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逆贼 - 神医皇后

第八十九章 逆贼

王宁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留住的人如今快要跑掉了,他目眦欲裂,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如今南宫凌帮着他,他根本脱不开身来拦住那人。 王宁一个走神之间,寒已经带着受了重伤的顾源逃的无影无踪了,王宁气急,今天若不是南宫凌,他可能已经带着人杀了顾源那个狗皇帝了。 而南宫凌看准机会,对着王宁就是一剑,原本两人势均力敌的两个人,却因为王宁在他面前走神,南宫凌一剑,就砍伤了王宁。 南宫凌砍伤了王宁之后,接着就来了一剑,眼看着剑就要当胸穿过王宁的胸膛了,忽然,南宫凌的剑停在了距离王宁胸膛三寸的地方,说道:“你走吧。” 王宁捂着原本的伤口,震惊的看着眼前寒光闪闪的剑,说道:“你为什么要放我走?” “不为什么,这一剑算是还了你曾经救了我的那一命,从今往后我们各不相欠。” “南宫凌,你,你好啊!”王宁语气非常不好的说道。 南宫凌却不再理会,手一挥,对着众位侍卫说道:“走!” 然后,他带着人就往皇宫追了过去,留王宁捂着自己的伤口,瞪着眼睛,满眼不甘和狰狞的看着南宫凌离开的地方。 直到他身边的黑衣人把他抬起来,然后把他扶到另外一个人的背上,把他抬回自己的府邸,他才收回自己的视线。 寒背着顾源来到皇宫的时候,顾源已经渐渐的没有意识了,寒一路上都在和顾源说着话:“皇上,您能听到么?如今怎么样了?” “我,咳咳……我没事。” “皇上你不要睡觉啊,我们就快要看到皇后娘娘了。” “嗯,池池她一定在等着我呢……” “是啊,皇后娘娘她其实挺苦了的,如今您若是再不爱护她的话,可就没人爱护她了。” “怎么个苦法啊?” “娘娘当初刚刚见到您的时候,您就一直在欺负她,后来您又想要打掉娘娘的孩子,还害死了救她的男子,皇上您知道么,女人一辈子,最看重的就是孩子还有男人。” “嗯,是啊,所以她才会这般的报复于我,如今她都不记得我了。” “陛下不能灰心啊,如今皇后娘娘说不定已经恢复记忆了呢。而且,有张灿神医在这坐镇,娘娘一定可以恢复的。” “嗯,我……等着池池爱上我的那一天……” “嗯……皇上,您坚持一下,就快要到皇宫门口了……”寒一直在跟顾源说话,他如今只有不停的确定皇上醒着,才能说服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可是,这次他说了话很久,都没有听到陛下有什么回应。 寒忽然慌了起来,陛下不会就这样睡过去的吧?“皇上,皇上?”可是,无论他怎么呼唤,都没有人回答他。 眼看着前面就是宫门了,寒原本已经枯竭了内力,都跑不动了,可是,如今听不到寒的回话,他忽然就紧张了,也更加想要把皇上带到寝宫里面去,让张灿神医给他看看。 寒发了疯似的跑到宫门前,本想喊人打开大门来着,但是,却在他们到达宫门口的时候,寒忽然闻到一股子很浓烈的血腥味道。 他心生警惕,这皇宫里面怎么了?是不是也遇到了伏击?怎么回事?为什么皇宫门口的这些人也遭到了打击? 他打开大门,进去了皇宫,却看到遍地的鲜血,那些人都以很惨烈的死状躺在地上,那种死的样子,怕是他生活了一辈子,杀了一辈子的人,也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场面。 他一时间觉得心里的恐惧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他发了狂似的往寝宫的方向跑去,不知道娘娘和王爷如今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安全的呆在那里? 不过他们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皇上已经把身边能用上的侍卫都安排在了娘娘身边,而皇上的寝宫里面,更是安排了王爷身边最出色的暗卫了。 但是,无论如何,如今这么惨烈的血腥,还是让寒心里微微的颤抖了一把,但愿大家都平安无事啊!也不是到风如今怎么样了。 这些日子梦公主一直追着风走,皇上为了促成这对好姻缘,就让风单独照顾受伤的梦公主,不到她好不许他回来。 所以他们这两日没有看到风的影子,但愿如今风还在梦公主所在的寝宫里面,没有参与到这场宫变吧,这样风才会没有损伤。 “怎么回事?为什么有这么浓重的血腥味啊?”顾源迷茫的问寒道。 “皇上,没事的。