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贤妃被杀真相 - 神医皇后

第九十一章 贤妃被杀真相

不得不说,顾源这次为了救她,明明知道如今只有一点胜算的情况下,居然就带了一点人出去,深深的震撼了付池池的心。 虽然付池池还不知道顾源究竟为什么非要出宫门去,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但是,只凭这一点的举动,付池池就敢确定,不管曾经如何,顾源如今是爱惨了她。 付池池看着东方傲渐渐的没入宫墙外面,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东方傲,‘东方傲你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啊,要不然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就在付池池愣神的时候,她身后忽然传出来一声怒吼:“东方傲你给我回来!你这个卑鄙小人!” 付池池转身一看,顾源正在满脸愤怒的对着东方傲消失的地方怒吼,而他身边站着南宫凌,正在死死的压住顾杉,防止他忽然追了出去。 付池池询问似的问南宫凌:“顾杉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娘娘,你快劝劝王爷吧,刚刚王爷走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带走了张灿神医,然后王爷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付池池这才知道,原来顾杉是这个原因,才反应这么过激啊。不过,东方傲确实有点过分了啊,这个人还真是啊,她可是和顾源都生着病呢啊。 可是,无论怎么样,不能让顾杉去追东方傲啊,这里如今百废待兴的,只有顾杉能够做得到啊,因此,她如今要做的,就是让顾杉安静下来。 “顾杉,别闹了,我们如今要商量一下子怎么办呢,还有,你们必须毫不隐瞒的告诉我西烈的近况和顾源今天为什么会出宫!” “这,皇嫂啊,你身体不好,就不要太过操劳了,我来处理这些事情就好了。”顾杉一听付池池说要了解皇兄今日的动向和西烈的情况,心里想着。 皇嫂知道贤妃娘娘的事情都那么激动了,若是皇嫂再知道今天贤妃娘娘的葬礼她没有参将,不知道会怎么样呢,而且西烈如今千苍百孔的,皇嫂那么虚弱的身子,虽然可能有些什么计谋,但是一定不能让她操劳啊。 “顾杉,你若是想让我在这里做你的皇嫂,做这西烈国的皇后,那么,你就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剩下的不需要你来操心。” “皇嫂,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你如今的身体,本来就不适合操劳,而且张灿又被东方傲那个卑鄙的小人带走了,你要知道,你的生命跟皇兄是联系在一起的。” “你放心啊,我如今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能扛得住的。” “皇兄既然把你交给我,我就有责任让你万无一失,对不起皇嫂,我其他的什么都能够答应你,但是只此,你还是找皇兄问吧。” “顾杉!你……”付池池生气的看着固执的顾杉,然后,她转念一想,忽然目光闪过痛心,接着问道,“好,那你告诉我,若儿妹妹如今在哪?我想去拜祭一下她。” 顾杉和南宫凌忽然动作一僵,顾杉心里想着,他一直都隐瞒着贤妃的消息,没想到皇嫂如此就来了一个犀利的消息,但是若是自己不告诉她的话,皇嫂一定会发怒的,自己刚刚都已经拒绝过皇嫂了。 南宫凌吃惊的看着付池池,眼里满满的都是震惊:“皇后娘娘认识我们家若儿?” “你,你是若儿的父亲?你是南宫副将?” “皇嫂,你如今该叫他为南宫将军了。他可是个了不起的父亲,也是国家的栋梁哦。” “哦,对不起啊,南宫将军,我,我之前不知道,他们一直都隐瞒着我所有的事情,我也是最近才刚刚醒过来的。” “哎呦,皇后娘娘你真的是太过客气了,我们家若儿虽然死了,但是,她之前可是跟我提过皇后娘娘的,她之前在宫里多亏了娘娘的照顾啊。” “哎呦,南宫将军还真的是客气啊,在宫里的时候,大都是若儿妹妹在照顾我的。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力照顾贤妃娘娘啊。” “好了好了,我们都不用那么客气了,我们还是解决一下眼前的事情吧,你若是想要祭拜我们家若儿的话,以后再去也不迟,你的这份心意我和我们家若儿都收到了。