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寨主夫人 - 神医皇后

第七章 寨主夫人

不知道为什么,当周洲看到这样的付池池的时候,他被折服了。也是在这个时候,从来不相信月老的他,相信了。 他周洲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面前的女人。周洲心想:这或许,就是人们口中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可是,他害怕,害怕眼前的女人突然就消失不见了,于是态度更加的恭敬起来。只见他微弓腰身,双手抱拳,低下头谦卑的说道:“在下周洲,烦请姑娘芳名?” 付池池听到这人这么客气的话语,便也依样画葫芦的回了一礼:“在下付池池,听闻你的手下说,你病了,特来为你诊病。” “此事不急。”周洲让开门路,伸手邀请道:“姑娘远来辛苦了,请先进来喝杯茶歇歇脚如何?” 付池池跟着周洲走进山寨,坐在凳子上打量着周洲。周洲吩咐人上了茶,一转头刚好看到付池池打量的目光。 周洲不敢与她对视,直接撇开了视线。付池池看到他看过来了,也赶紧收回了视线。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又赶紧的拿桌边的水猛地喝了一大口。 可是,刚喝进嘴里,就猛地全吐出来了,好巧不巧刚好付池池是面对着周洲而坐。这下刚好一口滚烫的开水全喷在了周洲的狐裘上。吐完以后,没顾得上看周洲一眼,付池池就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周洲看到咳嗽猛烈的付池池,赶紧跑过来伸出手来拍着付池池的后背,边拍边温柔的问道:“姑娘你怎么了,没事吧?” 付池池回想着刚才,原来她刚才喝的水太烫了,而为了掩饰喝水,她喝了一大口…… “对不起,对不起……”一边为周洲擦着身上的水,付池池一边道着歉。周洲身上的狐裘慢慢地往下滴着水,而付池池在无意识的向他身上胡乱摸着…… 周洲的眼神由原来的仰慕和迷惑渐渐变得深沉起来……突然,周洲一把扣住付池池的手,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付池池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周洲就那样抱着自己不松手了,她觉得自己今天真够倒霉。居然就遇到了一个登徒浪子。 想到这里,付池池的双眸逐渐变得森寒。她使劲的挣扎着。可是,无论如何就是挣扎不开。周洲只觉得浑身一紧,接着一股热流瞬间冲入脑海。 而付池池的挣扎就像是催化剂一般,惹得他的身体越发紧促。 周洲紧紧的搂住付池池,努力压制住自己的冲动,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在付池池的耳边说道:“你如果再挣扎,我可能会在这里吃了你!” 付池池听着耳边的威胁,轻轻的动了动,接着,耳边传来一声压抑的闷哼……付池池吓得立刻停下了所有动作。任由周洲抱着…… 过了一会儿,周洲松开了付池池,微微脸红的看了看她,然后别扭的低下头去。然后付池池听到一句轻声低沉而又压抑的话“对不起。” 付池池脸瞬间爆红,但她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然后,故作镇定的说道:“请公子坐在对面的凳子上,伸出你的右手,我来给你诊病。” 周洲听话的伸出右手。然后,两人同时沉默下来……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直到周洲以为付池池睡着了,抬头往她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付池池才抬头看她。 结果两人的眼神刚好在空中碰在一起。两人立刻想起来之前的尴尬,付池池红着脸别开了脸。然后看着她的胸前说道: “公子的病可是被人打到内伤,当时却未好好医治?” “恩……” “公子这是内伤未愈,只需扎上几针,引出胸内积血,然后再吃上几帖药即可。” 说完站起身,转过头说道:“公子先坐着,我去给你准备治疗所需物品。”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大门外走去…… 走出大门,付池池却浑身的不自在,一路走来,他发现寨子里面的兄弟们都用暧昧的眼神看着她,竟然有侍女直接叫她:“寨主夫人……”付池池瞬间觉得好像世界都变了。 自己就进去里一会儿,怎么就被他们叫成了寨主夫人呢?若是她再呆久了的话,她会不会就被人说的更加暧昧难听啊?这会儿她只想着赶紧治好寨主的伤,拿着千年人参,然后走人! 很快,当付池池需要的物品准备齐全的时候,她却伤了神。如今这个世界,及其尊重男女授受不亲的传统。 而她却要给这寨主针灸。而且这世界还没有针灸这么一说。针灸的话,还要脱下这个男人的外衣。两人之间如果不说清楚的话,恐怕会有麻烦。 