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浓情蜜意 - 神医皇后

第九章 浓情蜜意

“绝情谷是我家。你们跟我又没有关系,我凭什么让你们去我家?”顾源说道。 付池池吃惊的望着顾源,“你怎么会住在那个地方?” 然后低头想了想,说道“那这就更好办了。绝情谷里有情豆的解药吧?你给我情豆的解药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没有情豆的解药。当年逃命的时候,被师傅带到了绝情谷,那时候师傅告诉我那些漂亮的花有毒的时候,就给我吃了解药,后来直到师傅去世我都不知道解药在哪了。” 顾源回忆着师傅的种种,面色也不嘲讽了,转而换上了一副受伤的神情。付池池看到这样的顾源。沉默了下来,可是,东方傲还等着她去救。她可怎么办好啊。 后来,付池池打破沉默,问顾源道:“那你能带我去绝情谷么?我知道情花的解药是什么。我会配置情花的解药。” 看到付池池那么受伤的表情,顾源心里也是一阵难受。可是,当年师傅说过,绝情谷这个地方,他只能带着未来的夫人去那里。而他顾源又与水寒有肌肤之亲…… 顾源如实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付池池,付池池听后也是一惊。这…… “你与水寒有肌肤之亲?” “是啊,我重伤昏迷的时候,是你救了我,可是我昏迷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吻我给我喝药,还看到了水寒换衣服……” 顾源的声音越说越小,付池池听到顾源的话,原本淡定的神情顿时开始不自然了起来。脸上也爆红了起来…… 周洲尴尬的咳嗽了一下,然后开始转移话题:“那,我们怎么入绝情谷啊?” 付池池羞涩的看了顾源一眼,她突然想到那天的情景,没想到,这个顾源居然还看到了她换衣服! 于是她淡定的拿眼瞟了面前的两个男人,对着周洲说道:“周大哥你先出去,我有些话跟顾源说。” 周洲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拉开门大步的走了出去…… 当周洲关上门的时候,付池池满面羞红的看着顾源,说道:“你确定是水寒,而不是别人?” “哼。”顾源冷哼了一声,接着道:“不是她还能有谁?难不成是你?可笑。” “怎么?不信么?”顾源听到付池池的回话猛然一惊,然后想到付池池的目的,就释然了,说道: “不用演戏了。那不可能是你。”付池池有些无奈,但是也没办法了。 “你曾经说过。我治好了你的病,我可以要求你办一件事。大丈夫一言即出,驷马难追……” 顾源听到付池池的提醒,忽然也就想起了那日的情景。 最终,顾源抵不过付池池的软磨硬泡,就带着付池池往绝情谷赶去。可是。顾源也明确拒绝了周洲同去的决定。 顾源对着付池池说道:“你看着办。要不你自己跟着我去,要不我们都不去。” 付池池抵不过顾源的强硬,吩咐周洲回山寨等着她。她会回去找他的。 顾源原本打算和付池池一人一骑往绝情谷去的。可是,付池池不会骑马的事实彻底打破了顾源的幻想。最终,付池池跟顾源一起骑着一骑往山谷飞奔而去…… 顾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她不拘男女小节,坐在马背上就像一只八爪章鱼一样,紧紧抱着她不放手。美其名曰“害怕摔下去。” 一路上不管顾源怎么反抗,付池池都能以最无赖的方式缠着他不放。最终,顾源妥协了,任由付池池毫无女子形象的抱着他入睡,骑马…… 她没本事,却还要逞能,最后他们被人追的毫无形象的跑路走人。 付池池他们走到名城的时候,街道上付池池突然看到有一个漂亮的女人在卖身葬父。 本来付池池也没打算去管,可是,好巧不巧的,当他们走到女子的身边时候,付池池就看到了电视上常见到的恶霸抢亲的戏码。 付池池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大侠梦,看到这样的状况怎么会不管。于是她趁着顾源不注意,就跑下去,拉着女人就跑。 可是,付池池怎么就是拉不动那个女人,转头看到女人在恋恋不舍的看着地上已死去的父亲…… 看到这样的状况,付池池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于是她附耳在女人身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就走到顾源身前,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说道: “你看。天都这么晚了,我们在这里找个客栈住一晚上再走吧?”顾源眉毛一扬,跨下马来。他也想知道付池池搞得什么主意…… 那个富二代可没管他们,拉着女子说:“美人儿,哥哥来给疼你,跟着哥哥走吧。” 只听女子柔弱的声音传来:“大人,今日天色已晚。小女子明日来,您就行行好,让妾身再呆一夜陪陪父亲……” “好,美人儿,大爷明天来找你,我们好好聊聊天说说话。” 当天晚上,付池池吃完饭拉着顾源,又要了两三个馒头,跑了出去,在城墙边上,顾源见到了下午见到的那个女人。 