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兄弟之间 - 神医皇后

第七十七章 兄弟之间

“好,那我现在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你现在速去给我把张灿和顾杉叫过来,我要亲自问问他们。” “是,陛下。” 寒出去了,而顾源则站在那里等着他们两个人,心里想着:张灿,你到底瞒了我什么?池池她究竟是怎么了? 其实寒也撒了谎,之前顾源让他去盯着顾杉和张灿他们,他跟着他们走到留园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他们三人在密谋的样子,他生怕这三人会对陛下有什么不利,悄悄的靠近,然后,他把顾杉三人的对话听了个清除。 顾杉自然不知道顾源已经怀疑了他们,三人就聚在一起讨论着,顾源问道: “张灿,你想一想,一般会有什么方法让人失去记忆的?” “这个,不好说,有的人一次小小的伤风就会失忆,有的人头部受创就会失忆,还有的人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失忆了,只是,一般什么原因都没有就失忆或者恢复记忆的,都是受到了什么大的创伤,而进行的自我选择性失忆的。” “那,皇嫂这种状况,属于哪种情况呢?” “这个,真的说不准,我得等到池池姑娘醒过来之后,才能具体的检查一番啊。” “王爷,老臣听说过一种叫做失忆蛊的蛊虫也会让人失忆。” “蛊虫?什么东西?” “就是一种虫子,进入人体后,帮助他的主人达到想要的结果,而且一把你这种蛊虫极难除去。” “啊?谁那么狠毒竟然让给皇嫂下蛊啊?” “这个,恐怕连皇后娘娘自己都不知道吧。失忆蛊,会一点一点蚕食人的思想,直到他的脑中变得一片空白为止,那时候,中蛊的人就会变成失心疯。” “天呐。这么严重,这可怎么办啊?有什么办法可以取出这种蛊么?” “一种方法是,去南疆解蛊,另外一种方法就是,中蛊的人自己强行冲破蛊虫的枷锁,自己解蛊。不过这是一种极其危险的做法,蛊虫出了人体就是死,他们为了反抗,自然会乱串,而此蛊养在人的大脑中,靠吸食人的记忆而食……” “啪嗒……”三人正在讨论的档口,忽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过,地上掉下来一个令牌,三人走过去一看,正是寒的腰牌,而寒正趴在三人头上,脸色苍白的看着他们。 顾杉迅速的抽出剑来,说道:“寒,对不住了,皇兄不能知道这些事情,若是皇兄现在知道,他一定会疯了的。”说着,手中的剑就往寒的方向刺了过去。 “王爷,若是您刺死了小人,那皇上定会怀疑池池姑娘的病情的,到时候你们没法交代……”寒的话音还没有落,顾杉已经刺不下去了。 “王爷,小人也不想皇上有什么事情,如今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若是王爷信得过小人,就让小人跟你们一起隐瞒吧。” “嗯?你天天在皇兄身边,能够瞒得住么?” “王爷放心,若是小人再也瞒不住的时候,我一定自刎谢罪。王爷放心就是,当年皇上救了小人的时候,小人就发誓,以后一定对陛下惟命是从,忠心耿耿的。” “好了好了,就信他一回吧,到时候若是实在瞒不下去了的话,不还有我这个神医的么。我一定会很快找到治疗这些的方法的。” “你有什么办法找到南疆的人么?我可是听说,当年的大乱,南疆的那些养蛊的部族都隐居了,如今找恐怕也是找不到的。” “我有一个好友,当年去过南疆,不知道能不能有些帮助。我传信把他叫过来,我们一起研究研究。” “那麻烦神医了。”四个人约定好了,大家现在就各回各家,张灿跟着他先回王府,南宫凌回家准备女儿的葬礼,寒回去禀报,就说他们都各自回家了,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三人撤了之后,寒照着三人的约定说了之后,没想到却被陛下看出来了,他不能说实话,于是,就撒了个谎,打算让剩下的三个人来圆。 寒出去没有多久,顾源就让羽落跟着寒出去了,顾源说道:“羽落,若是你有什么隐瞒的,以后我可真的就不信任你了,你要考虑清楚了。” 羽落郑重保证了之后,就出门了,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羽落带着寒和顾杉张灿一起回来了。 寒一见到顾杉和张灿就禀告了顾源发现他说谎的事情,然后,他说道:“皇上让你们过去。”就不敢再说别的了。他不知道如今自己身后跟着的是不是还有人,但是保险点总是好的。 