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逼迫 - 神医皇后

第七十一章 逼迫

“慌什么啊,如今我既然都答应了皇上会给你们兵,自然会应的。”宁将军想要拖延一下,然后让人通知自己的人,去兵营里面通知一下。 可是,南宫副将自然是知道王宁如今的想法的,看到王宁还是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肯走,对他说道: “宁副将,你如今莫非是在拖延时间?如今天瀚大军压境,时间紧急,若是宁副将耽误了出兵的日子,怕是皇上不会饶了你啊。” 南宫凌嘲讽的看着王宁在无所不用其极的拖延时间,仿佛如今的王宁在他眼里,就像是跳梁小丑一般。 “南宫凌!我哪里得罪你了?你抢了我的元帅之位不说,如今竟然还对着我大呼小叫的语带威胁!” “宁副将说笑了,如今我可是奉皇命前去点兵的,我不积极,难道让皇上治我一个违抗圣旨的罪名不成?” “南宫将军,你怎么还在这里?”顾杉这时候正好来到南宫将军的旁边,看到两个人还在唇枪舌战中间,语带疑惑的问道。 “是,王爷,老臣正在催促宁副将呢,如今怕是宁副将还要等一会儿,老臣如今不知道该怎么办,还请王爷示下。” “哦?宁副将是走不动了么?”顾杉微笑的看看站在原地不动的宁副将拼命的摇头,好像生怕顾杉给他治一个不敬之罪一般。 “那宁将军你是生病了么?”看到宁副将再次摇头的时候,顾杉则疑惑的看着王宁,开口问道:“那宁副将还在这里干什么?为什么还不走?” “回王爷的话,老臣忽然想起来早上有东西忘在家里忘记拿了。这东西还挺重要的。老臣怕若是回去晚了,东西被人偷走就麻烦了。” “哦,这样啊。那好办,你把兵营里面的虎符拿过来,本王和南宫将军自己去兵营里面挑人去。” “皇上,老臣,老臣就是忘了带虎符了,如今正要回去取呢。”宁将军听到顾杉说要亲自去点兵,头脑一转,立刻就对顾杉说道。 “哦,那好办,为了防止你路上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已经让人向皇上要了一道圣旨。圣旨怕是快到了。”顾杉说道。 如今他心里看着王宁脑袋边上冒出来的冷汗,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如今王宁怕是心里想着各种办法阻止他们去兵营吧?可是,他就不信自己如今去不了兵营! “这,王爷,老臣,老臣忽然想起来,我呆了虎符了,我们快去兵营吧,完了怕是来不及了。”王宁听到顾杉说求了圣旨的时候,心里忽然一惊。 若是这路上有人让他出点什么事情的话,自己怕到不了兵营,就要躺着回去了。到时候南宫凌带着人去兵营点兵了的时候,把自己最强的兵都挑走了,自己可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因此,王宁脑袋一转,抓着南宫凌的胳膊就要往兵营方向走。但是,顾杉此时却是不愿意了,他示意南宫凌甩掉王宁的手,说道: “宁副将还是等一等吧,外面跑着的就是圣旨了,我们拿到圣旨再去不迟。” “这,好吧。”王宁拿顾杉没有办法,看到外面飞奔进来的小侍卫,眼看着没有任何的退路了,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 三人看着小侍卫跑到顾杉的身边,把一卷明黄的圣旨递到顾杉的手中,说道:“王爷,皇上让属下告诉您,若是有人胆敢阻止您点兵,您大可以先斩后奏。皇上说他相信您的功夫。” “嗯,顾杉遵命!”顾杉对着大殿正上方的龙椅抱拳,拜了一拜,口中郑重的说道。而站在旁边的南宫凌和王宁听到小侍卫传过来的话,心里都微微的惊了惊。 然后,南宫凌心里高兴,如今有了皇上的这道圣旨,虽然宁将军心里不舒服,但是,他还是会遵守的,如今怕是他再也没有拖延的理由了。 而王宁听到小侍卫的禀报,则是心里发苦,如今这是怎么了,怎么一朝之间自己就损失了十五万的大军呢?他还没有来得及让人挑出那些强壮的士兵藏起来呢,怎么陛下就让他退无可退的去兵营了呢? 王宁不知道南宫凌如今到底是发了什么疯,跟自己如此的不对盘。他也跟在自己身边有十好几年了,说起南宫凌,怕是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这个人迂腐的厉害。 他心里只有皇上一个人,若是他起事的话,他相信,站出来第一个反对的人,一定是南宫凌。 他原本想要找个适当的时机除了他的。但是,他身边的人被皇上撤的越来越少。他也就断了除了南宫凌的心思。 