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失忆了 - 神医皇后

第七十五章 失忆了

“还愣着干嘛啊,皇兄。”顾杉看到顾源仍然愣在那里,催促顾源道。 顾源原本正打算和顾杉算算账的,乍然听到付池池的声音,感觉像是做梦一样。呆愣的模样,好像是刚刚谈恋爱的少年一般。 顾杉看到顾源愣在那里,目光呆滞,浑身僵硬。他忽然觉得这样单纯的皇兄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真的好单纯啊。 但是,忽然听到皇嫂问这是哪儿,那迷茫的语气,好像不大对劲啊,于是,他很快叫醒自己的晃醒,催促他去见见皇嫂。 “哦,哦。对哦,池池,池池我在这……”顾源乍然听到顾杉这样催促他,才相信自己并没有做梦。池池真的醒了! “对了,杉,快去把张灿叫过来。”顾源说着,就来到付池池躺着的床边,看着面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她的大眼却是无比的有神,心里更加开心了。 顾源过来就要抓住付池池的手,但是,他的手刚刚伸过去,就被付池池躲开了,“你是谁?怎么这么无礼?” “池池,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么?那天你没有装作不认识我么?真的是不认识我了么?”顾源语带伤感的问付池池道。 这话被站在旁边的南宫凌听到,心里都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心酸。而顾源那种深情的样子,让南宫凌相信,不管这个后宫里面有多少女人,怕是都不会进了顾源的心里的。 他心里此时觉得无比的复杂。也许若儿如今不在是好事吧?她若是留在后宫,每日里过着勾心斗角的日子,而且还得不到皇上的爱,那样才叫苦吧? 如今若儿死了,她生前虽然在皇宫里面过的不是很好,但是,却也是得到过皇上的照拂的,日子虽然不一定有他想象的那么好,但是,总比日后如在冷宫的日子强一些吧。 南宫凌心里忽然有了一些安慰。他如今真的思念起自己的女儿了。当初王宁让他献女儿进宫的时候,他真的很犹豫。因为他和爱妻的娇纵,若儿虽然没有什么坏心眼,但是,却也单纯娇纵的厉害。而羽儿却是鬼点子多的厉害,但是,她却因为还未有及笄,没办法代替姐姐进宫。 后来,被宁将军催的急了,他才不得已把女儿推入了皇宫。原本他想着,若是王宁见到若儿这般单纯的话,应该不会再让她进宫了吧?但是,这件事情却还是事与愿违了。 南宫将军陷入自己的思绪里面,自然是没有看到顾源一瞬间眼圈通红的模样。顾源看到付池池不认识他,一时间又想起来那日把池池叫起来的时候,池池也曾经问过他是谁。 池池如今怕是真的不认识他了,他心急的不得了。看到付池池迷茫的眼神,更是难受,他如今只想找到张灿,问问池池到底是怎么了? 他其实一直心里有个疙瘩的,池池进宫有些日子了,既然她知道自己的身份,究竟为什么不过来找他?如今,若是池池真的失忆了,那么就不能怪池池。 “我记得那天你说过,你是皇上吧?跟你说哦,我不叫池池,我叫张凌萱。” 顾源愣愣的看着付池池认真的纠正他说错的话,眼圈一时间通红通红的。池池,我让你受苦了。 “皇兄,快,张灿叫过来了。”就在顾源想要跟池池说什么的时候,顾杉打断了他的思绪。顾杉终于把张灿带过来了啊。 张灿看到顾源脸色苍白的看着他,颤抖的问道:“张灿,快看看,池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记得我了。” 他的心也忽然提了起来,付池池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若是付池池出了事情的话,那么顾源会不会忽然就崩溃了啊? 他赶紧过来,给付池池把了脉,但是,却怎么都没有发现付池池有什么问题。他心里纠结了,这付池池不会无缘无故的就不记得顾源了啊。 “怎么了?池池是不是受了什么伤啊?要怎么医治啊?”顾源感觉张灿把了好久的脉,焦急的问道。 “哦,池池姑娘她没事,可能是之前受到了什么刺激,就失忆了。也许以后都不会记得所有的事情了,也许,过不两日就会恢复过来。”张灿无所谓的说道。 “哦,那真的是太好了,池池没事就好。”顾源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才转过头想要赶走屋里的这些人: “如今这儿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若是你们也没有事情了的话,就先出去吧。有了结果以后,再过来找我就好了。” “好吧,拿皇兄你就和皇嫂好好培养培养感情吧,我们就先出去了。”顾杉跟顾源打了个招呼,就带着屋里所有的人撤了出去。 顾杉让那些侍卫在外面守着,“不准任何人进去,若是皇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定不饶你们!”