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绝情谷 - 神医皇后

第八章 绝情谷

周洲看到这样莫名其妙的付池池,担忧的看着她问到:“池池你没事吧?发生什么事了么?” 付池池听到周洲这样说,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顿住了笑容。然后看着周洲急切的问道: “那周大哥你知道绝情谷在哪里么?”周洲惊讶的望着面前的女子,说道:“只是听说过,绝情谷中凶险万分,进到绝情谷的人几乎没有几个能够出来的。即便能出来,也没有人活过一年的……” 付池池听到这里,顿时泄了气。她垂头丧气的对周洲说,“那我们先找家客栈住下吧。我明天看看谁知道绝情谷的具体位置。” 周洲看付池池垂头丧气的样子,也没有敢问付池池什么事,就跟着付池池往集镇上走,寻找客栈去了…… 当他们下榻在客栈里以后,付池池告诉周洲,她没有银子……周洲初听到付池池这样说的时候,吓了一跳。 但是,自从遇上付池池以后,令他惊吓越来越多了,当然,惊喜也是一波接一波。 周洲从来不知道女人可以有那么多面。见到陌生人的冷漠的付池池;被吃豆腐后羞涩还故作镇定的付池池;听到好事放肆大笑的付池池;跟掌柜的说话时强势的付池池…… 周洲一时看她看得痴了。他知道,自己的这颗心已经彻底的沦陷了。他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没有了付池池,他的人生还算什么。 可是,他也清楚,付池池不是一只困在笼子里的小鸟,她是翱翔九天的雄鹰! 周洲想:也许就这样,也许就这样跟在她的身边,见识她的很多面,这就是他的幸福了吧? 当付池池和周洲坐在客栈大堂上吃饭的时候,看到一个带着斗笠的人走进了客栈,低声跟店小二说了什么,就见小二向他躬身行了一个礼后就走了。 他巡视了一周以后,径直向着付池池他们走来,这可吓坏了周洲。他瞬间身体紧绷,双拳紧握,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待到那人走进付池池才知道,原来过来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所救之人:顾源。 付池池看到他立刻就紧张了起来,站起身来,对着小二喊道:“小二,把我们的饭食连同这位客官的一起送到房间里来。” 说完就拉着顾源往房间里走去……顾源也不挣扎,任由付池池拉着进了房间,然后等小二送来饭菜以后,紧紧的关上客房的门。 看到紧闭的房门,顾源随意的扯下身上的斗笠。漏出他原本漂亮的面容个黄色的头发。 站在一边原本莫名其妙的周洲看到这里瞬间瞪大了双眼,惊讶的啊了一声,然后紧紧的捂住嘴巴。 顾源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一个满含杀气的眼神瞪过去,面色森寒的看着面前的两人,冷冷的说道:“有事么?” 付池池气愤的瞪着周洲,然后把目光又投注在顾源身上,不顾顾源要杀人的目光,主动牵起他的手,然后扣住他的脉搏,急切而又关怀的问道: “你怎么出来了?身体好了么?有什么不适么?看看你,都不知道爱惜自己,明知道有人追杀你,你居然还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出来……” “池池你疯了么?居然关心这种人,他很危险的,走,我们快走。”说完,周洲拉着付池池就往门外走去…… 付池池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人。然后她奋力挣扎着:“你疯了?他怎么会是危险人物?” “哎呀,听我的没错了,快走……” 付池池奋力挣脱了拽住她的那个男人。冷冷的说道,“要走你走吧,我还有事要做。” 周洲见拦不住付池池,于是就站在顾源和她中间,全身紧绷,随时做好了打架的准备。 看着这样的周洲,顾源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抽回自己被握的手,抬头打量着周洲,然后目光定格在付池池身上,满眼嘲讽,用平静的声音说道: “你的这位朋友说的是对的,我就是一个危险的人,所以,快点理我远一点吧!没事的话,我就告辞了。” 付池池连忙拉住顾源的衣服,疑惑不解的闻道:“你做错什么大事么?为什么就变成坏人了呢?” 顾源满脸嘲讽的看着付池池问到:“你没看到你朋友的反应么?这还不够么?” 付池池看看周洲,再看看顾源,瞬间明白了过来。反应过来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是因为你的黄色头发,蓝色眼镜么?唉…真不知道大家怎么想的,这么漂亮的头发,居然说是一个异类;这么漂亮的眼眸都可以迷死万千少女了,居然说大祸。我说,你们怎么都那么俗啊?” 顾源这下顿时定下了脚步,转头和周洲一起惊异的看着付池池。 付池池莫名其妙的看着面前两个盯着她的男人,问道:“怎么了?” “你,你不害怕我的样子么?我可是所有人口中的妖怪的啊。” 顾源难以置信的问付池池。付池池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啊,黄色头发很常见好吧,我都见过男人染红色头发呢!” 