但是,跟在自己身边当了这么多年的副将,兵营里五十万的大军,至少有三十万都是南宫凌身边的亲信。 他虽然不知道南宫凌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收服的这些人,但是,他也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真的,让很多的士兵都敬佩。 如今若是南宫凌到了兵营,带走十五万士兵的话,若是选走他的旧部,自己怎么办?不仅在朝堂上没有了立足之地,而且,在兵营里面也少了至少一半的助力。 他心里担心,但是如今担心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今陛下这样说,很显然是在告诉他,若是自己再反抗的话,死了也全怪他自己。 王宁无奈的看着面前看着他的两人,待看到那两个人都嘲讽的看着他的时候,说道:“走吧。” 顾杉微笑的跟着王宁和南宫凌的脚步,三人一起往兵营的方向而去。 顾源照着跟顾杉商量好的计策,在大殿上面做完了所有的事情之后,就匆匆忙忙的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刚到寝宫门口,顾源就对苏海吩咐道:“苏海,你速度让人拿两套之前朕让人做的衣服过来。然后,让两个灵活点的小丫头带着床单一起过来。” 苏海虽然不知道陛下要这些人做什么,但是,他明白,现在不是问的时候,就恭敬的对顾源说:“是,皇上。”然后就下去吩咐了。 顾源打开寝殿的门,看到屋里床上的被单已经换上了全新的,他看到张灿正在旁边坐着,好像在思考着什么,看到他进来,张灿也向他看了过来。 “你终于回来了啊。”张灿看到顾源进来的时候,语气急迫的说道。 “怎么了?” “你让人把东方昊带过来可不可以?我有事找他。” 顾源看着张灿恳求的脸,并没有问他找东方昊什么事,就对着一直守在旁边的寒说道:“寒,你去地牢里面,把东方昊带到旁边的偏厅,让人守着门外,注意千万别让东方昊跑了。” “别,不用这么麻烦,我就在这里跟东方昊说几句话就好了。不用这么麻烦。到时候万一他要是再抓住我威胁你的话,我可就成了大罪人了。” 张灿知道顾源这样做是完全的信任他,才让人带了顾杉到偏厅,专门让自己去跟东方昊谈。 张灿心里虽然感动,但是,他却是觉得也没有必要那么做。自己跟东方昊说的话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直接在他身边,自己也觉得安全一些。 顾源听到张灿说了这些话,心里小小的惊讶了一把,张灿竟然这么信任他了。但是,自己如今也没有时间在这里跟东方昊耗着啊。 他对张灿说道:“你放心,我会让人在偏厅守好的。如今我还要帮付池池换衣服洗澡。怕是不太方便让他过来啊。” “那,好吧,张灿在这里多谢皇上了。“张灿恭敬的给顾源行了一个礼。 “张灿,你要是再这么客气的话,我可就不饶你了啊!”顾源满脸无奈的看了一眼张灿,说道。 “快去准备吧。东方昊如今在地牢中可没有少吃苦。而且我已经让人点了他的穴道。他伤不了你的。” “好,那皇上你忙,我去偏厅等着他去。”张灿转头就往殿外走去,那急迫的模样,让顾源心里生出了一些好奇。 但是,他可没有那个精力探究张灿的秘密。苏海带着人已经在门外守着了。他赶紧叫小丫头找来了棉垫,在小丫头满面羞红的指点中,知道了怎么垫棉垫子。 然后,他一挥手让人退了下去,然后,他抱着躺在床上的付池池,就进了寝宫里面的一个洗澡池里面。 当年不知道始祖皇帝是怎么找到这样一个美好的地方的。此处的洗澡池是一处天然温泉。而且是从远处流过来的活温泉。 而且,温泉里面还有活着的植物。让人沐浴的时候,都会感觉心情舒畅。顾源吩咐了人,不让任何人进来,然后,他伸手就要解开付池池的衣服。 当看到付池池忽然不适的动了动的时候,他真的是欣喜若狂。这么多日以来,顾源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付池池还活着,付池池还在他身边。 于是,他更见小心翼翼的脱下付池池身上的衣服,顺便也褪下自己的衣服,两人一起进了温泉。顾源把付池池按在温泉池边上,小心翼翼的给她洗澡。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穿好衣服回到寝殿。 顾源把付池池放到床上。给付池池带好棉垫,然后,轻轻的给她盖上杯子,这才安心的坐在床边,抚摸着付池池刚沐浴之后的脸,心里涌上无限的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