顾杉对门外的侍卫们下了死命令。 “是!”众位侍卫对着顾杉跪了下去,语调整齐的对他说道。 “好了,都起来吧,本王回去了,有什么事情直接找皇兄就行了。”顾杉跟那些侍卫打了个招呼以后,就往宫门的方向走过去。 张灿看到所有人都走了,正要往御药房走过去的时候,忽然觉得衣服后领被人提起来了,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身子在飞速的往后面倒退而去。 “顾杉,你把我给我放下来,有事好好说不行嘛!”张灿自然知道这是谁的杰作。能提着自己的后衣领走的,出了顾源就是顾杉。如今顾源在屋里陪着付池池,这个自然是顾杉了。 “等一会,你要是再挣扎,我就点了你的穴道,让你动都动不了!”顾杉看着八爪章鱼一样乱抓的张灿,威胁道。 张灿知道顾杉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听到顾杉这样威胁他,终于不再乱动了,只是哀求道:“我说,你有什么问题就问我好了,不要提溜着我乱跑好不好啊?” “忍一会儿,就好了。”顾杉不再说什么,速度又加快了一倍,他像是一只离弦的剑一般往前飞奔。 南宫凌刚出门就看到顾杉拉着张灿飞奔,他心里好奇,而且,他更加想知道关于若儿的事情,正想找顾杉的,如今看到顾杉飞奔,自然是不再说什么,追着顾杉就跟着往前跑了。 待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之后,顾杉终于停了下来,放下张灿,他看了看旁边刚刚奔过来的南宫凌,却没说什么,只是盯着张灿,问道: “张灿,你老实告诉我,皇嫂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啊,皇后娘娘只是之前被撞坏了头脑,如今暂时失忆了而已啊。” “张灿,你最好说实话!” “顾杉,你发什么疯病啊,我说的就是实话。你若是不信让其他的太医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么。” “张灿,自你给皇嫂把脉的时候我就一直观察着你,你以为你那些小动作能逃过我的眼睛么?” “我有什么小动作了?王爷可不能血口喷人啊!” “自你给皇嫂把脉的时候,眉头就一直皱着,眼中藏着疑惑。直到皇兄问你皇嫂怎么样的时候,你眼中藏着愧疚和无奈,自然是感觉对不起皇兄,很明显你觉得骗了皇兄,感觉对不起他。是与不是?” “王爷,你今日发疯也够了,我要回去给皇后煎药了,若是王爷没有什么事情我就走了。” “张灿,有什么你就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够帮得上什么忙,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皇兄的,而且,皇兄已经那么苦了,你难道真的忍心看他那样再苦下去么?” “王爷……”张灿忽然对着顾杉的方向跪了下去。而他的眼圈也渐渐的变得通红了起来,顿了一顿,他说道: “我知道,皇上和池池姑娘真的很不容易。我也不想分开他们两个人啊。我,如今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道池池姑娘为什么忽然就不记得皇上了,我给她把了脉,也没有查探出来什么问题。如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皇上禀报啊而且,皇上那么珍惜池池姑娘,若是知道池池姑娘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失忆了,不知道皇上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啊,因此我无奈之下只有隐瞒池池姑娘如今的状况了啊。” “怎么会,怎么会查不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你怎么断定皇嫂之前一定受过什么创伤呢?” “一般病人记不得所有事情的,都是因为之前受过什么创伤的,因此我自然是就这么说说骗骗皇上啊。” “那你怎么断定皇嫂她不是受创伤的呢?” “因为受到创伤的人,脑中都会有一定的淤血,阻滞着脑部神经,使得他们失去记忆,而我在给池池姑娘把脉的时候,发现她脑中没有任何的阻滞啊。” “啊,那若是皇兄知道的话,那……糟了。”顾杉忽然尖叫一声,发疯似的往太医院奔过去。 张灿和南宫凌迷茫的看着顾杉奔去的方向,忽然同时想到了什么,两人也是同时往太医院奔过去,南宫凌看到张灿没有半点功夫的样子,提着他追了过去。 走到半路的时候,张灿忽然说道:“快,我们去重华宫!”

下一篇   第七十六章 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