听到付池池的话,顾源惊异的看着她,站在那里怎么都动不了了。付池池微笑着看着面前的顾源,她知道,像顾源这样的人,在这样一个保守的世界,应该是被所有人嫌弃的妖孽来生存的吧。 在这样一个从小极度缺乏爱的的人的心中,也许,是极度渴望被爱的。 “哎呦对了。”付池池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对顾源说道:“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刚刚给你把了一下子脉,你的内伤还没有完全好。而且还有点贫血。要多吃点补补身体。你在这里等一下子,我去给你抓点药来。” 等顾源反应过来的时候,付池池已经不在房间里了。于是顾源找到屋中的一个凳子,一屁股坐在那里…… 周洲也惊呆站在那里,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也像顾源一样坐在那里等着付池池…… 付池池回来的时候,看到屋中几乎已经毁坏殆尽的物品和面色微微有些苍白的两人,暗骂了一声疯子,一声不问,跑到两人中间,拿起两人的手一起把起脉来…… 果然!这两个混蛋,居然在她走了以后暗自和对方较着劲,结果上升为互相动起手打了起来。就这样两人面前的椅子凳子东倒西歪的…… 付池池生气的站起身,瞪着面前的两个人,“你们都是成年人了,不要那么幼稚好不好?” 说完把手里提着的东西往桌上一放,说道:“里面的枣你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吃,我去找小二把这些药给你煎一副过来,住进这里不要乱跑!” 顾源听着付池池的唠叨,顿时感觉一股暖流流入自己的心房,于是他真心的说道:“谢谢。” 骤然听到顾源的感谢,付池池的心里还是有吃惊的。毕竟她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啊。转而付池池又发起愁来。 东方傲现在的处境堪忧,可是却没人知道断肠谷的所在。这可怎么办啊? 付池池皱着眉头想着自己的问题,一点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两个男人在注视着她。 顾源看到刚刚那个女人还满脸开心的看着他,得意着不得了。可是忽然之间就好像六月的天一般,说变就变了。 于是他就疑惑的看着付池池,等待着当事人的解答。可付池池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无法自拔根本就没有看到顾源询问的眼神。 而后,付池池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转头紧紧的抓住顾源的手,小心翼翼的问顾源: “顾源你知道绝情谷在什么地方么?”顾源骤然听到付池池这样问,顿时,原本温暖开心的模样收敛的一干二净。 转而森寒的语气问道:“怎么?终于隐藏不下去了么?说吧,我那敬爱的父亲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如此费心对我?呵呵,我就说,这世上怎么会有夸我头发漂亮的人!他是不是想让你找到绝情谷,然后在那杀了我啊……” 震惊的看着顾源的变化,付池池听不下去了,“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啊?谁说我找绝情谷就因为杀你的啊……” 顾源听到这里,冷笑着打断了付池池的话“怎么?都到这程度了还装?看来那老头如今抓人都换政策了啊?” 听到顾源这样嘲讽的语气,付池池心里总是感觉不舒服。于是她对着顾源吼道:“你给我闭嘴!” 可是顾源却没有听她的乖乖闭嘴,而是继续冷冷的略带轻佻的说道: “哎呦我说,那老头的口味也变了啊?看你这样……” 说着,还轻佻的用手指抬起付池池的下巴,接着道: “啧啧……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不会是用来迷惑我的吧……” “啪……”的一声响,屋内顿时没有了声音。 顾源歪着头,震惊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满脸怒容的少女。她打了他?她居然打了他? 可是,顾源转过头,又笑着对着付池池说道:“怎么?被我看透了?想……” “你这人有点理智好不好?我问你绝情谷的位置只是要救一个人,他身边敌人环绕,他中了情豆的毒药,信任我,把配置解药的任务给了我。我要去绝情谷找解药。明白?” 顾源的面色有些松懈,但他还是极力掩饰着,接着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听到这样的话,付池池也沉默了。对啊,她有什么资格让他相信她呢?顾源也不急,就那样优哉游哉的站着等付池池的回答。 “啊,我想到了!你跟我们一起,不就可以防止我们耍花样了么?” “怎么,想趁着半夜把我迷倒绑走?”眉毛微微一扬,顾源如是说道。 “你……”付池池气愤的怒指着顾源,气得说不出话来。“那你说怎么办吧。绝情谷我是一定要去的!”

上一篇   第七章 寨主夫人

下一篇   第九章 浓情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