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毒发 - 神医皇后

第八十章 毒发

张灿带着羽落来到王府大门口,看到门口侍卫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把守,心里一惊,这顾杉这么大手笔,竟然把这么高深功夫的人当看门的,真是暴殄天物啊。 张灿走到门口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没有带任何表明他认识顾杉的东西过来啊,那些看门的侍卫会让他进去么? 他求助似的看着旁边一直都抱着剑打算看好戏的男人,但是,羽落好像是没看到他的求助一般,依然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张灿只好开口哀求道:“羽落,麻烦你了,帮我进这王府吧。”羽落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依然还是面瘫似的不理他。 “羽落,你想耽误你们皇后娘娘治病的良机么?还在这里愣着!”张灿看到羽落面部表情动了一下,再接再厉的说道:“羽落,你可要想好了,你们皇上和你们娘娘如今是一体的,但是,他们跟我却只是朋友关系,我救他们不救他们全在你了!” 羽落一听张灿说不给自家娘娘治病了,这下急了,语气冰寒的说道:“你若不治,我杀了你!” “杀了我有用么?我如今让你帮我进了这个大门找解毒方法你都不帮,难道你是真的不想他们活了么?” 羽落这下不敢在说什么,拉着张灿的后背衣领,一瞬间就来到了顾杉王府的大门前,然后,他连停顿都没有,抬步就走进王府,去了顾杉的寝宫。 张灿赞叹的看着羽落,真没想到啊,他就这样不发一言的,就进来了。唉,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两人来到顾杉的寝宫,却被告知,王爷去了地牢,如今不在寝宫,让他们在会客厅稍等。张灿想着,反正付池池的毒已经中了这么久了,多一时少一时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跟着侍女一起去会客厅等着了。 过了不一会儿,张灿看到皇宫里面的寒也面无表情的来到了这里,张灿看到寒,连忙迎了过来,“怎么了?是不是池池姑娘有什么不舒服的?” “不是,神医,皇上让我把这封信给你送过来。”寒说着就送上了东方傲写给顾源的信件。 但是,张灿看罢良久,却没有回复他,只是不住的摇头,“作孽啊,作孽……” “怎么了?神医?”寒看到张灿的表情有些不大对劲,于是就着急的问道。 “这些都怪我啊,当日若不是非要报他的救命之恩,也不会落得如今,害的那么多人中毒的下场啊。如今他手中毒药有十几种,我也不知道这位兄弟中的是何种的毒药啊。” “啊,那可怎么办啊?若是他死了,皇上可怎么跟傲王爷交代啊?” “有没有这位兄弟中毒的症状?我大概判断一下,希望是比较好判断的那一种啊。” “没有啊,傲王爷就给了这一封书信啊,我这就跟皇上说,让皇上再去一封书信,问问傲王爷。” “别问了,来不及了,若是再一来一回的问他症状,恐怕这个人就死了。”张灿叹惋道。 寒听张灿这么一说,也是犯了难,这可怎么办才好啊?若是照着张灿这个说法,那这个人不是必死无疑了?他可是救过张灿和王爷等人的性命呢,若是他们不送解药过去,傲王爷若是认为他们不够道义,没有盟友关系,到时候假的进攻变成了真的,那他们西烈不久危矣了嘛? “那不如神医把各种毒药的解药都给我一份,我都给傲王爷送过去,到时候让他都服了,不久解了毒了么?” “当然不行,每一种毒药都有一种特殊的解法,每种解药也都是一种特殊的毒药,你说若是所有的毒药都一起吃的话,会怎么样?” 张灿哭丧着脸,接着说道:“那日我特地求了陛下,去见了东方昊,想问问问问他都有哪些人中了毒,他们中了什么毒,我想让他给他们解毒,但是,却被东方昊言辞拒绝了,他,他真的……” 张灿好像再也说不下去了,捂住自己的脸,开始呜呜的痛哭了起来。两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张灿情绪如此失控,一时间有些懵了,也有些明白了,张灿怕是悔恨加愧疚,才变成这样子的吧? “我现在就回去跟陛下说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你们在这里继续等着王爷,等到王爷回来,你们就一起进宫里来吧。” 寒走了,留下独自坐在那里伤感的张灿,和一脸面瘫坐在那里的羽落,一时间整个会客厅里面静悄悄的,一个人说话都没有。 过了不知道多久,当窗外的天渐渐变得明亮了,张灿情绪不那么激动了,坐在那里都快睡着了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顾杉一脸疲惫的来到会客厅了。 “你们找我所为何事?是不是皇嫂出什么问题了?” “池池姑娘的毒恐怕要提前发作了,如今她的身体,怕是经受不住一点的刺激了,你若是有什么办法,就……” “你说什么?皇嫂她……你的意思是皇嫂恐怕撑不了多久了?”顾杉颤抖的问道。 “若是没有其他的办法,恐怕是这样的。”张灿也不隐瞒顾杉,当即都点点头对顾杉说道。 “这,我能有什么办法啊,我又不是大夫,你这个神医都治不好她,我能怎么办!”顾杉忽然颓废的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面,幽幽的说道。 “没有什么比较偏的方子么?” “我……” “王爷,王爷不好了,宫里来人说,皇后娘娘毒发了,如今紧急召见神医……” 侍卫禀报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三道人影飞快的从他身旁飞了过去。他一眨眼,眼前原本坐着的三个人早已经跑得没了身影。 侍卫抹抹自己的眼睛,嘀咕了一句:“见鬼了……”便回自己的岗位去了。 且说顾源的寝宫里面,原本顾源守护着付池池的,他一直呆呆的盯着付池池的脸,生怕她出了什么问题的。可是,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付池池忽然剧烈的抽搐起来。 他心里一惊,立刻摇醒沉睡着的付池池,问道“池池,池池你怎么了?” “疼,好疼……啊……啊……”池池忽然满脸泪痕的对顾源说道。那苍白的脸色,让顾源着实的吓出了一身冷汗。 “池池,你哪里疼,我给你揉揉,来人!快去给我把张灿找过来!”顾源一边对着门外嘶吼,一边抱紧了付池池不松手,“池池,池池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张灿被顾杉带进重华宫的时候,付池池已经痛的满床打滚了,顾源原本是抱着她的,但是,无奈付池池动的比较厉害,他又不敢太过用力,怕勒疼了付池池,就被付池池挣扎开了。 看着付池池在床上满床的打滚,顾源双目赤红,池池这么疼,他却在这里无能为力,池池,我改怎么办? 张灿看到疼得哇哇尖叫的付池池,他迅速的跑到她面前,赶紧去检查付池池,而顾杉则迅速的跑过去,双手紧紧的抱住顾源:“皇兄,你千万不要激动,千万不要激动啊……” 张灿给付池池把了脉之后,焦急异常,说道:“顾源,你快点过来,坐在她背后,运气护住她的心脉,快点。” “我来,寒,抱住你们家皇上,千万不要让他胡来。”顾杉忽然放下顾源的手,就坐到付池池的身后,伸手就要给付池池压制毒性。 忽然,顾杉感觉到一股大力袭来,接着顾杉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偏离了原来的位子,狠狠的撞向赶来帮助顾杉的寒的怀里。两人同时跌落在了地上,顾杉噗的吐出一口血来,然后他吼道: “顾源,你个疯子,你为什么对我出手?” 但是,回答他的,只有满室付池池的尖叫声。顾源的抱住付池池的身体,由身体里面散发出内力,迅速靠近她的心脏,然后护住她的心脉。 但是,他感觉到付池池的挣扎,听到付池池的嘶吼,他心里害怕极了。于是,他缓缓的给付池池浑身的筋络输送内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渐渐的感觉到怀里的付池池变得安静了下来,双手更是不再胡乱的抓,他这才放下心来,但是,他却不敢撤去自己的内力。” “好了,顾源,快撤了内力休息休息吧,付池池如今已经没事了。”张灿看到顾源仍然是这样一副样子,焦急的喊着她,然后说道。 张灿知道,人的内力总会有用尽的时候,若是顾源再这么毫无节制的给付池池输送内力的话,他会受重伤的。 “顾源,你再不撤力,付池池再痛的时候,你可就没有内力助她了啊。”张灿这句话终于成功的让顾源撤去了内力。 他缓缓的睁开眼睛,问道:“怎么样,池池如今什么状况,还好么?” “嗯,好极了,原本她可能还会再多疼一段时间,但是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如今她的疼痛可是减少了好多呢。” “嗯?这样真的有效么?我就是用我的内力帮她滋润她的筋络和骨头,这样会让池池好起来么?”顾源高兴的问道。 张灿思索良久,说道:“这样的方法应该可以试一试的,不过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了,你先试两次,若是真的管用的话,我们再商讨下一步的动作。” “好。那池池就麻烦你了。”顾源激动说道。 “皇上,我想你应该听说天瀚国的事情了,我恐怕不能在这里照顾池池姑娘了,你们……” “张灿,你敢……”

上一篇   第七十九章 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