,千万不要让萧妃知道,并且,好好的给我审问这两个人。” “是,主人。萧妃那边,果然跟主人猜测的一模一样,萧妃半夜里让人悄悄的把那包药埋在了她经常去的一棵树的地下。属下让人悄悄的把药挖出来,如今已经在您的书房里面了,而且,属下按照您的吩咐,没有惊动萧妃和她身边的人。” “嗯,干的不错。你带着淼淼先回王府去吧。”顾杉说完,不管这个飘下来的黑衣人还想禀报他什么,就这样走了。 他刚走出那个地方,就感觉身后的大树轻微的动了动,再转过身,顾杉已经看不到那个严酷的黑衣男人了。 他微微的笑了笑,举步向着人声鼎沸的大殿而去,刚走到大殿里面,就有跟他交好的人围拢过来,那些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王爷,您总算是过来了……” “王爷,今日刚刚得到消息,天瀚国来袭……” “王爷可知,发生了一件大事,听说南宫副将的女儿死了……” “宁将军如今是越来越失势了。但是,我发现,最近萧丞相可是真的意气风发啊!虽然萧丞相一党的张尚书因为张凌萱的事情被连累了一些,但是,却因为宁将军的僵局而……” “皇上驾到!”那几个围拢过来的大臣听到苏海喊皇上驾到的时候,就不再说什么了,慌忙的站到自己的位子上,恭敬的行礼,等着皇上的到来。 待到皇上来到之后,众臣都撸撸袖子,跪拜在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苏海在众人起身之时,喊道:“有本启奏,无本退朝……”之后,便有人出来禀报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