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隐瞒 - 神医皇后

第七十六章 隐瞒

南宫凌能坐上将军这个位子,脑筋自然是很聪明的,他一听到张灿让他去重华宫,立刻知道了他的意图。他二话不说,抓着张灿就往重华殿的方向飞奔而去。 两人来到重华殿的时候,门口站着一脸焦急的寒,看到张灿去而复返,他立刻跑上前来,对张灿说道: “神医啊,你可来了,娘娘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站起来就要往外走,但是,刚站起来就摔倒了。幸亏陛下从中间扶住了娘娘,但是,不知道娘娘为什么忽然就晕倒了。陛下命我去找您,但是我没找到,陛下焦急之下就把太医院的那些人都叫进了寝宫。” “你是说,太医院的那些太医,现在都在,都在这寝宫里面?” “是啊,怎么了?” 张灿一听寒说太医全在里头,吓得头上直冒虚汗,若是太医院的那帮子老学究告诉顾源,说付池池不是因为受到创伤才失忆的,那,顾源的怒火和疯狂,多少人能够承受的住? 他忽然觉得腿脚发软,颤颤巍巍的他在南宫凌的搀扶下,打开了重华宫的大门,然后他看到大殿上跪了一群人,都穿着太医院的官服,他心中微微颤抖,这些人,不会是真的告诉皇上了吧? 看着顾源惊喜的目光看过来,他问道:“怎么了?这些人怎么都跪在这里啊?还是池池发生了什么意外么?” “张灿,你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你被杉带到他的王府去了呢,正让人去王府找你去呢。” “哦?怎么了?这么思念我?”张灿看到顾源热切的目光,微微的松了一口气,问道。 “你快来看看,池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一摔,又摔晕倒过去了?我刚刚明明还扶着她呢。” “你等会儿,我先过去看看。”张灿走到付池池跟前,看到她苍白的面色,心里祈祷着,付池池,你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情啊! 他给付池池把了脉以后,这才心里吁了一口气,然后他说道:“放心吧,池池只是刚刚醒过来,有些脱力了,没事。一会儿你让人给她煮点稀稀的粥过来,然后,等她醒过来之后,给她喂着吃点就好了。” “真的么?池池她真的没什么事么?” “怎么?不相信我张灿的医术么?”张灿一挑眉,问道。 “好了好了,我信你。”顾源说道。然后,他看了看一直站在旁边的南宫凌,问道:“南宫将军,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回皇上的话,老臣刚刚,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想回来问问你的。”南宫凌睁眼说瞎话的本领一点都不逊色于张灿,张嘴就说,一点都没有犹豫,让顾源有些疑惑的顾源都相信了。 “哦?什么事情?” “皇上,老臣想问问皇上您,不知道老臣的小女儿,如今可有什么什么消息没有?” “这,南宫将军,朕对不起你,令爱她,朕没有什么消息。而且,南宫若儿的消息,还是朕的弟弟查出来的。朕,愧对于你。”顾源听到南宫凌问他关于南宫羽儿的消息,立时就觉得非常愧疚,立刻对南宫凌就说道。 张灿在顾源转过头的时候,对着南宫凌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啊,这南宫凌竟然说起谎话来这么顺口。 三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忽然,重华宫的大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伴随着一阵冷风吹进来,顾杉带着一身焦急闯了进来。 顾杉看到屋子里面三个人都震惊的看着他,尤其是当他看到张灿和南宫凌看他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次怕是有点鲁莽了。 刚刚他忽然想到,若是太医院的那帮家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胡说的话,那他皇兄可就……于是,他就死命的往太医院跑过去,先跟那些太医们说好,防止他们胡说八道。 可是,当他去到太医院的时候,看到里面一个太医都没有,他抓住里面的一个人,问道:“这里的太医呢?” “回王爷的话,他们都被皇上叫到重华宫去了。” 顾杉一听到那人这样说,立刻丢下他,朝着重华宫就奔了过来,他一边跑,心里一边祈祷着,希望那些太医们没有胡说什么,希望皇兄如今还好。 