您一定不要睡觉啊,如今我们可都是要好好的活着,您才能看得到皇后娘娘啊。” 寒没有听到顾源的回话,他也没指望得到皇上的回话,如今他只盼望皇上千万不要睁开眼睛才好啊,若是皇上睁开眼睛,看到如今这种状况,恐怕就不好了。 现在皇上陷入昏迷,说过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会发现如今发生了这种事情啊,如今怕是寒他多虑了。 寒一路发足狂奔,跑到重华宫的时候,他愣住了,这皇宫如今好像是被血洗了一般,如今重华宫外血流成河,这是怎么了?娘娘如今出了什么事情了么? 他心里渐渐发颤,浑身颤抖的不成样子,他的腿也不住的打颤,寒忽然害怕了,若是重华宫里面也是血流成河的话,他该怎么办? 但是不论怎么样,他都必须进去,必须尽快找到张灿神医,若是再不找到张灿神医的话,皇上恐怕就会没命了。 他跨过门外思想凄惨的那些侍卫,缓慢的靠近重华宫,入目的让他心里更加的没了底,这寝宫里面更加严重,如今尸体堆积起来,他都已经没有地方落脚了。 寒转来转去看了看,却怎么都没有看到娘娘在这些人里面,他如今心里开心极了,没有娘娘,那就说明娘娘如今没有死,只是不知道入今在哪里。 “有人么?”寒大声的喊道,可是,却没有听到有人回话,他如今力气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声音自然也是不是很大的。 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他原本是想各处找找的,可是他刚刚就已经竭力了,如今更是没有一丝的力气,他已经迈不动自己的步子了。 他小心翼翼的把皇上放在地上,躺在地上就昏迷的不省人事了。而南宫凌来到宫里的时候,自然也是看到这番景色的,他心里跟寒一般,也是祈祷着,大家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南宫凌来到重华宫,看到一地的尸体,四处走了走,没有发现其他的人,只看到了已经累的昏迷了过去的寒和同样受伤昏迷过去的顾源。 南宫凌对着跟他一起过来的人吩咐道:“你们去把这里的尸体都处理一下,然后,把太医院的那帮子太医找过来。” “是,将军。”大家忙开了之后,不一会儿,南宫凌的另外一个侍卫就回来禀报道:“将军,那些太医看到皇宫里面出事之后,都逃的没了踪影,如今,不知道躲在哪了。” “去他们家里,把他们揪出来,找不到他们,就把他们的家人扣起来,知道他们找过来,再放了他们的家人。另外,你们在这周围找一找张灿神医。” “是,将军,属下这就去做。”南宫凌的属下出马,寝宫内外很快就被人清理了个干干净净。 可是,迟迟不见那些太医过来,南宫凌也焦急了,他们不会逃出都城了吧?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过来? 南宫凌正想着,他的侍卫就跑了回来,看到南宫凌小心翼翼的把皇上放在了他的床上,然后又让人把寒扶到另外一个床上面,他才开口说道: “禀告将军,属下在他们的居所并没有发现太医的踪迹,但是听他们的家属说,太医们如今全部被宁副将请进了他的府邸。” “什么?王宁真的要造反啊!如今都这般了,竟然还不知悔改,竟然还留在京城,他这是想让陛下把他抓起来么?” “这个,属下不知,但是,将军,属下刚刚差人在附近找了一下,没有发现娘娘他们的踪迹,但是,好像是听说这皇宫里面有密道,不知道娘娘他们是不是进了密道去了。” “南宫凌,快,去那边那个石门,旁边有个机关,按下去,朕要看看池池如今怎么样了。”顾源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昏迷,如今清醒过来,看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而付池池却没有在他旁边,就立刻冲着身边的男人喊道。 “是,皇上,您好好休息,老臣这就让人打开暗室。”南宫凌迅速让人进来,遵照顾源的指示,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石室的门。 南宫凌他们看到里面雾气蔼蔼,没有进去,就在外面喊道:“王爷,娘娘,你们在里面么?” “在,你是谁?如今外面怎么样了?” “王爷,老臣南宫凌,救驾来迟,还请王爷恕罪,外面已经没有危险了,王爷你们快些出来吧。” “好的,你们等一会儿,我们这就出来。”陌生的声音响起来,让南宫凌一瞬间神经紧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