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参加葬礼(二) - 神医皇后

第八十二章 参加葬礼(二)

顾源带着人来到紫华宫的时候,看到门前的白帆,他心里涌上一抹愧疚,贤妃,你如今这般的境遇,是我顾源对不起你,愿你下辈子过的快快乐乐,无忧无虑。 他走进去,看到里面空空荡荡的,连一个小宫女儿都没有,他疑惑了,问寒道:“今天不是南宫若儿的葬礼么?他们人呢?” “皇上,您忘了么?那日您答应了南宫将军让贤妃娘娘回家安葬的。” “啊,这两日忙昏头了。我们现在就去南宫将军的府上吧。”顾源转身就要走,却在刚刚转过身的时候,看到了紫华宫门口站了一抹俏丽的身影。 他转头问道:“这人谁啊?怎么在贤妃的寝宫前面?” 寒听到顾源问话,立刻就让人过去叫那人过来。过了不一会儿,当那个女人转过身来的时候,顾源终于看到了那人的脸。 “他怎么在这儿?”顾源喃喃道。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屡次来找付池池的女人,石琪。话说这石琪也真的是阴魂不散啊。 顾源不待石琪走近,就想离开,想了想,忽然放弃了。他站在那里,待到石琪来到近前了之后,他看着石琪行完了大礼,便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今天贤妃入葬的?” 石琪媚笑的看着顾源英俊的面容,说道:“皇上,臣妾不知啊,臣妾自从那日知道贤妃姐姐死了之后,便每日过来紫华宫,给姐姐祈福的,没想到今日刚来便看到了皇上。” 顾源看着石琪一脸天真的样子,感觉好维和,他便扭头说道:“怎么,你每日里来,不知道贤妃的身子前几日已经被人抬走了么?” “这,皇上,臣妾自然是知道的,只是,若儿妹妹她平日里待臣妾那么好,臣妾心有愧疚啊,若儿妹妹虽然被人抬走了,但是,这儿却也是若儿妹妹平时住着的地方,臣妾出不去,没办法日日为妹妹做些事情,只有这般在这里看着房子吊唁了,呜呜……呜呜呜呜……” 顾源看到石琪微微有些惊慌失措之后,便是无比的镇定。顾源忽然觉得这个石琪还真是有些本本事啊。能在一点点的时间里面把一个谎话圆的那么滴水不漏,还真是个人才啊。 顾源忽然失去了逗逗这个姑娘的心思,说道,“你跪安吧。” “皇上,臣妾,臣妾想要去南宫将军府上看看若儿妹妹,可以么?”石琪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人看了都觉得想要满足她的愿望。 可是,顾源却没有被她可怜的样子所迷惑,说道:“不用了,如今朕去贤妃家看贤妃下葬,已经代表皇家所有人了,你就不必去了,你回寝宫呆着吧。” 顾源转头就想要走,却发现,自己的衣摆被人拽住了,他转过头一看,原来是被石琪拽住了,他转过身,看着紧紧抓住他的衣摆,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的石琪,他忽然就想要杀了这个女人。 “放手!”顾源阴寒的声音像是刀子一般向着石琪飞了过去。 “皇上,求您了,让我去看若儿妹妹最后一眼吧,皇上,求求您了……”石琪满脸泪痕的看着顾源,那种弱小的样子,让站在旁边的寒都不忍心了,他忍不住的拽了拽顾源的袖子: “皇上,我们不如就带着石答应一起去吧。” “你要是想带她去的话,就独自带着她去吧,不要跟着我了。”顾源一看自己的人都被石琪可怜兮兮的样子迷惑了,忽然就觉得很生气。别人不了解他,寒居然也跟他唱对版。 他生气的一甩袖子,便往宫外的方向走走了过去,寒看到自己主子不理会自己,就要走,当下终于不再纠缠于这个女子,跟着主子往宫门口的方向奔去。 他们一群人的功夫,自然是极好的,根本不是石琪这种没有半点功夫的人所能比拟的,当下,顾源带着人一走,石琪想要追他们都追不上。 看到几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石琪才咬牙切齿的站起来,这模样,哪还有之前的半点柔弱样子啊。 她心里不仅愤恨,更是疑惑,皇上看起来好像是极其的讨厌她啊!可是,究竟是为什么呢?石琪想着,我可没有得罪过他啊,相反,我最近一直在讨好于他啊! 石琪想不明白,只好在身边侍女的搀扶下,转身往自己的宫殿走过去了,这晦气的宫殿,谁愿意过来啊!要不是听说皇上今日要给贤妃送葬,她才不愿意过来呢! 