如今宫里宫外都那么的危险,娘娘还是忍一忍吧。” “这,可是,若儿妹妹她,我……” “好了好了,都不要可是了,如今皇宫遭此重创,王宁一定还会再有行动的。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后面的行动吧。” 南宫凌和付池池一想,是啊,如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还是以大局为重才对啊。两人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都看着对面的顾杉,等着他拿主意。 顾杉心里没有一点底,他对南宫凌说道:“对不起,南宫将军,之前我一直想在贤妃娘娘的葬礼上告诉你的,但是没有想到,皇兄还真是的,为了保护我,他自己去的。现在我跟你说说吧。” “?什么事情啊?” “之前杀害贤妃娘娘的凶手,其实不是宁贵妃,而是跟宁贵妃对头的萧妃。我们那日在贤妃娘娘的寝宫里面守着,我为了保险也让人在萧妃的寝宫里面设了埋伏,那日我的人看到有个小宫女为了隐藏萧妃的动作,把萧妃寝宫里面的毒药扔出来的时候,被我的人抓了回来。” “什么?王爷是说,我的女儿的死,其实还是有其他的隐情的?其实并不是宁贵妃做的事情?” “南宫将军且听我说,这件事情我也是那日告诉你们有其他的发现的时候,才知道的。那日南宫两军不是也想去看看么,只是有了其他的事情,把这件事情耽误了而已。” “那为什么王爷会现在告诉我这些事情呢?” “我只是不想等会讨论防守的时候,你的心里会有什么偏见,先跟你说说,也许你能够公平处事,而不至于偏向了谁。” “……”南宫凌心里一惊,难道王爷知道了他最近跟萧丞相走的很近,怕他跟萧丞相联盟背叛他们么?不对啊,难道若儿的死,跟萧丞相有关系?南宫凌无论怎么想,就是想不出来,只好再次看向一直看着他的顾源。 “其实贤妃娘娘那日在自己的皇宫里面,然后宁贵妃去了之后,因为宁贵妃要与贤妃娘娘结盟,宁贵妃发怒掐住贤妃娘娘的脖子之后,又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那日萧妃也在中秋宴上,原本她的想法跟宁贵妃是一个样子的,不过萧妃的想法是让南宫副将跟萧丞相结盟的。但是,萧妃那天去晚了。她去到的时候,宁贵妃正在屋子里面跟贤妃娘娘谈话,所以她就跟她身边的一个小侍女一起,两个趴在屋子门口,想要听听他们是怎么结盟的。 但是,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忽然听到里面发生了激烈的肢体冲突。她自然愿意做一个渔翁,等着两人打的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去施以援助,那时候贤妃娘娘一定会给予他们最大的帮助的。 可是,后来,萧妃忽然看到宁贵妃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而身后却没有跟着贤妃娘娘,她觉得有些蹊跷,让身边的侍卫跟她一起进去看看。那些宫女自被宁贵妃遣走之后,一直都没有回来,自然不知道萧妃来过。 当萧妃进来的时候,看到贤妃娘娘身体是非常的虚弱,脸色苍白,她颤抖着双手缓缓的伸到贤妃娘娘的鼻子下面,感觉不到贤妃娘娘的气息了,她忽然觉得害怕了,这是怎么了?宁贵妃杀了贤妃娘娘? 她愣神的空档,她的身边的小宫女忽然颤抖的抓住她的手,说道:“娘娘,娘娘你看,鬼,鬼啊……” “什么鬼啊,这世上哪里会有鬼啊。”萧妃轻声呵斥小宫女,可是,等到她转过头看小宫女的方向的时候,忽然失了声。只间原本应该躺在地上已经死了的女人如今忽然慢慢的睁开眼睛。 她惊讶的看着面前慢慢的恢复知觉,然后轻轻的抬起手,迷茫的撑着身后的地面,看着双眼惊讶的萧妃问道:“你们怎么在这啊?怎么了这是?” 萧妃心里害怕的要死,但是,她还是强装镇定的问道:“贤妃妹妹这是怎么了?怎么没事躺在这里啊?” “我啊,我刚刚跟宁贵妃发生了一点摩擦,差点被宁贵妃掐死了。对了,萧妃啊,你能帮我端一杯水过来么,我好难过。” “好的,贤妃妹妹等等。”萧妃转过头来的时候,心里想着,若是贤妃娘娘就这样死了的话,那就是宁贵妃掐死她的,宁贵妃自然是会极力隐藏贤妃的死讯的,而过段时间,若是她做的好,让南宫副将知道这是宁贵妃做的事情的话,他们还会不发生矛盾? 因此,她毒计一上来,就拿出了身边唯一的一点致命的药粉,倒进了水里,送给贤妃娘娘喝了进去。 她其实也没有想到贤妃娘娘的尸体能过了那么久还没有被人发现的,原本她是庆幸的,但是后来就有些焦急了,因此她安排了身边的人易容成贤妃娘娘身边的人,告诉了将军你,才成了如今的局面。可笑宁贵妃一直以为是她杀了贤妃娘娘的。”