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分析情势 - 神医皇后

第七十四章 分析情势

顾源听着顾杉禀报了三人在一起做的各种事情。高兴的直拍南宫凌的肩膀。他心里听到王宁吃瘪,更是开心。 他双手握住南宫凌的手,说道:“南宫将军辛苦了。如今,朕就知道,自己一定没有看错人!”他满眼赞许的看着他说道。 “皇上,老臣多谢皇上体恤。”南宫凌说着,忽然对着顾源跪了下去,“皇上,老臣知道你们如今还不放心老臣。毕竟我的女儿是死在皇宫里面的。但是,老臣敢保证,自己绝对是衷心的!” 顾源和顾杉相互对视了一眼,顾源对南宫凌说道:“朕确实不够信任你,毕竟之前你是因为王淑宁杀了你女儿,你才背叛了王宁的,而若是日后有人对你说什么,你也背叛了我,那么朕可就万劫不复了。” “皇上大可放心,老臣其实之前在宁将军手底下其实也是因为衷于西烈。之前的时候,因为皇上重用宁将军,老臣就投奔了宁将军。其实宁将军还真的是一个将才。 但是,老臣没想到的是,宁将军竟然是这么一个没有容人之量的小人。他竟然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苛责手下的士兵。老臣一开始想离开的,但是后来,却是不忍心离开。 看着那些为国家而奋斗的士兵都因为不满宁将军而一个接着一个的失踪,老臣觉得自己有责任保护那些士兵。因此,一直在宁将军手下,偷偷的保护他们的……” “哦?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啊。王宁也太过分了吧!” “是啊,皇上不知道兵营里面的事情还多着呢!不过,宁将军挺好的就是,从来没有胆量做出卖国家的事情,要不然老臣定然手刃这个老贼!” 南宫凌愤愤的说道。然后,他好像是想到什么一般,说道:“皇上,老臣一直都只忠于西烈,只忠于百姓,若是皇上能够善待百姓,老臣就愿意倾尽全力辅佐谁,并且绝无二心! 如今,老臣真的是万分的佩服皇上。老臣知道,皇上是个好皇上,老臣愿意辅佐您,平定内乱!” “好,朕相信你,南宫将军。来,我们分析一下如今西烈的情势。” “皇上,老臣就不听了,老臣只要按照您的吩咐做就行了。” “那怎么行,放心吧,既然你都那么信任我们了,我们自然要对你坦诚。” “不是,皇上,老臣真觉得这些东西,老臣脑袋愚鲁,出不出来什么好主意。”南宫将军不好意思的对顾源说道。 “噗哧……”顾杉看到南宫凌难得的囧样子,毫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看到其他两个人都看过来了,他才收住了笑。 “皇兄,张灿呢?”顾杉被两个人看的有些怕了,就没话找话的问道。 “他啊,你之前问他要的迷幻药,他觉得应该再改进一下,去研究去了。”顾源知道顾杉是在转移话题,也不揭破他,接着他的话回答道。 “原来之前的药是迷幻药啊,我说之前什么样的药物能在不伤害王淑宁的情况下套出来她的话呢,原来还真的被你们招来了迷幻药。”南宫凌这才恍然道。 “对了,皇上,若儿如今怎么样了?”南宫凌忽然问道。 “南宫将军,这也正是如今我要跟你说的,前两日因为怕宁将军有什么察觉,提前做了准备,所以,一直没有公布南宫若儿的死讯。如今,既然万事已定,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你看什么时候你有时间,我把南宫若儿葬到皇陵里面去?” “皇上,老臣可不可以把若儿带回家葬了?”南宫凌跪了下去,满脸严肃的对顾源说道:“皇上,若儿她一直都是喜欢自由的,而且您虽然把她纳入后宫了,但是若儿如今还不是您的人。” “准了。但是,南宫将军,南宫若儿的葬礼必须要盛大!朕就不去送她了,她应该是不想见我的。”顾源沉重的对南宫凌说。 “是,皇上,明日老臣就让人送若儿下葬,三日后老臣出发,不知道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南宫将军辛苦了。你过来,朕跟你说说。”顾源招招手,让南宫凌起来,然后,他对顾杉和刚刚起来的南宫凌说。 “之前父皇做西烈的皇的时候,虽然说不上让西烈多么强盛,但是,还是风调雨顺的。父皇去的时候,他授意我为西烈的皇。我自来到西烈,也不过四个来月。自然是抵不过那些有些根基的皇子们。