石琪想到送葬,忽然转头揪起身边侍女的耳朵,“你们说,贤妃的尸身什么时候被人运走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娘娘,娘娘饶命啊。奴婢们也不知道这个消息啊,娘娘饶命啊!”小宫女儿尖叫的对着石琪喊着饶命。 石琪其实是不知道南宫若儿被运走的消息的,听说今天是南宫若儿下葬的日子,想着皇上今日一定会来给南宫若儿送葬的,这才来到这里的,但是,来这里之后,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她正在东张西望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皇上一行人往这边掠了过来,这才装作伤感的样子背对他们的。 石琪一路上喋喋不休的数落着自己身边的小侍女,一直到了自己的宫里,她才觉得自己如今好累,这才放过了小宫女,警告道:“下次再不打听清楚,让我在陛下面前出丑的话,看我还饶你!” 小宫女揉着自己被自家娘娘揪的通红的耳朵,委屈的退了下去。就在这时候,却听到一个太监谄媚的声音响起来: “娘娘,小的听说皇后娘娘醒了,如今皇上不在宫中,您若是去看娘娘的话,说不定能够见得到,那时候,你们姐妹两个互说离别衷情的话……” 石琪一听太监的话,心里忽然活了,如今萱妹妹变成了皇后娘娘,若是能跟萱妹妹打好关系的话,那她的荣宠还远么? 石琪立刻对献媚的太监卫说道:“备轿,本宫要去重华殿看看萱妹妹去。小如儿,若是本宫得了宠,你就是本宫身边的第一大功臣。” “奴才多谢娘娘了,奴才不求功臣什么的,只要娘娘记得奴才就行了,嘿嘿……”小如儿谄媚的说道。石琪立刻叫上人,去了付池池所在的重华宫。 顾源带着寒几个人一路上狂奔向宫门的方向,顾源一路上毫不顾忌身边的人,只管使尽自己的内力的往宫门方向飞奔。 寒几个人的功夫不如顾源,自然是落在了顾源的后面,寒看到自家皇上发了疯似的往宫门的方向狂奔,自知自己惹怒了皇上。 他转头看看羽落,只看到羽落面瘫着自己的脸,只是眼中却是幸灾乐祸的样子,寒剜了羽落一眼,便发足内力往皇上所在的地方飞奔而去,如今皇上既然发怒了,反正怎么补救也没有用了,只有看陛下会怎么惩罚他了。 顾源一路奔到皇宫门口,看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的样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忘了等着他们几个人了。 他没有办法,只好站在宫门口等着几个人,直到几个人按顺序站在他身边的时候,寒才气喘吁吁的赶到这里,刚到这里的寒立刻就对着顾源跪了下去: “皇上,属下知道错了,请皇上惩罚。” “哦,你有什么错?错的是朕,朕太过铁石心肠了。” “不,臣刚刚在路上想了想,才知道,自己的观察力不够,愣是把一个坏心的女子看成了好人,属下知错了。” “说说看,若是你说对了,朕就饶了你。” “是,陛下。刚刚石答应都不知道贤妃娘娘已经被人运走的事情,可见并不是经常起紫华宫的。而石答应身上穿的艳丽无比,更是打扮的非常好看,一看便不是前来吊唁之人。皇上,属下不应该相信石答应的话,属下错了。” “嗯,不错,终于有点进步了啊,不错不错,好了,起来吧,朕饶了你了。我们快点出宫,赶去南宫将军家里,如今去了一趟紫华宫,耽误了这么久,都快正午了,再不走怕是都要赶不上贤妃的葬礼了。” 寒一听到自家主子说原谅自己了,这才眉开眼笑的站了起来,他往羽落的方向得意的看了一眼,但是,却只是得到羽落的一个白眼,但是他也没有在意,只是开开心心的跟着皇上往宫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一行人刚来到宫门口的方向,就听到一个侍卫叫道:“什么人?” “是朕,开门。” “啊,陛下。”众人一听,是自己的皇上,立刻跪了下来,一群人对着顾源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你们快去给我们开门,我们要出去。”顾源忽然变得严肃起来,满身都是帝皇之气,让人一看就相信,这就是他们西烈的皇上,走到那里都是皇上。 几个侍卫被顾源镇住,都愣在原地,直到听到顾源一声冷哼,这才反应过来,立刻跑到城门下面,拿开横在门上面的木板,打开了宫殿的大门。 几人看到门开了,不再说什么了,都飞奔似的往南宫凌家所在的方向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