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参加葬礼(三) - 神医皇后

第八十三章 参加葬礼(三)

顾源和寒以及羽落背靠着背站在一起。他们的外围,围着一圈寒从皇宫里面带出来的侍卫。顾源警惕的看着面前围着他们的黑衣人,语气森韩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有胆子过来围攻朕!” 但是,这些话显然是恐吓不住那一圈站着的黑衣人的,面色阴狠的围着顾源几个人,对顾源的话充耳不闻,都用手中的剑指着里面被众人围在中间的顾源。 忽然,那群人好像是得到什么号令一般,忽然对着顾源,手中的剑就无情的划了过去。顾源几人自然是不会束手就擒的人,于是,两方阵营的人,立刻就打了起来。 顾源却是站在中间,一动不动的看着西方,仿佛在等着什么人一般,丝毫不顾及身边有什么人又倒下了,有什么人杀死了谁。 过了一会儿,当寒满身鲜血的跪倒顾源的身前,说道:“陛下,杀手已经清除,我们可以继续走了。” 顾源却是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依然盯着西方的房顶,一动不动。寒他们的功夫没有顾源的高,看到顾源满脸严肃的看着那个屋顶,都觉得,恐怕他们如今解决的,只是一些虾兵蟹将而已。 过了不一会儿,顾源忽然低下头,对寒说道:“走吧,我们现在就去南宫将军家。” “可是,皇上,那……”寒指着顾源刚刚看的地方,结结巴巴的想要问顾源什么。顾源却是不理会寒,当先便往南宫凌的将军府走过去。 寒不知道陛下如今这是在搞什么名堂,当下也不再猜测了,反正跟着皇上走就好了,哪儿有那么多的事情要解决的啊! 于是,寒立刻快步跟上顾源,三人立刻就要走出这处血腥的地方,但是,就在顾源即将踏出这个角落,他都看到外面的百姓在人来人往的买东西了,却是发生了意外。 顾源只觉得一声非常尖锐的,暗器穿空的声音响起来,然后,他感觉自己的后背有一股凉风穿胸而起,然后,他听到羽落他们的呼叫声:“皇上,小心啊!” 顾源立刻转过身,抽出身上的软剑,立刻用手中的软剑,抵御住差点就碰到他身子的暗器,众人只觉得眼前白影一闪,然后,他们便看到,皇上手中的软剑断了一个口子。 寒看到陛下没事,立刻就要跑到顾源跟前,却被羽落适时的拉住了。几人站在羽落的身后,看着他们的陛下,从怀中取出一跟细长的银针,顺着刚刚暗器射出的轨迹,往那人方向飞速划了过去。 不一会儿,众人忽然听到一声极其微弱的闷哼声,然后,他们便看到一个身着藏青色长袍的男子飘落下来。 男子目不转睛的看着顾源,顾源当然也不甘示弱,两人旁若无人的对看了起来。然后,顾源忽然收回受伤的软剑,忽然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寒见到陛下受伤,立刻飞奔来到顾源的身边:“陛下,怎么样?快,快服下这粒药丸,这是我来之前,张灿神医特地让我带着的。” 顾源一听到寒说是张灿给的,立刻二话不说,就吞下了这粒药丸。而对面的男子,字看到顾源吐出那一口鲜血开始,眼睛就从刚刚的对峙,转变成了佩服。 “阁下何必硬撑,如今你受了内伤,不如就坐在那里,驱除体内的淤血。”顾源忽然抱拳对着对面的男人开口叫道。 可是,他的话说出去了半天,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他转过头来,不再跟那人说话,然后,对着身边保护着他的众人说道: “走吧,我们去南宫将军府上,如今怕是都误了入葬的吉时了,对了,寒,给这位高人留下一粒刚刚的药。” 寒如今虽然心里有诸多的疑问,却怎么都没有问出口,他遵照着顾源的指示,给那人留下了药丸,然后,精准的投给了那人。 那人对着顾源点了点头,便把刚刚接住的药毫不犹豫的吞进了肚子里面。顾源一直悄悄的观察着那人,看到他服了刚刚的药,嘴角略过几不可见的轻笑,便带着自己身边的众人离开了这个角落。 其实,刚刚自黑衣人来到开始,他便感觉有一股非常高深的内力锁定了他们,而那人的功夫虽然不及他,但是,若是真的打起来,恐怕也要个二三百招才能打败他。 于是,他便放出自己的内力,搜寻了一会儿,才发现那人隐藏在西边的房屋顶上。他便也放出内力锁定了他。 原本想着,那人出来之后,他刚刚好跟他对战,若是他帮助他们杀了那些黑衣人的话,若是那人突然偷袭的话,恐怕除了他,没人能够躲得过。 