如今,他看到四个人都在,顾源更是疑惑的看着他,他心虚了一下,不等顾源对他发问,就说道:“皇兄,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想要告诉皇嫂,想到她若是知道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说不定能够恢复一点记忆呢,然后我就激动的过来了。” “嗯?什么消息,你先告诉我一下,我等会儿告诉给池池。”顾源一听说关于付池池的消息,立刻就不知道其他的事情了,立刻就激动的问道。 “皇兄,周洲还活着的消息,不知道能不能打动皇嫂呢?”顾杉试探的问顾源道。 “嗯,是个挺好的消息,但是,你不觉得池池对我都没有反应,对周洲那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么?” “那可不一定,虽然当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从周洲看付池池的眼神,我就觉得,付池池跟周洲之间,一定有着你不能理解的关系,说不定能够唤醒皇嫂呢,皇兄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呢?” 顾源听到顾杉的分析,忽然想到那日,付池池亲眼看到周洲死在自己的面前,自然是心里愧疚无比的。如今知道周洲还活着,说不定有些用处呢,于是,他说道:“多谢杉你那么体恤我了,快出宫吧,再不走,今儿你们说不定都走不了呢。” “好吧,皇兄,那我告辞了啊。”顾杉说道。 “皇上,若是没有什么事情,我也退下了。”南宫凌看到顾杉退下了,也对顾源禀告道。 “顾源,我去御药房给付池池熬药去了啊,一会儿我再回来看看池池。”张灿也适时的说出了自己的话。 “好了,都去吧。”顾源大手一挥,说道。 三人互相对看了一眼,带着那些跪在地上拼命装着透明人的太医一同退了下去。顾源冷眼看着他们走出寝宫的大门,然后有人小心翼翼的关上大门。 顾源等到再也听不到那些人的消息之后,对着门外的人说道:“寒,你进来。” “是,皇上。”寒听到顾源的召唤,立刻就推门走了进来,“皇上,找属下有什么吩咐么?” “寒,你去,跟着杉他们,有什么消息立刻禀报于我。”顾源吩咐道。自从张灿跟她说付池池只是头部受创而导致的失忆的时候,那种眼神,让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大对劲。 他总觉得张灿好像隐瞒了他们什么一样,于是,他赶走他们之后,就找来了太医院的太医,让他们依次给池池把脉,然后,告诉他最后的结果。 张灿进来的时候,那些太医刚刚禀报完,所有的太医都异口同声的说:“是头部受创伤所致。” 顾源半信半疑的,若是真的是受创伤所致,那为什么张灿看他的时候,带着一点愧疚呢?若是不是受创伤所致,那为什么所有人给池池诊断了,都说池池是受创伤所致的呢? 而后来,当张灿被南宫凌提着进来的时候,他心里更加疑惑了,两人虽然都用理由搪塞过他了,但是,他很明显的就能看出来,这些都是借口的,他们进来自然不是因为这些事情的。 后来,当杉闯进来的时候,顾源就知道了,怕是池池的病并没有张灿所说的那么简单。因为顾杉从来不会因为一些小事情而过来找他的。能够让他闯进来的肯定是大事,而如今所有的事情,只有池池的事情对于他来说是大事。 于是,他打算等到他们走了之后,让人去听听几人到底说的是什么,池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寒出去之后,顾源走到付池池的旁边,看着她的脸,说道:“池池,你一定会没事的,放心吧。”然后,他让人端来了稀粥,把付池池抱起来,打算亲自给他喂饭。 自从付池池来到他身边开始,他渐渐的学会了喂药,学会了给池池换衣服,学会了很多很多之前他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顾源幸福的看着躺在那里的付池池,说道:“池池,你快快好起来吧,等你好了,我一定好好爱你的。” 等他一碗药喂下去之后,就听到寒的声音传了过来:“皇上。” “进来。”待到寒进来了以后,顾源问道:“怎么样?” “回皇上的话,他们三人出来之后,就各自去了各自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异常。” “哦?寒,你跟我多少年了?” “回皇上的话,属下跟您十年了。” “那你现在去收拾收拾,哪来回哪去吧。” “皇上。”寒一听顾源这样对他说,立刻跪了下去,惊恐的叫顾源道。 “你还不说实话么?” “皇上,属下真的没有骗你啊。” “那你为什么出去这么久?而且,为什么你身上会有一股子菊花香?你知道的,皇宫里面,只有一个地方有菊花。” “皇上,属下该死王爷和张灿和南宫将军去了留园,三人在那里讨论了些事情,属下想要靠近的时候,被王爷发现了,他逼迫属下发誓,不让您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