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毒发 - 神医皇后

第八十五章 毒发

“对啊对啊,萱儿妹妹,你如今的身子还没有好呢,可千万不要累着了。”石琪一听顾杉劝说付池池,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付池池面前一定要好好表现啊。 付池池一听石琪和顾杉都劝说她,深怕他们不让自己与琪姐姐再相见,这才渐渐的止住哭声,说道:“琪姐姐,我们不哭,如今我们都好好的就是好的。” 石琪点点头,对付池池说道:“萱儿妹妹,你说我是该叫你皇后娘娘好呢,还是叫你萱儿妹妹好呢?” 付池池一听石琪叫皇后娘娘就觉得难受,便对石琪说道:“琪姐姐,你还是不要叫我皇后娘娘的好,听着就不舒服,更何况我根本不想要当皇后呢。” 付池池的话让在座的三个人都小小的惊讶了一把,顾杉心里想着,皇嫂不想要做皇后,那她想做什么?若是皇嫂不做皇后的话,皇兄会不会发疯啊? 而张灿则想着,这付池池很显然就没有想要做皇后的心思啊,看来这顾源是多此一举了,恐怕日后顾源的追妻之路还要好久好久啊。 而石琪则是恨得牙痒痒的。她心里极其不舒服,张凌萱,你也太狂妄了吧,若是你不想要做皇后的话,如今还在这重华宫里面躺着做什么?你不想做就让出来啊,我石琪可是想做的很呢! 当然,石琪的这一番心思自然是不敢让付池池知道的,她一听到付池池这样说,便匆忙的要去捂住付池池的嘴,神色慌张的对付池池说道:“妹妹可千万不要胡说啊!” “琪姐姐,我可是说的都是真的啊,我都和顾源说了,可是他就是不相信我,还说,若是我不听话,就把我囚禁在这寝宫里面,你说这人,是不是太可恶了!” 石琪心里简直是嫉妒的发狂,看到付池池纯真的笑脸,真想上去把它给撕烂了踩在脚下,可是,她不能。 石琪看着付池池,忽然绽放出一抹无奈的笑容,“你呀,要是陛下或者外面的那些娘娘们听到这番话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琪姐姐,你嫉妒么?如今不恨我么?” “傻妹妹,我怎么会恨你啊,你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但是,萱儿妹妹,你怎么忽然就变成了皇后娘娘了啊?” “琪姐姐,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啊。我当初晕倒在尚书府门口,后来尚书就让我进宫了,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跑到这个寝宫了。” “可是,尚书大人难道不知道皇后娘娘的名讳么?怎么会不直接告诉皇上呢?” “这个啊,琪姐姐,跟你说哦,我之前失忆了,不知道自己认识谁,只知道自己叫付池池,其他的都忘了,尚书大人怕认错了,就不敢上报给皇上知道了啊。” “原来是这样啊,萱儿妹妹……” “琪姐姐,不要叫我萱儿妹妹啦,我可不能当你的萱儿妹妹啊,你叫我池池吧,要不然的话,尚书府的那个大小姐该要难过了。” “好吧好吧,池池妹妹,以后琪姐姐可就要靠你了啊。” “琪姐姐你也太客气了。”付池池让石琪坐在床头上,毫不顾忌在场的两个男人,便跟石琪笑闹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付池池脸上渐渐显露出疲惫之态的时候,顾杉这才对付池池说道:“皇嫂啊,你看,你们如今都聊了那么久了,你也该歇歇了吧,明儿你们还可以再聊不是。” “好吧,琪姐姐,明儿你和若儿妹妹一起过来,我们三个人要好好的玩玩才好啊,我可是想若儿妹妹好久了呢。” “池池啊,你不知道若儿妹妹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么……” “皇嫂啊,皇兄快回来了哦,你若是再不好好休息的话,皇兄可就……” “琪姐姐,你说什么?”付池池忽然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凄厉无比,“若儿妹妹她,她……” “池池,你不要激动啊,池池,池池……” “噗……”一口鲜血喷出,忽然四下里变得无比的的安静,石琪看到付池池忽然喷出一口血,当下震惊的说不出来话来。她心里暗暗想着,这下恐怕她闯了大祸了。 “那个,池池啊,我忽然想起来我宫里还有点事情,等下次有时间了,我们再聊啊。”石琪忽然慌慌张张的就和付池池告别,然后,她就要穿上自己的的鞋子往外跑。 但是,顾杉哪里会容她逃跑,当下便命令道:“拦住她。”