虽然父皇帮助我铲除了一些那些皇兄们的人,而且给了我一些势力,但是,这个皇城里面,我的人还是太少了。 因此,我暗中拜访了萧若和王宁,当时他们空有一番报复,却没有一点的势力。我允诺他们高位,让他们为我所用。因此,若是说王宁和萧若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也不为过。我原本想着,若是他们能够安分守己,我也会让他们荣华富贵一辈子。但是,没想到这两个人自从有了势力之后,心就变了个模样。 虽然我一直在皇宫中,但是皇城外面的百姓生活有多困苦,我当然也是知道的。每次朝廷的赈灾款都会在运到灾区的时候都不翼而飞,而百姓的赋税却在不断的增加之中。朕虽然用了一些手段,砍断了他们一些旁支,但是,奈何旁支还是太多了。朕有心无力。因此,才利用池池的关系,给东方傲送了信过去。 如今此次天瀚来兵,定然是东方傲作为元帅来的。朕其实一直以来,最担心的就是萧丞相手下的张卫虎和宁将军手下的南宫副将你。朕想着,他们两个手下最得力的人,莫过于这两个人了。 原本那一次朕想要一次性铲除了张尚书的,但是却意外的得到了池池的消息,因此,朕放了他们,并且,让人暗中请过来他,说服他成为我暗中的助力。 原本朕想着,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对付你,但是,宁贵妃却亲自把这个机会让给了我。南宫将军怕是也知道的,一般比较有用的人,要么收服,要么就杀了。我实在找不到接近你的方法。原本打算亲自杀了你的。 后来我两人就顺藤摸瓜的不仅帮助你找到了杀害女儿的凶手,而且还收服了你。如今,你带着宁将军还有杉,你们三个人一起去边境,记住,千万不要太认真。暗中找个机会,名正言顺的杀了王宁。朕在宫里给你坐镇。” “皇上你是说,天瀚大军是您找来的?” “是的,朕认为,若是再不肃清朝纲,怕是,百姓就会都饿死或者都起来反抗了。那时候,怕是朕的江山也坐不稳了。” “老臣是听懂了,可是,老臣还是不明白,皇上,我要做什么啊?”南宫凌问道。 “你,找个合适的机会,杀死王宁,记住,千万不要给人留下把柄。” “是,皇上。” “杉,原本朕想要亲自去杀了王宁那个疯子的,但是,如今池池这个样子,朕实在是离不开,你若是不愿的话,你帮我在这里守着池池,我去暗中杀了他。” “皇兄,这劳什子皇位,还是你自己应付着吧。记住千万不要累着了啊,要不然到时候皇嫂跟你闹别扭了,我可不帮你。” “去,哪儿凉快,哪儿带着去。再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顾源一听到顾杉说闹别扭,就想抽顾杉。 “好了,皇兄,不跟你闹了,我今儿要回王府,王府里面还有点事情要我处理。我就不陪着你在这里等皇嫂醒过来了啊。” “你宫里又没有侍妾什么的,能有什么屁事啊。” “那可不好说。皇兄可还记得当日我们还埋伏了萧妃处么?我可是要回去审人的!” “哦,她啊,那快去,有了结果赶紧回来告诉我和南宫将军。”顾源看到南宫凌自听到关于自己女儿的事情,立刻挺直的身体,对顾杉说道。 “王爷,老臣跟您一起可以么?我真的想知道若儿到底是怎么死去的。您……” “不行,我用酷刑可能会有点血腥,我怕你受不了。你还是在家里等着吧,等有消息的时候,我一定让皇兄找人去请你的。” “好吧,池池进宫之前结识的小宫女,颇有些心计。要引诱我,被我打伤了。” 南宫凌看到顾杉不容置疑的说这些,只好说道:“那王爷,多谢了。” “好说,好说。对了,皇兄,听说今天你打伤了一个女人,怎么回事啊?” “你怎么知道的啊?消息这么灵通?” “皇兄你千万不要误会啊,这外面的小宫女儿们,都在唧唧喳喳的讨论着呢!” “啊?皇兄这么吸引人啊,不知道皇嫂醒过来之后,知道皇兄这么招女人的喜欢,而且还有那么多的女人,会怎么样哦。”顾杉吊儿郎当的开着顾源的玩笑。 “啊,水……” 顾源正要开口赶走顾杉的时候,忽然听到付池池沙哑而且虚弱的声音,立刻双眼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是哪儿啊?” 顾源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付池池却是看到周围陌生的环境着实的吓了一跳,惊恐的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