顾杉是多么聪明的人,自然是知道寒的意思的,于是,他跟着寒一起往寝宫的方向走去,三人刚要走的时候,顾杉忽然说道:“羽落,我知道你在附近跟着我们呢,如今你下来跟着我们一起走吧。” 顾杉的话原本只是为了试探一下的,但是,没想到他刚刚说完这番话,话音刚落,就从半空中下来一个人,黑衣黑裤的落在三人前面,恭恭敬敬的跟顾杉行礼道: “拜见王爷。皇上不放心二位,特地令我前来迎接你们。”然后,他便抬头带路了,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过一句其他的词语。 四人刚刚到寝宫门口,顾源就已经风驰电掣一般的迎了出来,然后,他看向自己派出去的羽落,看到羽落摇摇头的时候,他便转头,满面铁青的说道: “顾杉,池池到底怎么了,你到底瞒了我什么?” “皇兄,你是真的不信任我了么?我是说真的啊,皇嫂一点事情都没有,健康的很呢!” “顾杉,你若是再不说,我们这兄弟以后也别做了吧。” “皇兄,你为什么一定认为我骗了你呢?明明我说的都是真的,皇嫂只是脑部受到了创伤,变得失忆了,以后渐渐的都会想起来的。” “寒都已经告诉我了,你们还要隐瞒么?” “好了好了,既然寒都告诉你了,那我们再隐瞒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就告诉你好了。”顾杉看到顾源快要抓狂的模样,对他说道: “皇嫂得的什么病我们也不知道,她身上没有一点创伤的痕迹,张灿经过推测,觉得可能是皇嫂为了忘记你,而在脑海中进行了选择性失忆,这种失忆,有可能一辈子都恢复不过来。” “什么?选择性失忆?为什么?” “皇兄之前可有什么地方做的太过分了,使得皇嫂伤透了心?” “原来是这样么?池池,我竟伤你如此至深,让你恨我入骨?”顾源喃喃的说道,他陷入自己的思绪里面,丝毫想不起这个屋子里面还有其他的人。 “皇兄,你,还好吧?” “没事了,你们都退下吧。”顾源不再理会他们,让他们自行离开而去。顾杉看着顾源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暗暗想着,幸好之前没有告诉皇兄,皇嫂可能中蛊的事情,若是知道皇嫂余毒未解,又中新蛊,一定比如今失魂落魄要恐怖。 三人悄悄的退下,留下顾源一个人在屋子里面失魂落魄的照顾顾源。顾杉出来之后,头也不回的带着剩下的两个人走出了寝殿很久,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寒跟皇上说了什么啊?居然就编了这么个理由?” “之前在路上,我觉得我们之前讨论的万一有什么错误,那就糟了,然后我就跟寒讲,若是皇兄不信,逼迫于你,你就说你刚刚到附近就被我发现了,反正你的功夫没有我的好,这样的说法才不会露馅。若是你照着我的说法说了,等你来找我们的时候,就伸出三根手指来,我看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不是吧,我们都没有看出来任何的异样。王爷,我现在真的有点佩服你了,你还真是神了啊。可是,那又怎么知道羽落在附近的呢?” “猜的啊,既然皇兄知道寒撒了谎,自然不会放心让寒一个人过来啊,他身边虽然比我功夫高的很多,但是他可是不舍得用呢,能派出来的,只有羽落一个人啊。” 三人佩服的看着顾杉,心里也都舒了一口气。幸好顾杉机灵,要不然如今他们就不会是安安全全健健康康的站在这里了。 南宫凌心里疑惑极了,便小心翼翼的开口问两人:“皇上跟那个躺在床上的女子究竟是什么关系啊?为什么若是那位姑娘有事的话,皇上会发疯啊?” 几人随着南宫凌的问话,俱都沉默了下来。南宫凌看到他们都沉默的样子,心里更加疑惑了,难道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 “皇兄和皇嫂其实是一对苦命的鸳鸯,皇兄和皇嫂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一年多以前,相信南宫将军也听说了皇兄为了一个女人所做的事情吧?” 看到南宫将军深有感触的点了点头,他才接着说道:“那个女人就是如今在寝宫里面躺着的皇嫂,后来,皇嫂回来就失忆了,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自从皇嫂失踪到现在,皇兄就变得非常的敏感。” 顾杉看着几人迷茫又有些了然的点点头,这才说道:“走吧,各做各的事情,张灿你快点找你的那个朋友过来,南宫将军,辛苦你去兵营走一趟吧,我回去查您女儿的事情去。” 然后,三人分成三个方向走了。

上一篇   第七十六章 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