然后,他转头看向同时也看呆了的张灿说道: “张灿,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皇嫂看看,若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啊?” “哦哦,我这就去。”张灿慌忙跑到付池池身边,问道:“池池姑娘,你觉得怎么样了?是不是毒发了啊?”然后,他便慌忙的给付池池诊断。 过了一会儿,当付池池终于恢复一点力气的时候,对着正要砍杀石琪的顾杉说道:“住手!难道你还想我失去这个姐妹么?” 顾杉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付池池,然后,他思索了良久,终于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剑,语气阴沉的说道:“滚!” 石琪本身都惊怕的闭上了眼睛,等着顾杉手上的剑没入自己的身体,可是,忽然听到付池池尖锐的声音,她忽然就觉得心里一松,她不用死了。 等到石琪听到顾杉的那一句滚的时候,慌忙调用自己身体里面所有的能量,集中于腿上,跌跌撞撞的往门外跑去。 “皇嫂,皇嫂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顾杉看到石琪跌跌撞撞的走到大门口,然后她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这才转身来到付池池身边,惊慌的问道。 “我,我没事。不用担心。”付池池脸色苍白的对顾杉说道,边说,脸上还露出了一抹微笑。 “池池姑娘,你又毒发了。唉……”张灿忽然叹了一口气,对付池池担忧的说道,“池池姑娘,你如今觉得怎么样?是不是很疼啊?” “没事,你们都不用太担心,我如今真的很好,一点都不疼呢。顾杉,还有这位神医,辛苦你们了,你们都先出去休息休息吧。”付池池忽然开口对他们两个人说道。 但是,不等付池池的话说完,她忽然就吐了一口血出来,顾杉和张灿一惊,立刻跑到付池池旁边,张灿立刻说道:“王爷,你快点过去,把付池池扶起来,给池池姑娘输送内力,护住心脉。” “好的。”顾杉二话不说,立刻跳到大床上,把付池池扶起来,对着她的后背就输送起了内力。 付池池觉得身上的疼痛随着顾杉输送内力,渐渐的减轻了。但是,她也知道若是顾杉一直给她输送内力的话,自己也会受些损伤的。 之前顾源和顾杉隐隐的对话中,付池池已经知道,他们如今都很危险,如今若是他们有些内力傍身,说不定会更加安全一些,因此她开口说道: “顾杉,你不需要如此的,如今我真的没事,疼得没有那么厉害,你不需要输送那么多的内力给我的,你先撤去内力,等到我觉得疼得厉害的时候,我再给叫你如何?” 可是,回答付池池的,便是这一屋子的寂静,顾杉没有听付池池的,只是给她继续输送内力。付池池见劝不过顾杉,便不再理他了,继续压制住自己口中涌上来的血腥,安安静静的抵抗疼痛了。 两人一时间形成了一个寂静的循环,直到,“王爷,不好了,如今外面众位娘娘见进不来,都开始硬闯着要进来。” 顾杉如今正在给付池池输送内力,自然是不能打岔的,若是一个不小心,不仅顾杉,连付池池都会受重伤的。 张灿焦急的不行,便高声对外面的人说道:“废什么话,你们皇上走的时候不是告诉你们了么,若是谁胆敢硬闯的话,就直接杀了么?” “可是……” “别可是了,让你怎么做你们就怎么做,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有我和你们王爷给你们顶着呢,怕什么!” “是。”侍卫的声音渐渐的远去了,不一会儿,张灿就听到外面尖锐的女声开始此起彼伏的喊痛了。更有甚者,便有女人说道:“大胆,也不看看我是谁,竟然瞎了你的狗眼就敢打,你们不要命了是不是啊?” 可是,随之而来的,就是那个女人尖锐的痛呼声。张灿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顾源养出来的人不错。 可是,他刚刚转身看看顾杉和付池池的情况,便听到外面忽然传来侍卫的闷哼声,然后,寝宫外面便是一片的寂静。 张灿忽然觉得有些毛毛的,怎么了?然后,他听到外面有侍卫前来寝宫门口传话道:“王爷不好了,您快点带着娘娘撤走吧,那些娘娘忽然召唤好多黑衣死士前来,如今外面的侍卫差不多都被他们杀死了。” 张灿一阵心惊,也有些钦佩,这顾源还真的是料事如神啊,只是,他怎么应该没有相到如今付池池病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