刚刚寨子里面的人都开始叫她寨主夫人了,如果再加上这件事情,恐怕她即便是有十张嘴也是洗不清自己了。而且,这个男人刚刚发情可不是作假的啊!这可怎么办啊? 治好伤以后,告诉他们寨子的人,说刚刚是给他们寨主看病,估计也是不行的啊。怎么办? 周洲坐在那里,看着付池池绕着桌子无意识的不停转圈圈,却不看他,也不看桌上准备好的治疗用品。他很好奇,于是,周洲疑惑的问道:“池池姑娘,这是怎么了?你不是说给在下治疗伤病么?” “是的啊。”付池池想了半天,然后转头看看门外聚集齐全的寨子里面的人,又看看周洲,然后眼瞬间一亮。 她跑到周洲身前,说道:“喂,跟你说件事。我给你治病,你不准要求我任何事!而且,把你的这些弟兄们赶走,不到你出来不准靠近这间屋子!”周洲莫名其妙的看着付池池,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但也认真的点了点头…… 当付池池给他治病的时候,周洲才知道付池池所谓的不准要求任何事是什么意思…… 周洲感觉的他赤裸的后背上付池池柔弱的手在不同的地方抚摸着,虽然偶尔感觉蚂蚁一般的痛感。可是,他周洲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啊!周洲只觉得血气一直往脑海中涌去…… 说来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付池池比较幸运,就在周洲快要忍受不住自己的欲望的时候,付池池松了一口气的声音在他的身后轻松传了出来: “好了。晚间再过来扎一次应该就差不多了。不过,你身上怎么这么热啊?是不是发烧了啊?”周洲听到付池池的前半句顿时松了一口气。 可是,当他听到付池池后面的半句话的时候,周洲瞬间感觉如坠地狱一般。‘晚上还要再扎!’天,他真的好害怕自己忍不住。这可怎么办啊? 当下,周洲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只有提醒自己,走一步看一步了。 其实付池池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的。当初给东方傲扎针的时候,东方傲可是昏迷着的。后来再扎针的时候,那个毒是让人浑身疼得受不了的那种。根本不想如今这么麻烦的。 付池池不管他的反应,丢下一句话就走了:“烦劳寨主帮我准备一间客房。我怕是要明天才能走了。” 晚上同样的治疗再次像下午的治疗一样,不同的是,周洲在这次疗伤的过程中,强忍着自己心里的酥麻感,硬是没敢再让付池池发现任何情况。 只是这次周洲哇的吐出了一滩黑色的血……于是,当周洲问付池池要什么当医疗费的时候,付池池顺理成章的拿到了千年人参…… 出得山寨,付池池立刻朝着东方傲所说的通衢钱庄走去……可是,她还没有走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喊道:“池池姑娘,请等一下。” 付池池扭头看去。不是她的患者周洲,还能有谁?付池池立定身体,转身对着周洲。待到周洲来到她的身边的时候,付池池皱眉看着他问道: “公子还有什么不适么?” 周洲听到付池池这么问,立刻摇摇头。而后,他顿时就知道,付池池误会了。于是他连忙摇着手,慌忙说道: “不是不是,池池姑娘你误会了,在下是来跟你一起走的。” “哦?你不要你的弟兄们了?不要你的山寨了?不为你的家人报仇了?” 付池池怀疑的看向面前的人。不论怎么看,付池池就是看不出来面前的男人有什么阴谋的模样。可是,他不敢冒险。 于是,她再次开口,对周洲说:“呵呵,不用麻烦公子了再往前相送了。我还有事要办。就不劳烦公子操心了。” 说完看也不看周洲,转身就走……可是,不论付池池说什么。周洲就铁了心的跟着付池池了…… “姑娘不必担心我们寨子里的兄弟。我已经都安排好了。首领的位置也交托完毕了……反正该报的仇已经报了。我也是时候出寨子走走了。现下刚好跟姑娘一起……呵呵。我闲人一个。姑娘要做什么尽管做。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最终,付池池还是让周洲跟着她一起上了路。付池池路上旁敲侧击的问周洲:“不知道公子……” “哎呀,我们就不要姑娘公子的那样叫了吧。这一路还长着呢。以后我就叫你池池,你就叫我周大哥好了……” 周洲就这样看着她说出了那段话。付池池跟无语。可是。转念想了一想,周洲说的也不无道理。只好默认同意了。 看到付池池没有反对,周洲的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付池池趁着此机会说道:“不知道周大哥可听过绝情谷这种地方?” 周洲听到付池池的话,顿时吓了一大跳。然后面色立刻苍白了起来“你提那种地方做什么?那么险恶……” 付池池出一听,顿时觉得心里猛然松了一口气,然后出口打断周洲的话“真有这地方啊?太好了!哈哈哈哈……”

下一篇   第八章 绝情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