付池池诚恳的对女人说:“姑娘你快逃跑吧。那男人不能相信。” “可是,可是……”女人说着就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付池池满眼怜惜的看着女人…… 看到这样的付池池,顾源的心里突然就感觉到很温暖,很温暖…… “你先跟着他从这城墙出去。我明天把你父亲葬了出去找你们。”女子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付池池。 她不明白面前的女人为什么会救她,可是,她就那么相信了付池池……点点头。女子转过头,诚恳的对顾源和她说道:“两位是夫妻吧,看起来真的好恩爱啊。小女子梨婉谢谢两位救命大恩……”看梨婉还有要说下去的趋势,顾源赶紧拉着梨婉匆匆的跃上高墙走了…… 第二天,当付池池埋葬好了梨婉的父亲,正要出城门的时候,刚好听到关城门搜寻一个女人的命令。 付池池听到吓了一跳。可是。她故作镇定的转过身来,往回走去…… 刚走到客栈墙边,付池池就被人捂着嘴巴带走了。付池池想喊。可是看到来人的是谁的时候,立刻闭上了嘴巴。 顾源确定付池池不会再叫了的时候放开了她的嘴巴。“你怎么回来了?梨婉姑娘呢?” “放心吧。她没事了。被我安置在城外的客栈里面。我们在客栈里待着,到晚上再走……” 顾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由自主的关注面前的女人。他明明很讨厌她的,可是当他听到有人说城门关闭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慌。 忍不住的想要来看看面前的女人。看看她是否安然无恙,带着她离开这危险的境地…… 看到面前安然无恙的女人,顾源心里松了一口气。他不明白自己的这种心情代表了什么。他想反抗,可是…… 付池池有点莫名的望着面前的男人。她想不出顾源来的理由。所幸就不想了。反正顾源来了。他们肯定就会安全的。付池池如是想着。 可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够按照你所想的去发展的。下午时分,一个官差模样的人被掌柜的带进了他们的房间。官差看到他们,大声喊道:“来人,抓住他们!” 顾源听到这里,立刻就冲进了官差里面打了起来。付池池这下急了,顾源他内伤还没有好啊! “喂,你们凭什么抓我们啊?我们又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 那官差被顾源打倒在了地上,便吃力的爬起来,便痛苦的说道:“有人看见你们带跑了那个卖身葬父的女人,经查证,她是杀害王二一家的凶手。” 接着,他再次喊道:“来人,给我抓住这女人。” 顾源一听这里,再也不留情,下起了狠手。瞬间,客栈里面倒地一片,顾源拉着付池池就往城外跑去…… 付池池就这样任由顾源拉着跑,她突然觉得很幸福,真想一直这样,任由顾源拉着一直跑…… 愣了一愣,付池池立刻在心里给自己几个耳光。付池池你在想什么那? 正了正心神,付池池继续跟着顾源向城外跑去。身后跟着一群人,一边追一边喊着:“站住,站住……”付池池突然感觉很搞笑,突然就笑出了声。感觉到顾源的目光看过来,付池池连忙闭上了嘴巴…… 来到城门边上,顾源抓住付池池的腰,低沉的声音在付池池的耳边传来:“抓紧我。” 付池池下意识的抓住顾源的腰,然后,她感觉到一阵呼呼的风声,然后双脚离了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么?哇,好帅啊! 看到付池池这么兴奋,顾源的心里也乐开了花,可是他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冷声说道: “专心点,掉下去摔死了,我可不给你买棺材。”付池池撇撇嘴。这人…… 当付池池跟顾源跑出了很远以后,顾源才放开了付池池,两人就那样尴尬的站着。 付池池转过头,问道:“你把梨婉姑娘安置在哪了?我们快过去吧。” “放心,她很安全,我们还是快去绝情谷吧,后方的敌人快追来了。我可没有信心带着两个不会武功的女人逃脱他们的追捕。”顾源说完不等付池池回话,转身就走…… 两人到临镇买了马匹和干粮,马不停蹄的往绝情谷跑去。一路上,顾源听着付池池唠叨着她的经历,他竟然听的痴了。 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人人平等”可是,他竟然有些向往这样的生活;听到付池池说起“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原则,他不禁想象着与付池池的未来…… 一路上,付池池缠着他说了与水寒的种种。他从小与水寒一起长大,由于那个男人—— 水寒所谓的父亲的女人太多,水寒的母亲又是那个男人一次喝醉酒行的错事而嫁给了那个男人做妾。水寒也是那一次的果……

上一篇   第八章 绝情谷

下一篇   第十章 七日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