因此,他便一直留意着趴在屋顶上面的人,始终未曾出手帮助他们,而且,他也相信,自己训练出来的人,功夫不比那些人差,因此,他才大大方方的被他们围在中间保护着。 但是,令他惊讶的是,从始至终,那人都没有出现。他虽然不知道那人想要做什么,但是他的时间是有限的,容不得在这里浪费着。 因此,他便带着他们佯装离开,而他则有意的落后于所有人,直到他们都快要走出去的时候,他才锁定了一枚小小的暗器。那人终于出手了。 他心里稍稍的兴奋了一把,不知道此人的暗器他能不能徒手接住。于是,他便任性了一把,等到暗器近前了,才抽出腰中的软剑,徒手接了过去,但是,没想到那人内力如此高深,他还是受了点轻伤。 他赶紧运功,等到身体完全好了之后,便吐了一口刚刚的淤血。不过,他想着,走之前,为了不让这个人再出来捣乱,他还是礼尚往来,也给这人一枚暗器尝尝吧。因此,他便发出了自己的暗器。 很显然,那人的功力还是跟自己相差的有点远,相信他要回去调理一天了,即便是有张灿给的良药,他也是要修养半天的,这半天,足够他处理好贤妃的事情了。 顾源带着众人往南宫凌的府门口飞奔而去,如今时间已经过的差不多了,他想过王宁会在他回宫的路上伏击他们,但是,他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居然来捣乱南宫若儿的葬礼。 他去晚了,南宫凌定然就会知道有人伏击他,任谁都能想到这个人是谁。王宁难道真的要弃了南宫凌么?不应该啊,南宫凌若是一走,那他的五十万大军还能剩下多少? 顾源心里想着,就凭借之前南宫凌兵营点兵一事便可以看出来,王宁并没有什么号召力,如今若是失掉了将军的位子,很有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的啊。 顾源心里想不明白,王宁难道疯了不成?但是,任凭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只好作罢,如今还是先去南宫凌家才是最重要的。 顾源让寒找一个百姓去顺天府报了信,几人才很快的来到南宫凌的将军府。 几人刚刚到将军府,就受到了南宫凌的热情招待,很多人围在将军府大门前,看到顾源一行人过来,立刻下跪,给顾源行了大礼。 “好了,众位爱卿,如今是在外面,不必如此多礼,惊扰了百姓可就不好了。”顾源跟他们客气一番之后,才转过头问南宫凌: “南宫将军,令爱盖棺了么?” “回皇上,还没有,如今众位大人和老臣正等着陛下前来为小女盖棺呢!” “哦,那我们不要耽搁了,快去吧。”顾源带着众人来到将军府的大堂,等到众人都来到之后,他才给南宫若儿上了香,然后他看了看已经有些变形的她,心里微微有些感觉难过。 若不是他,南宫若儿如今还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小女孩,说不定过两日便会变成一个温柔贤淑的妻子,而不是在皇宫那个大染缸里面。 看着棺盖渐渐的盖住南宫若儿的容颜,顾源忽然就轻声说道:“若儿,愿你下一世,不要再被奸人所害,愿你下一世可福寿安康。” 顾源的声音虽轻,但是,却因为如今大堂里面无人说话,却还是被众人听了个正着。南宫凌走过来,跪下身子,对顾源说道:“老臣代小女多谢皇上。” “南宫将军何必客气,快快请起。”顾源扶起跪在地上的南宫凌,然后,拿起侍卫递过来的锤子,给南宫若儿的棺材敲了一颗钉下去。 随着顾源动作的完成,剩下的人,也都依次的给南宫若儿盖了棺,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往南宫家的陵墓而去了。 顾源看了看眼色有些阴狠的王宁,又看了看神色悲痛的南宫凌,悄悄的把南宫凌拉到一边,告诉了他,自己来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然后提醒他: “南宫将军,你一定要小心。我知道,他一定主要是冲着我来的,如今令爱的盖棺仪式我已经参加了,为了让令爱的葬礼能够完完整整安安全全的举行,我就不去了,帮你拖住王宁,你自己小心啊。” “可是皇上,您自己岂不是很危险!不行,皇上还是跟着我们一起吧。如今我们这么多人,若是他想要找我们麻烦的话,恐怕也要掂量掂量呢!” “你们快去吧,放心,我没事的。” “可是,皇上……”南宫凌还想说什么,但是回答他的,却是顾源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